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在 Whatsapp、Line、FB 盛行的年代,你有没有想过,有多久你没有好好打一通电话了呢?尽管科技进步,还是有些事情无法被取代,像是人情的温暖。让我打通电话给你,让我约你见个面,让我们看着彼此叙叙旧,只是想真诚的跟你说,我很在乎你。(同场加映:科技让我们更孤独吗?研究显示...


 
 
这次回台湾过年,因为是借他人的sim卡,暂用所谓的“智障型”手机,所以没有任何网路功能,若想和任何人连络,都得直接打电话。老天,自从智慧型手机出现后,和人连络的方式瞬间从口语转变成 E-mail、FB、Whatsapp 或任何不用开口的app。

好处是省通话费,若不想即时回应还可以假装没看到,等过了三百年才和对方说,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到现在才看到讯息 :)(最后一定得加上笑脸,表示善意)坏处是习惯使用智慧型手机后,真的会让使用者变白痴,忘了该如何开口说话。

我承认一开始的确还战战兢兢,也不知道在害羞什么,只觉得要跨出那扇门就是说不出的别扭,但也因为别无它法,一个个号码接着按下,听着播号声“嘟…嘟…嘟……”时,心跳竟然也越来越快,没想到都几岁了,竟然还有办法因为原本是如此平凡的行为而感到砰然心动。

等对方接通,我终于开口时,心脏都差点要跳出来了。

这次回台湾三个礼拜,播出电话搞不好比我去年一整年还多。我直到这次意外,才又“重新”发现,原来听到对方的声音竟然是件这么让人开心的事。(同场加映:冲破人际关系的高墙

每次打电话,对方一接通,我就直接说“是我啦!”

竟然90%的人一听就知道我是谁,惊叫“妳回台湾啦!”,好像中间未曾听过彼此声音的一年半载时间从未发生过。

让人惊觉我们对声音的保存度原来并没有想像中的短,只不过因为生锈了,只要拿出来,呼个气,擦一擦,马上又会亮到不行。当然也有出现我打过去,说“我是语柔”时,对方警戒的询问,“谁?哪个语柔?”,好笑的是明明前天晚上才用 FB 连络过!

不可否认,智慧型手机和网路功能普及后,的确“拉近”了许多人的距离,连长年失散的人都一个一个蹦出来,但这种近距离却也成了另外一种远距离。所谓“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大概也可以用在这儿,无论你打字打的再激动,送出之后也只是平面上的黑线,对方有没有感受到你的情又是另一回事了。

开口说出来的话就有温度多了,不管是开心到极点或是难过到哭出来,情绪都可以立即传达给对方。

相不相信,就算对方看不见你说话的表情,但光从声音就能听出来你在微笑了。

你还会打电话吗?你上一次听到心爱之人的声音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要不要试一下,按下拨号键,听听对方的声音,也让对方听听你的声音。

“喂?是我啦!”

 

有点笨笨的、拙拙的爱
〉〉为爱笨拙
〉〉那支爷爷给的10元红笔
〉〉我有一支名为 Theo 的狗,我很爱它
〉〉在爱里,保持孩子的天真  查理布朗
〉〉是谁先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