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还记得你的第一句“我爱你”是和谁说,又是谁先对你说出那第一句的“我爱你”呢?在我们还小的时候,“我爱你”是这么单纯直接的一句话,我们不为什么、不求什么的就说出口,绝对真诚坦白。长大了以后,“我爱你”变得要再三斟酌和思量,不然就是随口说说,听来廉价。如果要说“我爱你”,请用心地说。(推荐阅读:爱你,不爱你,最后我爱我自己


 

我浑身颤抖的站立着,男孩紧贴在我背后,十指紧紧掐住我的肩膀,他的鼻息浅浅的在我耳边撩拨我内心的痒,我不敢回头,生怕他看见我双颊通红的模样,他呼吸急促的问我:“你知道我要说的秘密了吗?”我只是摇头,他推着我的肩膀说:“只有三个字。”内心紊乱的我很笃定他要跟我告白,可是我故作镇定的问他:“你干嘛跟我说对不起。”

“唉我很认真耶,你回头看我我就跟你说这个祕密。”

在我犹豫是否回头时我看到我家人来接我了,因为家里管的严,要是看到我和男生聊天铁定一阵逼问,心急之下我把他推开说下礼拜在听他说他却拉住我的手说不能等下礼拜,慌忙逃开往家人跑去时我听到他在我身后说:“我…..你”,我没有听到中间那个字,但是我心中狂喜的感觉使我坚信我们之间拥有羁绊。

每个礼拜二、四是我们在补习班见面的日子,自从那个让我失眠的星期四夜晚我就每天期待着下礼拜二赶快来,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每一丝想念都扎扎实实的像针插在心里面。

终于盼到星期二,可是教室不见他的身影,我难掩失落,整个人心浮气躁,心中想像了一千万个他失约的理由。令人伤心的是他不只缺席这个礼拜,每个礼拜看到他的位子空着,心里也抽痛的空了一块,内向的我不敢向任何人打听他的行踪,直到没消没息两个月过去,我终于按耐不住的向班主任打听他的下落,班主任支吾其词的说他家里发生一些事所以转班了,我不知道真实性有几成,但是我也没有其他线索。

陆陆续续打听他的消息已经两年,有一天我朋友跟我说透过其他学校的朋友好像找到他了,当场我的眼泪狠狠的从眼眶倾泄出来,我提笔写了信请朋友的朋友转交,信原封不动的被退回来了,朋友告诉我对方说不认识我。不甘心的我连续写了好几封信都没有被拆阅就又退回来,这比他从我生命中消失更令人难过。

朋友不忍见我掉进痛苦的深渊决定亲自了解到底其中有什么误会,旁敲侧击后朋友嚅嗫的问我:“确定真的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吗?”他深怕开口说的一丁点消息,都会重重的击碎我脆弱而狼狈的心。

原来两年前的晚上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颜面伤残之外他的一只耳朵完全失去听力,现在在身心障碍的班级上课,以前的同学说男孩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乐观活泼的开心果变成孤僻寡言的边缘人。这消息重重的击溃我最后的希望,我知道他再也不愿意见到我了,我懂。换成今天是我,我也没有办法再提起勇气去见我曾经心爱的人。就这样我再也没有打听他的下落,也不去打扰他的生活,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留着泪,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他能拥有真心喜欢他的朋友群,陪他走出黑暗的低潮。

十几年过去,我偶尔还是会想起那年仲夏的夜晚,短短20分钟的下课他紧紧拉着我的手带我到附近国小的操场两个人坐在中央,分食着一碗15元的绿豆豆花,他总会列开大嘴朝着我傻笑。我绝对相信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如此心动,是因为一个大我四岁的男孩在我10岁那年想要轻声在我耳边说:“我爱你”。

而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男孩最内心的秘密,也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丝毫没有揣摩、没有敷衍、没有疑虑、也不求回报最单纯的“我爱你”。(同场加映:关于“那些年”的八个假设

                                                                                                                                                                             

2014.2.11. 12:26 a.m  Viney

 

我爱你,怎么说最动听?
〉〉男人真心话:我们没说,但你该偷偷知道的七个秘密
〉〉远距离维持心法!八个谈过远距离之后才懂的事
〉〉小王子,记得豢养属于你的狐狸
〉〉给最亲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