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台湾,该走还是该留,也是最近你心中有的疑惑吗?不停被打压的薪资水平、世界前三高的工时,上班打卡下班责任制,无法取得平衡的工作与生活优秀人才不停出走...但是台湾真的这么糟吗?womany 新特约作者 Google 本周要和我们分享在他眼中,台湾和新加坡的差别,以及台湾可以更好的方向。(延伸阅读:台湾人,你为什么这么忙?


前几天看了一篇文章,内容大致是说,某某人身为一个美国 ABC ,最后决定留在台湾生活,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因为美国在很多方面都已经进入结构性的错误,导致公务体系失灵,政治受到误导和偏差,以前阵子美国政府关门事件为例,就可以看出许多征兆。而他认为台湾许多方面还有救,而且台湾提供相对方便和舒适的生活,所以决定留在台湾。(延伸阅读: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看过的一本书,叫做震撼主义。作者 Naomi Klein 认为,过度放任的自由经济市场,造成原本在社会上资源相对丰富的人,有了更大的机会和理由去歛取财富,并且社会渐渐形成一种她称之为‘资产精英阶级’(Capitalist Elites)的势力。这些势力无所不包,举凡民生工业、媒体、报章杂志、甚至军火工业都有涉足。

一般来说我们都相信,或都被教育着相信,自由开放的经济体系,有助于民主社会的形成,而民主社会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公平与正义的概念。但有时我们可能忽略了一些假设。完全竞争的经济体系假设,我们都存在一个相对平等的起跑点,所以完全竞争能达到最合理也最适切的动态平衡。但实际上,我们并不全然是平等的,无论资源或财力。而这些不平等反而因为自由开放的体系而不断的扩大,最后形成上述的资产菁英阶级。

这本书写于2007,而从2013年的今天回顾,我们面临的情况正如书中所预测。1%的人坐拥世界上99%的资源,比喻夸张了点,但我相信你们大概都看过或听过类似的论述,遗憾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属于那额外的99%。

而究竟这样的资产菁英阶级会给社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书中提到了冷战期间,美国 CIA曾资助了一项骇人听闻的心理实验,透过电击、殴打、催眠等等方式,把患者原有的人格和记忆彻底清除(虽然事后发现不太可能),形成犹如白纸一般的人格和记忆,好让资助者能够“重建”新的人格和思想。这系列的心理实验有个简明易懂的名字,相信你我都也有听过,这名字管叫做洗脑。

而实际上这些资产菁英阶级对经济体系所做的事情大致上也是类似的,透过美妙的天灾和人祸,利用每一次的灾难,进行经济体系的震撼“洗脑”疗程。举凡智利政变、全球金融风暴、911、南亚海啸、卡崔娜飓风等,都无不是大好机会,加速资源和金钱的倾斜,而被治疗过后的经济,如同遭遇洗脑的人格,受到不可逆转的毁灭性伤害。

这样的势力纵横交错,在我们社会体系当中形成一个可怕和庞大的势力,你摸不到、看不着、但却实际的存在,几乎无法与之抗衡,甚至面对的时候还产生莫名的绝望感。所以我们会看到,当初几乎风靡一时、口口声声说要改变的美国总统欧巴马,上任之后,几乎是毫无改变。我相信改变的心和热血是有的,但是面对这样根深柢固的僵化体系,所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

所以当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的时候,美国的状况或许真的如同那位年轻的 ABC 所说,已经难以补救了。但是我们以同样的角度来审视台湾,我们真的有过得比较好吗?

不知道是我个人的感觉还是怎样,我觉得最近这一年来,台湾的新闻,一路的唱衰。从林益世贪污、薪资低廉人才出走-新加坡政府表示不能像台湾、物价上涨-台北物价跟纽约媲美、华光社区强制拆迁、洪仲丘枉死案、苗栗大埔抗议罔顾人权、服贸争议、到起云剂、塑化剂、胖达人香精案、大统油品、美国牛肉瘦肉精、甚至连可口可乐台湾地区的成分还是硬生生比人家毒。

我想这些势力虽然没有渗透进台湾的军火力量,但显然更彻底的渗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面向,举凡食衣住行育乐。

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食品问题的问题爆发?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多强制拆迁的都更弊案?为什么薪水无论怎样就是涨不起来?为什么台湾一天看起来比一天难待下去?一方面是因为资本主义大大推崇金钱的地位,和鼓励我们贪婪的本质,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遭受到这些势力影响后犹如一滩死水的公权力。

新加坡和台湾差在哪?


新加坡 

这次我前往印度的途中于新加坡转机,而这是我第三次来到新加坡了,就我个人这几次的观察,我认为新加坡的人民不见得比台湾人更有水准、有文化、有水平,新加坡的商人也不见的比台湾的商人更有使命感、道德感或更不贪婪。而新加坡也一样有财团有其势力,但整体来说,我认为新加坡(至少在工作环境上)比台湾来得稳定许多。至少我还没听过食品弊案、官员贪污或薪资不彰的新闻出现(或我不知道),新加坡的物价虽高,但人民普遍的薪资也合理、工时正常、工作机会相对多,人民生活也相对的稳定且有希望。

我认为症结点在于公权力的伸张。

一个国家的公权力是否相对独立和强大,影响了一个国家是否能够较为稳定的发展,这也是为什么政府的存在相当重要。一个国家的公权力是否强大,影响了一个政策能否有效且即时的贯彻执行,一个国家的公权力是否相对独立,也影响了一个国家的政策能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为人民喉舌。

我相信美国和对岸同胞的政府,公权力力量是相当强大的,但某种程度来说,我认为它不独立,已经受到财团和资产阶层的影响了,这种与其称之为公权力,我认为称它叫做私权力可能还比较恰当。而欧洲地区的公权力也算相对强,受到财团和资产阶层的影响也相对较少,因此除了些许国家过得真的相当惨澹外,整体而言,是一个人民受到尊重且较为稳定的社会。新加坡由于其政治体系较为特殊,所以也造成其公权力强大且较为不易受到干扰,能够发展出相对稳定的经济体系。(延伸阅读:我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翁

而我认为台湾比较像是公权力不怎么强大,也相当受到影响的状况,而也是因为这样造成我们一路看衰的前景。

让我来说一个没有什么根据,也没有什么理论基础的故事吧,故事假设台湾政府的公权力足够强大也相对独立,其实很多我们现在看似的困境,是能够得到一个比较好的结果的。故事的开始在于假设台湾的政府够硬也够强悍,从明天开始,宣布将所有公务员的薪水调高三倍,呃,太夸张了,调高五成好了,然后最低薪资比照办理,也就是一般公务员的薪水大概从三万多变成五万,最低薪资也大概从两万二变成三万三。企业跟进,而企业聘雇员工的薪水结构,令最低工资的员工比例不可以超过多少百分比,违者加重惩处。

结果会怎样?结果明天开始,本季企业成本大幅提升、获利大幅下降,然后股票会崩盘、GDP 指数可能还会倒退10年,情况看起来很像世界末日。喔,更别提在还没宣布之前,就会有许多耳闻风声的企业大老公开宣布:“台湾政府这样做,分明是赶跑台湾的企业,我们可是会外移的啊!”

但是台湾其实是制造业和代工起家,追求低廉的工资成本,许多年前,应该外移的产业我想大部分都已经外移了,而留在台湾的,可能是服务业为主或没能力外移的产业,这些产业,假设我们相信服贸协议宣称的,台湾服务业内需能量是相当强大的话,过些时候,等人民普遍所得提升的时候,我相信虽然物价会上升,但是民众的消费力会更强,带动所谓的内需需求,而企业的获利或许会慢慢上升,也慢慢超越过往,政府也会比较有预算投资在一些长期建设、趋势研究等方面。(延伸阅读:为什么 MIT Sloan MBA,只录取一个台湾人

台湾不是没有钱,是金钱过度集中且缺乏流动。

当然上述例子相当极端也太过理想,但如果我们公权力能够得到更大的伸张且更多的尊重,我们会不会过得比较好一些,至少在食品安全的把关和惩处上,比较能够杜绝一些不肖厂商。至少我们的生活能够更加朝公平和正义那一端稍稍地靠近一点。

因此我们可能需要学着多去尊重公权力、关心公权力、行使公权力。当然面对这一片令人绝望的僵化体系的确让人无力。但诚如震撼主义此书最后的发现,作者认为在经历过震撼疗程那些赤地荒芜惨澹无比的经济体系当中,慢慢的,有股草根的势力崛起,源自基层人民的力量互相连结。或许有一天我们能够拿回被夺取的东西。

当然这样的想法过于梦幻,我们可能永远也夺不回我们被剥夺的东西,公平和正义也永远不会到来,至少历史上谁看过它们哥俩真的来过?但相较于历史上某些时候,总有些时候公平和正义好像走得比较近一些。

总有一天这哥俩的脚步也会再走快一点,再快一点。我们对于美好社会的想望,也可能会有比较靠近的一天,而这样的一天,需要我们开始多一点思考,多一点关心,多一点行动

最后记得之前看过一本书,它说一个蜡烛如果放在地上,能够照亮一小片地,如果放在桌上,它能够照亮整个桌面,但如果你能够放在天上,这根蜡烛就能照亮天下。

这句话本意是说高度也决定了你的影响力,但我认为这句话还有另外一个重点,至少我们每个人,都要成为一根蜡烛,就算只有照亮周围而已也好。一步一步,或许能够照亮台湾。


让我们的家园,一步一步越来越好
〉〉在欧洲,寻找台湾广场
〉〉台湾人,你为什么这么忙?
〉〉台湾不该只是个故步自封随波逐流的海岛小国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