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一辈子好长也好短编按:
有一天,无论我们再不愿意,生离死别的那一天都会来。爸妈一天一天老去,我们不禁想问:“当爸妈老了,该如何好好说再见?”一生的生老病死再所难免,因此如何陪最爱的人,走完他生命的最后那一哩路更是重要的课题。除了让爸妈感受到自己好多好多的爱之外,也不要忘了保留陪爸妈吃晚餐的时间,因为和亲爱的人相守比什么都重要。来看看日本目前正夯的“死亡笔记本”怎么让你最后一哩路走得无悔。


日本正流行“终活”,连怎么死都有笔记本

日本是全世界最长寿的国家,过去,民众对生死的态度和台湾人一样偏保守,家人之间不会主动谈生论死,但或许在高龄化压力下,积极规画临终事项竟成为全民运动,电影、临终笔记本、甚至连专门规画终活的网路公司都频繁出现且大受欢迎。

2009年《周刊朝日》杂志开始连载临终前的准备事项专题,并定义“终活”就是尽可能地在生命结束时,保有自己的尊严,具体的规画人生的最终章。“终活”逐渐变成公开讨论,可以积极处理的热门话题。(延伸阅读:活着,就是爱的延续

2012年,日本导演砂田麻美《多桑的待办事项》记录父亲砂田知昭在化学公司当业务员打拚超过40年,却在退休后没多久的例行健康检查发现末期胃癌,做惯计画的砂田先生列下临终前要做的10件事,包括:造访神父、陪孙女玩、投票给自民党以外的人、筹备告别式、与母亲一起家族旅行、跟亲友告别、受洗、第一次对老婆说我爱你...

女儿拿起摄影机,跟随父亲日渐虚弱的身影,完成一项一项终活笔记(原片名《Ending Note》)。过世前,砂田先生不断对家人说着“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 真挚深情,触动观众泪腺崩发,口碑相传,这部片大卖两亿日圆,打破日本纪录片票房纪录。

2013 年三月,70 岁的资深女演员树木希林以《我的母亲手记》中失智症母亲一角,夺下日本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大奖。照日本奥斯卡奖惯例,影后要担任下届典礼主持人。接过奖座,她语出惊人:“糟了,我全身都是癌细胞,不确定明年可不可以来当主持人?”刹时台上台下一阵静默。(延伸阅读:《52天的健康约定》癌细胞并不坏

“算了,明年的事,明年再想,”她自己化解了尴尬的气氛。树木希林到后台接受采访淡定表示,癌症已转移到全身各处。另有报导说,她已整理好家中物品,写好遗书并选好遗照。

像树木希林这样冷静迎接死亡,已在日本变成一种风气。善于企画,注重细节的日本人,连“后事”都有标准作业流程(SOP)且变成商机。

一个专门提供“终活”服务的网站写着,他们可以提供各式各样的规画协助, 例如预拍“遗照”,或者先挑好最喜欢的生活照片,预先做好影像处理,存在他们的遗照银行。大型书店里,陈列各家出版社的“临终笔记本”,有非营利 团体举办“终活研讨会”,出版终活手册(Ending notebook)销售超过 10 万本。

规画终活最大理由,“不想造成家人困扰”

一本名为《老前整理》书占据销售排行榜热卖,作者坂冈洋子曾目睹许多老人家突然病倒、过世,因为生前没有任何交代,留给家人许多问题,提醒中壮 年的读者思考,趁有体力、意识清楚时,整理身边的物品,留下最低限度的东西。书籍、相片、衣服到搜集品,分成留用、送人或丢弃,俨然是老人版的断舍离人生整理术。

怎么规画终活?终活笔记本内容大致包括:

财务规画:逐笔记录重要财产,例如房屋、保险、存款等,预留丧葬费用。

● 如果来到生命末期,要选择哪种治疗方式,保留“做为人最后的尊严”。

● 死亡时想穿哪套衣服、鞋子,配戴物品。

● 往生后想通知的亲友姓名地址,以及不想通知的亲友姓名。

● 葬仪仪式、规模、现场布置、选购墓地等。

有调查指出,已经有三到四成日本人开始考虑终活;撰写临终笔记本比例,女比男高,女性有77%进行某种程度的终活规画,比男性的 65%多;投入终 活的最大理由是“不想造成家人困扰”。

好好活,好好走,事先规画好自己人生最后一哩路,显现了大和民族的正面 对待生命凋谢的态度。

 

爸爸妈妈,换我照顾你们好吗?《牵爸妈的手—自在到老的待办事项》

 

 

换我们温柔的牵起爸妈的手
〉〉当有一天,妈妈老了...
〉〉爸爸,最温柔的名字:乔爸 余志平
〉〉全家人一起吃饭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