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这次的服贸强行闯关事件,以及3/24号占领行政院,镇暴警察高举警棍攻击民众,他们流血着,尖叫着,一幕一幕都让人心痛。你们心不痛吗?在这次的服贸事件里,也会发现为数不少的香港人,他们高举着“别让台湾成为第二个香港”的标语,脸上的表情比谁都沈重。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这么关心服贸?无非是他们痛过,尝过苦果,看过刘进图事件后,他们不希望台湾重踏香港的旧路。听听来自香港的作者 汪子的加油打气!(推荐阅读:零时差!纽约反黑箱服贸,最撼动人心的16张照片纪实


这天早上,我一如以往的匆忙上班,回到办公室,安坐桌前,打开电脑,调一杯热牛奶麦皮。

一切如常,直至我打开报章的网站。

这几天,香港的某几份报章,头条版面不是香港的纷乱,而是邻近小岛上一张张的年轻的脸孔;脸孔虽然展现疲态,却闪现年轻独有的光泽,每一个人的双眼都是那样地闪着,在冷风骤起的夜晚。

今天早上我看到的他们,脸孔依旧,一个蹶身穿大学生平常的衣着,T-shirt牛仔数波鞋或拖鞋,唯一不同的是那斑斑鲜红。

那些都是货真价实的血,他们拼的,是自己的肉体在面书上,很多香港朋友的头像转成了一片漆黑;更多的,却是在低叹“这一天,和那年夏天的北京多么相像…”

那年夏天,我刚出生不久,未足岁。

我们看到关于那些年的,大多是外国记者不畏危险拍下的照片;今天时代进步了,我们看到的都是在网路上的讯息、现场民众亲身拍下的照片。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们进步了,学生懂得用更多的资源去维持场内的干净与秩序,民众知道如何从更多的来源找寻平衡报道;二十五年,整整四分一个世纪,我们的孩子,愿意站出来的人,却依然要流血

我们到底有没有在进步?

父母告诉我,那年的夏天,广场上关灯的那一晚,翌日大家都哭了;当年的他们,何尝不是被套以“暴民”的称号,何尝不是手无寸铁,惟拥一腔热血的年轻脸孔?

香港、台湾、中国,我在用“我们”,不是因为国藉、非关身份地位的融合等我不了解的问题,我用“我们”,是因为我们都曾经,或将站出来,为自己扬声。那些血,前人流过,这些伤,我们有过,那些声音,那一句句的“和平抗争”,彼此都呼叫过、或将疾呼。

我已无意再在这里跟你们说,香港变成怎样怎样。因为这样,太痛。正因我们的痛,海岸的这一边,香港人没有在问“台湾那边关我什么事”。

大家眼中的香港人,很可能都是惟利是图、简简单单、惟求生活安好。是的,我们很简单,安安定定,“有钱赚咪得啰。”;有朋友常笑言“台湾人对于政治的参与度很高”,我只轻轻回应“高或低,视乎你如何、与谁比较吧。”

相比台湾人,我们更像泡温泉的青蛙,我们常常告诉自己,OK啦、还可以啦,未死得人,搅咁多做咩啊。

但是这几年,我看到的却是不愿站出来的,都带着孩子走上街;年轻的脸孔,本应只是在家上网、上班替别人补习挣外快的大学生,用自己的时间组织更大的声音;当敢言、尽自己责任的传媒人,某天早上吃过早餐后被斩至几近见骨、当一帮人上街说自己“爱国爱港”支持争取立法23条,保障国家安全同时有侵犯人权之嫌的时候,我们的家正一步步地被撕裂。


 

当“政治冷感”的我们愿意站出来、愿意大声诉求,那么是代表我们终于觉得水温有点烫。

我们之所以那么激动,不一定因为我们在台湾有朋友、家人、伙伴,而是因为我们在台湾身上看到曾经的自己;只是那一刻,我们没有这样地站出来。我不想再诉说什么,只是好想你们知道,无论是反对抑或支持服贸,这些静坐的学生、这些会告诉大家“不要打警察”的学生,不应该如此下场。

我们之所以请你们加油,是因为看到你们的流血,我们觉得不能再眼睁睁地白看。

这些痛楚、眼泪,我们了解,同样尝过。

沈重的心情,凌乱的笔触,请见谅。

 

 

关于服贸,请你用心判断
〉〉零时差!纽约反黑箱服贸,最撼动人心的16张照片纪实
〉〉你吞不吞“服贸”?做出对自己负责的人生选择
〉〉孩子,对不起!大人的世界坏掉了
〉〉服贸,是毒药还是解药?
〉〉一夜不眠的台湾愤慨:反服贸黑箱的现场直击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来源主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