womany 编按:
服贸从开始到现在,我们从对这个两岸协议一知半解,到逐步翻了条文审视,再到做出属于自己的决定,每个用心理解的人其实都成长了不少。身旁的好友不见得都有同样的立场,有些因为立场不和而反目;有人和爸妈立场相左差点闹家庭革命。我们想说,为什么关于服贸,朋友和家人之间为什么非得争得脸红脖子粗?服贸过还是不过,静下来好好谈谈,不要伤了和气。这封信,写给立场不同的好朋友,我们还是朋友。


写给对318学运不爽或赞成服贸的好朋友们:

(Getty Images)

再怎么努力地想事不关己、即便我们还是各自按表操课,但生活和心情都已经受到影响了。对吗?

前两天我在天母一家餐馆吃饭,原本想暂时逃离学运议题让自己松口气,没想到前桌后桌的人同时高声讨论学运,谴责学生暴力破坏公物让国家空转,不时还讥笑这些上街的人:看要怎么收场…..。

我不禁想起脸书里的你们,有些人最近消失了,或者短短地写了一点心声后也神隐起来,你们不再表示任何意见,没有再分享太多吃喝玩乐的近况,这些沈默让我很想念你们。

想念的时候我也感到惊讶与难过,因为这件事让我活生生地体会到,这世上再怎么知心气味相投的朋友,终究无法每件事都走在一起。虽然我没有幼稚到这么一厢情愿,但真的来临时还是不免感伤,甚至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够瞭解你们?我不想用一句伪善的话来结束这些尴尬的氛围:‘这是民主社会,我尊重不同的看法。’这句话就像是 end of discussion 的另一种说法,砰的一声关上沟通的大门;针对服贸、学运,我们为什么不能也不敢像讨论一部电影般的交换意见?天啊,希望不是因为我在你们心中的份量还不够,还是我们之间没有信任?

餐馆里的直白咒骂或多或少可以给我些线索,在写这封信的同时也发生学生转向占领行政院被强制驱离的事件,这十小时是最不平静的一个夜晚,我看着我的朋友们有人在现场等着被搬走(他们已经不是学生)、有的朋友表示扼腕叹息、有的朋友谴责暴力,有人依旧保持沈默,这次学运逼的我们不得不面对政治、思考各种选项,然而我们并没有因此互相倾听交流,彷佛唯一的共识就是你信你的我信我的,然后说这就是民主自由

体验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非常痛苦,几乎彻夜难眠。因此我打算写这封信,让你们更瞭解我的想法和立场,各种讨论与留言对我而言是看重,不是攻击。你们的沈默彷佛我也成了避之唯恐不及的暴民,但你们是真真切切认识我的呀!

先解释一下最核心的信念。我认为,在本质上政府的角色和企业的角色是截然不同的。这一点是讨论事理的分水岭,因此我绝不拿企业的治理哲学套用在公部门身上。政府之所以成立就是必须兼顾绝大多数的人、创造对绝大多数有利于竞争的环境,简单的说企业可以淘汰不适任员工、市场可以淘汰不具竞争力的企业,但国家政府无法淘汰任何国民。而你我也都知道,现在不是‘努力就有收获’的时代,人生而不平等的现象日趋严重,我们实在没有资格论断他人的竞争力,因为我们创造的社会标准只在意特定能力、而非全人思考。这才是问题的根。

已经造成社会撕裂的条款,为什么在这个当下我们非得做出决定?更遑论其他人在意的程序正义和显现出来包裹表决的霸道蛮横。有些文字游戏会误导分裂,让我再说得更清楚:反黑箱服贸不是反服贸,是反对现有的服贸包裹里尚未厘清疑虑的条款,若我们连自己的条款都无法讨论,那么这个无法沟通的无能政府也未必能执行的好。这是很简单的逻辑。

通过服贸真的不等于救台湾,我们当然也想要好经济好工作好生活,但我们也可以选择学习的对象,为何非得学中国韩国?不能学德国北欧?就算我们要追中赶韩,也要‘学整套’吧!他们的执行力、谈判能力、他们的开放时程、他们的产业结构调整,哪一样有做到呢?痴心妄想的以为开放中国就是特效药,台商去那里十年后摸摸鼻子回来就是最好的例子,还是政府没说出口的是,其实也只求任期内的开花结果,至于十年之后早不关我的事了?市场小是事实,当其他国家都开放了,无头式的开放也无济于事,重点是不能比大就要比精致,比精致就不是让人家占点便宜的策略了,拿着制造业的思维看市场,就不会有创新的办法出现。(推荐阅读:关于服贸他想说:杀死台湾的从来不是绝望,而是希望

想救台湾的经济,得先问我们想要怎样的未来轮廓。南韩年轻人自杀率为死因第一,打下全世界的市场但感觉不到幸福的生活,确定是我们要跟人家一拼输赢的理由吗?办法一定有,我们忙着吵架,怎么有时间去想到第三条路?

(Getty Images)

朋友们,谢谢你们说我是具有竞争力的人,应该不怕服不服贸的东西。但我在乎的真的不只是我自己或我的家人而已,因为我们与群体是无法切割的,其他人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我们只是对人生的优先排序不同因此有截然不同的组合,社会是靠每个人守护自己第一优先的价值而牢牢交错建构成的。(在异地的他们同样关心:零时差!纽约反黑箱服贸,最撼动人心的16张照片纪实

历史一向是由少数人领导改革的。号称他们代表台湾人的、帮他们冠上各种称号的似乎是媒体的标题而不是他们自己,你们可以不同意学生的行为,但是你们可以藉由这样的‘暴行’,观察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反应,相信你们心中自有一把尺,我们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民主?还是只剩下执政者随心所欲的法律?

看完记者会,我只能同意继续抗争是唯一能够与之对抗的策略和力量

年轻人需要年满20岁才有我们口中的‘民主武器’--选票,不过比例甚低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展现意志,拒绝当沈默的受害者。对于操弄议事规则、傲慢耍赖的政客们,我想不出来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建议他们。至于其他的未审法案,所有的立委们可以到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继续开会,法律并无规定得在议场审法案,办法绝对有,看这些睿智的‘大人们’要不要想而已。(年轻人为自己争取:一夜不眠的台湾愤慨:反服贸黑箱的现场直击

回想我们自己的人生中,不也常常扮演‘少数人’的角色?

在某件事情上坚持自己的信念,也许老板不支持、同事没空理、家人不了解,但我们靠着彼此互相支撑过来,关键时刻很想放弃却告诉自己,只差一点不然就前功尽弃!只有走下去,哪里有回头的理由?也许你们觉得怎么这几年抗争越来越多,是不是这些人尝到甜头了?我必须很严正的告诉你们,事实上逻辑刚好相反。就是因为每一次的抗争都悄悄地唤醒愿意关注社会议题的种子部队,像是我们架设了更多监视器在街角一样,因此我们没有注意到的不公不义都能浮现出来,这些事情存在很久,但幸运的我们这辈子都没办法体会,只有靠公民觉醒,我们在财团政客底下才能稍稍有点安全感。

我想你们也会持平地同意,学运里的领导者群不输给我们的总统院长,这些缜密的策略计画、现场的组织运作、高度抗压性….,光是能够培养更多未来的 leader , 不是 follower , 我的纳税钱就值回票价!对了,讲到纳税钱,我非常确定立院被损坏的公物不可能像媒体说的上‘亿’,除非….那些椅子电脑地毯当初的报价非常…..‘不具有竞争力’!拜托他们还省了空调关了电源耶

我真的讨厌暴力,但此时此刻我想不到比较好的办法可以让我们的话被听到。冲撞行政院是险招,让支持他们的人失望,也让坚持和平理性的场内学生气馁,但这也是他们该知道的,民主思想会自体繁殖,最后哪些理念能留下能被传递,也会经过时间和历史的考验。老实说我松了一口气,这个压力缺口再次洗涤学生们的信念,重整彼此的默契,代价也许已经是最小的了。

事情终究会落幕,而我准备好接受任何结果。对学生们,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失去对他们的信心。相信他们会从这事件里学习、迅速成长,变得更好更成熟,用生命替我们延续好一点的未来。这样就够了。我想念的不只是你们,还有我们可以再平凡不过的小小好日子。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对政府放心,相信他们会替我们做出最好的选择,然后继续很废的打卡、分享打打闹闹的一堆屁话?

历史学教授康乃尔.威斯特说:‘正义就是摊在众人面前的爱。’让我们这群人不用暴力,用爱等待台湾,就像对孩子一样,用时间等待,等待自然花开。(大人的道歉:孩子对不起!大人的世界坏掉了

 

关于服贸,关于台湾,我们想真诚地说...
〉〉台湾不该只是个故步自封随波逐流的海岛小国
〉〉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民主是回家唯一的路,这一夜我们在伦敦守护台湾
〉〉人人是媒体的时代,你的媒体原则是什么?
〉〉香港人声援:台湾加油!别成为第二个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