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编按:
你相信婚姻可以打败远距离吗,绑定了对方以后两个人就真的比较不寂寞? 在做一辈子的承诺前先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心与另一半共度一生,比起有爱的情人,一对没有爱的夫妻需要承担的寂寞或许更多,只要能够相知相惜,仪式似乎也没有这样重要了。(推荐阅读:爱,漫天大谎?或许你情我愿就好


“你们要不要先订婚呢?”父亲收到芬兰研究所寄来的录取通知,在电话里劈头就问,他关心我的爱情甚于我的学业。

“我也不知道。”我耸耸肩,订婚似乎也蛮酷的。

“妳不会怕他跑掉吗?还是妳走了,他就开心,这两年不会有人管他?”

我无言以对,更不知道要回覆什么,对于这种挖苦似的问题,倾向沉默。

“我看过好多实习医师,在实习时,都一个一个抛弃原本的女朋友,妳要小心呀!”资深护理师躺在治疗床上,确切的描述在医院里她看到的情况。我的拇指压在她的第一根肋骨,正在做肋骨松动术。

“那又怎样,我可是夯的很呢,再找一个男人不就得了。”我忍住笑意。

“也是,妳条件这么好。”她意指我高高、瘦瘦又(异常)活泼。

“对啊,喔,不是,我的意思是,谢谢妳的称赞。”

这种时候太过认真,反而会被嘲笑,对于年纪尚轻的我们,无论说什么总是被大人用几句:因为你们还年轻而否定,或是你们到了一个年龄就瞭解了。

什么都是年龄、年龄、年龄。

但是众人却忘记,年龄不是单纯的肉体年龄,更精确来说,是精神上的年龄。

“实习医生夯!拜托!实习医生根本就是狗!根本没有人要理我们。”W 对于别人的说词难以理解,他无奈的听着我的转述,眼睛仍然盯着萤幕,另一手移动滑鼠继续他的电动游戏。

“不过你对于专科医师就开始夯,这一点你有什么看法?”我忍不住想跟他探讨大多数女性看到男性开始有收入,渐渐有社会地位之后,都会忍不住倾心。

“这个妳不是很早就有答案了,也常常在批评这些东西?”W 转头投以问号。

“我只是想在问问看有没有其他的答案。”我一向不是很喜欢不纯粹的理由、动机,但事实是,我们很多时后做一个决定可能都会有复杂、难以理解的原因。

“那你有没有要跟我订婚?还是结婚?”言归正传。

“有啊。”W没有任何迟疑回答,手还是在滑鼠上面。

“你是认真的吗?”我坐到他身旁,轻轻的抚摸他的头发,像在抚摸一个小孩。

“是啊。”

“那现在就订婚吧!”我把食指和大拇指圈成一个环状,套进他还在打电动的中指。W 没有抗拒,但他狐疑的瞅视我,问:“你为什么最近这么想跟我订婚呢?”。

我去年才拒绝任何结婚的打算。比起结婚,去年的我比较想要生小孩。

“妳该不会在做什么邪恶的打算吧?”W 忍不住问,声音瞬间飙高八度。

我扬眉,“没有,我只是觉得订婚很酷,而且两年内还是可以解除婚约。”

过了几天,我要W找个时间跟我一起到户政事务所,快快登记结婚的日期。

“两年后再订婚吧,现在订干嘛,又没意义。”W解释他那天的意思。

“可是我亲戚朋友都很关心喔,而且这样会防止彼此出轨。”我咬住嘴巴忍住狂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可能是每个人都关心我们像在关心自己的小孩一样,似乎多了好几个父母在关爱我们,而且我想知道W会怎么回答。

“而且这样我在芬兰,遇到有如布莱德彼特的帅哥,就可以拿起我的订婚戒指,警告他说我已经订婚了,叫他闪远点。”

W 吐槽:“如果是布莱德彼特样貌的芬兰人,妳八成拿下戒指,快速主动黏上去。”,他知道我对于帅哥美女一向没有抵抗力,会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认识对方。

即将远距离两年,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比之前又更少,剩下晚上十一点过后,睡觉时段,但在未来,我们相处的时间,一定会比在大学时代少。

一年比一年少。

这是必然的,时间缩短。

我们一步步走向社会,一步步远离学校。

最后我们决定不订婚,至少现在不订婚。

因为现在订婚,跟会不会变心,实在没有太大的关系。

会出轨的人照样在结婚后出轨,会忠诚的人照样在没结婚时维持忠诚。

订婚只是一个仪式,如同结婚一样,都是感情、关系的某个阶段,但不代表过了那个阶段,我们就会变得更恩爱,或是变的更忠诚,或是改变对彼此的态度。

订婚后的我,如果决定出轨,爱上别人,还是要解除婚约的,跟不订婚的我,如果决定维持忠诚,还是必须懂得拒绝别人(或是克制要去追求别的男人的冲动)。

“我问你喔,我有给你任何安全感吗?”我忍不住当面问,一个女性常常往外头跑,长期习惯忙碌于很多事情之间,不知道男性对这样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有。有不少安全感。”

W 笑笑的回答,我的眉间舒展开来,像是松掉的气球那样,终于放下心上的大石头。

爱是你,爱是我
〉〉25则会让你相信世上有真爱的小故事
〉〉结婚,好不好? 宅女小红现身说法!
〉〉爱情,就像一首男女对唱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