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参与反服贸公民,你们真的民主吗?

3月 18 日,台湾首度出现学生占领立法院的行为,为了抗议两岸服贸协议的黑箱作业,未经正常程序讨论、分析、决议(如果你还不清楚,可以看看懒人包:一夜不眠的台湾愤慨:反服贸黑箱的现场直击)。两岸贸易协定,可以创造许多可能,也有其市场资源的现实面需要两岸合作,但是我们反对粗鲁的暴力通过法,我们反对一昧的通过,忽略民众的声音。有人说没想到女人迷会有政治相关议题,但是女人迷,懂得你,我们讨论爱情,但我们也关心政治,关心我们所处的世界。所以我们直接邀请参与现场的公民吴拍子,为无法前往的你,回答一些问题,并带来来自现场的更多第一手照片和消息!

大家怎么进入立法院?

‘我觉得该做些什么,到了立法院正门,看到台湾教授协会的前辈们在抗议,再到侧门看到反黑箱服贸演唱会,听到拷秋勤唱官逼民反,这时看到很多自发而来的学生和公民们,越300-400名群众。等我走回正门,前辈们开始翻墙进立法院,有20-30人已经进入议场内,有20-30人在立法院匾额下静坐,此时警方还是有人数优势,因为要抬人走一个抗议公民要两到三个警察来扛。假设有100个警察,大概70-80人都在正门,侧门才20-30人,但群众是他们的10倍以上,所以大量学生们才能有机会走入议场。 走进议场后,令我讶异的是他们竟然会在场内看书、弹吉他、唱美丽岛,这直接让我想到悲惨世界里的大学生!这实在太浪漫了,如果台湾还有救,绝对是这群不放弃、不放手的年轻人让我看到如向日葵般的希望!

 

 

 

立法院里面的人到底是谁?是暴民吗?是政治人物煽动的吗?

‘我一整晚看我周遭的脸孔都是年轻人,当然也有一些社运中会看到的熟面孔,但都是来声援的为主,主要的现场分组拿麦克风的都是学生。但更多的都是看脸书跟PTT转发讯息而来的年轻人,有些三四个朋友一群,有些情侣档,或像我是一个人看网路消息而来的公民也不少,基本上可说是一群网路上揪团而来的乌合之众!我们这些人竟然可以撑到七点,守住警方四次攻坚,场外声援群众一开始100多人,到现在有2000多人,这也是半夜500名警力无法攻进议场的原因,因为场内外群众人数超过警方能清场的控制范围, 所以不要在说上街头有什么用,到现在我们还在这里,媒体从不报,到即时连发、到CNN、BBC报导,服贸从没什么人知道,到现场有48万台湾人关注整晚,这证明越来越多人从现在起,一起来行动,就像 KANO讲的“不要想着赢,要想不能输!公民觉醒并且团结行动,跟政府耗到底,这才是台湾人民展现力量的历史性一刻。’

里面的状况究竟如何?

‘议场内院长椅已经成为场内防御工事,议场外立法院匾额已被声援的公民拆下,且场外声援人数超过千人,警力两边无法兼顾,暂时无法攻坚,公民立法院守住第一回合。四点半了,虽然议场内空调被关闭了,气温热,但人心更热!学生并大声呼着 **“自己的国家自己救、自己的国会自己守!”**的口号;万一警察进入议场,所有人就手拉手围成人墙守护国会主席台;场外被阻挡无法进议场的500多位公民也在立法院现场静坐声援!台大医生们也组成声援医疗团为现场公民们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

很多人看到暴民情绪性动作,你怎么说?

‘媒体只会报导他们想报导的东西!场外1500名来声援的公民们似乎被警察开始清场,场内500名公民也陆续做好被警察抬出去的准备,但看到中天记者只特别拍下会议桌下电脑毁损的画面,大概回去又要做一条学生暴民破坏议会公物的新闻,他有看到刚进来警方推挤下的壮况吗?而马政府强推服贸毁灭台湾民主与法治的新闻中天会做吗? 场内学生静坐看书、弹吉他唱歌、公民论坛实践民主这样的新闻有做吗?我们不是暴民阿!

你对于参与公民运动的心情是什么?

‘因为不知道何时警察会进议场清场,快速打一下心得,正如这张空着的院长宝座, 马政府要强推服贸最大的争议是未经民主程序,经由去年立院决议应逐条审查,且七成民意支持为后盾,但马政府却要强度关山,庙堂大人们都不作为或假装有作为,就像纪录片《拔一条河》甲仙的孩子们教会大人的:“拔河,就是先放手,就输了。”大人们对民主放手, 学生却知道不能放手,所以才会选择占领立法院*=,在议场中实践民主,民主从来就不是天上掉下午来的,是人民团结争取来的! *英文有个词叫做earn,是要用尽一切努力挣来的,连孩子们都知道不该如此轻易放手,大人怎么能对台湾得来不易的民主放手!* 坐在这场椅子上的议长跟立法委员们,心中有人民,怎么能容许服贸未经实质审查就过关!所以台湾的公民要团结奋起不合作反黑箱服贸,让人民坐回当家作主的民意宝座!就像蒋渭水的名言:“同胞需团结,团结真有力!”’

女人迷带你了解亚洲局势:
〉〉香港的繁荣背后,你听过香港的笼屋吗?
〉〉失灵的公权力,让台湾惨输新加坡
〉〉为什么 MIT Sloan MBA,只录取一个台湾人?

有关两岸服贸,你怎么说?欢迎一起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