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曾因父母不信任感到痛苦吗?会不会,我们痛苦的,是执着于否认事实存在。透过台剧《她和她的她》的故事,心理师带你看见不同的观点,承认否认的存在,才有机会接纳事实!(内有剧透,请斟酌阅读)

台剧《她和她的她》中的林晨曦,考上理想的高中后仍旧闷闷不乐,在母亲的关心下,她终于提起勇气向父母坦言,自己曾被国中理化老师性侵的悲惨遭遇。

当时,林父难以置信,他向晨曦确认:“你说的是真的吗?”晨曦一边流着泪,一边点头。林父还是不愿相信女儿,便再追问:“怎么可能啊?老师不是对你很好吗?”

晨曦无言以对,林父激动逼问:“是不是老师对你太严格,你不高兴,所以你说谎了?”

此刻,原本低头哭泣的晨曦,抬起头来,她用坚定的语气说:“我真的没有说谎!”

林父仍旧无法相信,并用警告的语气对她说:“这件事情很严重,你不可以乱讲。”接着,他还向晨曦确认过程是否有反抗,并质疑是女儿的问题。

最后,晨曦崩溃大喊:“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其实,林父并非不相信女儿本人,他不相信的是“事实”本身,因为这真相太痛心,他宁愿相信这件事情不是真的,宁愿自欺欺人,也要“否认”女儿遭遇性侵的事实。

延伸阅读:从《她和她的她》看“权势性侵”与“创伤治愈”


图片|《她和她的她》剧照


图片|《她和她的她》剧照

我们的心理防卫机转之一“否认”,是透过拒绝事实,来保护自己。

例如:生重病的人否认自己生病,以幻想自己身体还是健康的,或者是即使眼见伴侣出轨但仍选择忽视,以幻想两人的感情仍在。

否认,能够让我们逃避事实,只活在幻想的世界里,但为了维持自我感觉良好,我们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欺瞒自己,当我们得长期依赖谎言生存时,心理会变得越来越不健康,生活也会变得一团乱。

父母不是不愿意相信,只是无法承受事实带来的痛苦

成长的过程中,你是否曾经感受无法获取父母信赖?为此你感到无比的痛苦与难受。

成长的过程中,你是否曾经感受到父母对你的质疑?

为此你开始怀疑自己价值,以及自己在父母心中的地位呢?

我们感受到的不信任与质疑,很有可能是来自于父母亲无法承受事实,而选择“否认”,并非是否认我们的价值与可信度。

我在小学时,罹患了不知名的疾病,头皮反覆长出隆起的红色脱屑斑块,父亲常带我去家中附近的皮肤科诊所就医。

延伸阅读:心理师看刘若英《家家》:离家不一定无情,而是藉“出走”找回对原生家庭的爱

我们都以为这只是小小的皮肤病,过没多久就会好了。

然而,十年过去,我的皮肤问题不但没有改善,还蔓延到全身。

后来,我在大城市念大学,有次自行到医院就诊时,才得知我罹患的疾病称为“干癣”,这是种全身性皮肤发炎的慢性病,十分难以根治。

当医师说出“无法根治”四字,我无法想像自己得跟这病共处一辈子,我花了好几个月搜集疾病相关资讯,并且自行消化了许久,才有勇气告诉父母亲疾病的真相。

岂料,父亲却说:“你被医生骗了!这病怎么可能治不好?”父亲的否认与质疑带给我很大的打击。


图片|Photo by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

后来,我在研究所时期书写自己与病共处的自我叙说硕士论文,再次回忆这段经验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也是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接受“无法根治”的事实,我又岂能要求父亲第一时间,就接受女儿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呢?

原来,我也“否认”了父亲对事实的否认。

不只父母否认了事实,我们也会“否认”父母真实的样貌

你可能也有跟我一样的期待,认为“父母应该要相信我们”、“父母应该要试着理解我们的心情”和“父母应该要给我们支持”。

我们对父母有很多期待与想像,希望父母能够善待我们,想像着身为孩子的我们应该如何被爱、被尊重、被疼惜。当父母没有这么做时,我们也会选择“否认”父母的原貌,继续想像父母应该如何、不应该如何。

产生的痛苦,其实不是来自于我们的想像,而是我们巴着想像不放,不肯接受事实的真相。

乔森・傅德瑞克森,是华盛顿精神病学学院的教员,指导过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与社会工作者。

他在《揭开自己的谎言:那些我们自欺欺人的方式,以及如何从痛苦困境中解脱》一书中提及,现实虽然是痛苦的,但否认是危险的。

若我们一直等待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得承担的危险就是失去现在所拥有的真实生活。

所以,为了避免生活变得越来越危险、越来越不真实,我们得试着留意“否认”是否存在,并且承认“否认”的存在,以及接纳客观现实的存在,才能迎来真实的新可能。


图片|Photo by Jeremy Perkins on Unsplash

离开否认的想像,走进现实“三”个步骤

第一步骤:发现“否认”的存在

当我们感受到痛苦或恐惧时,我们的否认很有可能藏在“期待”里,认为事情应该如何发生的,认为他人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这些“应该”象征着我们正在否认事实的存在。

第二步骤:承认“否认”的存在

人生当中许多遭遇都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面对,若想要接受并发展新的可能,那就得先承认“否认”的存在与其影响。

请你先对自己说:“对,我正在否认⋯⋯”并且试着思考“否认”如何影响你的生活与问题?这样的影响你能接受吗?

否认,让我们能得到暂时的自我感觉良好;否认,能够让我们活在幻想的美好里。但否认也会让我们失去真实,不仅对事实与问题没有任何助益,反而还有可能会带来伤害,失去真实的心理健康、失去真实的关系。

第三步骤:为“否认”办一场告别式

你心中那些理想的父母、理想的伴侣、理想的孩子、理想的朋友,是该试着替他们办一场“告别式”了。

你如何告别一段关系?告别之前来个深深的拥抱,还是来深情的告白?

可以试着把自己的理想与期待,仔细地写下来,透过你偏好的“仪式行为”,好好的哀悼那些理想与期待,例如:你可以把纸撕碎或烧掉,或者埋在某个具有意义的地方。

为“否认”办一场丧礼,好好送走它,才有机会迎来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