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清早,波士顿州长呼吁住在波士顿、牛顿、水城、贝尔盟市、剑桥市以及沃尔瑟姆市的居民不要外出,以帮助警察缉捕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嫌犯。当天傍晚,禁令解除之后,先生与我和儿子在阳台上玩耍,先听到爆炸声,接连听到警车声,过不久在电视上看到警察逮捕爆炸案嫌犯佐哈.查那耶夫(Dzhokhar Tsarnev)的报导。(请参考:你不知道的波士顿马拉松

从四月15号爆炸案发生直到四月19号,波士顿的居民都活在恐怖事件的阴影底下,一直到19号晚上嫌犯被逮捕后,大众才松了一口气。当天晚上,友人与我分享一则台湾的报导,我发现该报导的资讯来源是错误的美方报导,而且令人忧心的是,这则新闻竟然有222万人按赞。但我同时也注意到,有百分之38的读者对这篇报导感到“火大”,或许这批读者已经从别的渠道取得正确的资讯,对于引用错误资讯的报导感到愤怒。

在爆炸案案发过后,有一位布朗大学的印度裔学生失踪,因此有人怀疑那位失踪的学生是元凶,在FBI尚未公布嫌犯照片以前,美国就有记者在网路上发表没有证据的揣测,而台湾的记者对于报导来源没有慎重筛选,所以翻译出来的报导跟事实差距甚远。笔者透露逃亡的白帽男是22岁的印度裔男子,而且两次强调这位印度裔男子是布朗大学的高材生,这不但引导读者思考:“怎么名校的高材生会策划如此残忍的爆炸案”,也可能引起读者对于“印度人”的反感。

事实上,这对兄弟的祖籍为车臣,在移民美国以前,他们曾经住在吉尔吉斯(Kyrgyztan,中亚内陆国家),以及达吉斯坦(Dagestan,是俄罗斯中亚内陆共和国)。无论是车臣、吉尔吉斯,还是达吉斯坦,都和印度没有任何关联。哥哥,也就是笔者所谓的“黑帽男子”名叫塔默兰.查纳耶夫(Tamerlan Tsarnev),1986年十月21号出生,26岁;弟弟,也就是笔者所谓的“白帽男子”名叫佐哈.查纳耶夫(Dzhokhar Tsarnev),1993年七月22号出生,19岁,目前就读美国麻萨诸塞大学达特茅斯,他并不是常春藤名校的学生,美国有记者访问佐哈的同学,并没有任何人表扬他的学习成绩,也没有任何报导赞许他为“高材生”。

除此之外,笔者强调FBI涉入马省理工科学院校警西恩.康利(Sean Collier)的射杀案,足见案情不单纯,笔者的逻辑是以“FBI涉入调查”为因,推断“案情不单纯”,事实是马拉松爆炸案案发之后,美国总统欧巴马发言,强调会把此案查的水落石出(we will get to the bottom of this。请参考白宫总统发言记录),为了协助调查这个案件,美国政府动员了FBI以及美国海军的解除炸弹小组。从爆炸案发生以后,FBI一直帮忙当地警察侦查嫌犯,所有跟爆炸案有关的事件FBI都参与其中。因为FBI以及当地警察通力合作,才发现查纳耶夫兄弟涉嫌马省理工科学院校警西恩.康利(Sean Collier)的射杀案,笔者所言“由于一般FBI探员并不会介入警察遭射杀的案子,但这次却罕见地加入追捕,足见这案情不单纯”,是以夸张的笔法渲染案情。详实的报导,应该点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引起美国高层的关切,总统下令动员所有的资源调查本案,因此FBI也帮助波士顿警察追捕嫌犯。

让我把这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当地报导整理出来,把波士顿爆炸案始末的真像还原。四月15号下午两点49分,波士顿马拉松接近终点有两枚炸弹爆炸,造成3人死亡,183人受伤。美国总统欧巴马表示必须动员所有的资源,将此案查的水落石出,让肇事者受到应有的制裁。FBI与当地警察开始合力侦查此案。此案重要的证人之一,是参赛者爱琳.赫丽(Erin Hurley)的男友杰夫.鲍曼(Jeff Bauman),他被炸断了双腿,在爆炸案发生前,他目击嫌犯放下有炸弹的背包,而且嫌犯还看了他一眼,他向警方描述肇事者的外貌,成为办案的重要线索之一。四月18号傍晚,我和先生在看新闻,电视上FBI发言人公布嫌犯查那耶夫兄弟的照片,呼吁对这对兄弟有印象的群众联络调查人员。许多群众和警方分享他们相机里意外拍到嫌犯的照片,使得调查人员能够很快调查出两位嫌犯的身份。

照片曝光几个小时后,四月18号晚上,查纳耶夫兄弟射杀麻省理工科学院校警西恩.康利。案发过后,他们夹持剑桥市一台宾士休旅车,要求人质把提款卡交给他们,嫌犯告诉人质他们是波士顿爆炸案的肇事者,人质在嫌犯替车子加油的时候逃跑。因为人质的手机还留在车上,所以警方能够追踪那辆休旅车的行踪,警方追赶那台车到水城(Watertown),和查那耶夫兄弟发生枪战,警察将哥哥塔默兰扑倒后,弟弟佐哈跑回休旅车上,开车往塔默兰的方向冲,警察迅速逃开,车子碾过哥哥塔默兰的身体,佐哈驾车离开现场之后,把车扔下,继续逃亡。

4月19号清早,波士顿州长狄威尔.派克(Deval Patrick)呼吁住在波士顿、牛顿、水城、贝尔盟市、剑桥市以及沃尔瑟姆市的居民留在家中,以确保安全。整个波士顿的捷运停驶,所有开往波士顿和离开波士顿的火车都取消,连计程车都禁止营业,只有罗根国际机场照常开放。当地的学校都停课,大部份的商店、餐厅都停止营业,波士顿陷入沉寂,平日繁华的街道显得冷冷清清,没有行人,也没有任何车辆,有位Tweeter网友Happy Gilmore的评论被热烈转载:“波士顿大概是唯一一个大城市,如果你恶搞当地的居民,他们会把整个城市关闭,停止所有事情,然后把你揪出来。(Boston is probably the only major city that if you f**k with them, they will shut down the whole city...stop everything.. and find you.)”

警方在水城展开大规模搜索,一整天下来仍旧找不到佐哈,终于在傍晚解除封城禁令,禁令解除之后,当地居民在家闷了一整天,都出来透透气,那天春光明媚,天气出奇地好。其中一位水城的居民到后院走走,发现他的船上遮盖的布被割开了,而且还有血迹,他报警之后,警方把直升机开到船上方照红外线,发现佐哈的确躲在船里,警方马上把该船包围,呼吁佐哈赶快放下武器自首,警方投出一些会发出声响的炸弹,佐哈吓的逃出来,身受重伤,目前在医院接受医疗。

天网恢恢,疏而不露,坏人被捕,正义得以声张,故事结束了吗?尽管就美国媒体的报导,此案的结局到此为止,圆满落幕,我认为这件爆炸案应该给大众更多的启发。“世界和平”并不只是口号,而是以实际的行为对周遭的人付出关心。这对兄弟是外国移民,哥哥在美国居住几年却没有任何美国的朋友,无法融入当地生活,因而被激进份子洗脑。

这场爆炸案让我们看到人性的黑暗面,也看到人性的光明面。爆炸案发生后,在案发现场附近的居民拿自己家里的衣服、裤子替受伤的人盖上;警方在搜查证据的时候,要求波士顿市中心的旅馆净空,许多当地居民收留这些从外地来参赛或是观赛的观光客;FBI照片公布过后,握有相关照片、影片的群众热心提供调查人员资讯;被炸断双腿的杰夫.鲍曼尽管身受重伤,还是尽力协助警方办案。


戴着牛仔帽的卡洛斯.阿尔当诺帮助杰夫.鲍曼的照片成了爆炸案的经典照片。

这次爆炸案发生后,杰夫.鲍曼坐在轮椅上,一旁有一个戴着牛仔帽的男子协助他止血,这张照片成了爆炸案的经典照片。这位戴牛仔帽的男子名叫卡洛斯.阿尔当诺(Carols Arredondo),他是哥斯大黎加的移民,他的大儿子在伊拉克的战场上丧生,他的二儿子因为无法走出哥哥战死的阴影而自杀。卡洛斯为了提倡反战的理念来观看波士顿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有五分之一的参赛者是为了募款而跑,也有许多群众是为了支持这些参赛者的理念而来的,卡洛斯就是其中之一。美国媒体强调卡洛斯克服丧子的哀伤,挺身救人,把他奉为英雄。但是时代杂志的记者尤金.李察斯(Eugene Richards)发表了一篇文章《带着牛仔帽的英雄:卡洛斯.阿尔当诺的故事》,揭露了卡洛斯的过去,他为了宣传反战的理念,曾经开车拖着一个灵柩,里头装满丧子艾力克斯的照片,一样是在波士顿,一样是在马拉松比赛发生的地点,那个时候的卡洛斯是群众厌弃的对象,大众不愿意面对美国大兵在国外战死的事实,更不愿意看到那些丑陋的照片,有人咒骂他,有人向他吐口水。然而因为这次卡洛斯对鲍曼伸出援手,传媒马上将他升格为英雄,对于他长久以来倡导的反战理念却只字未提,这是不公平的。

这几天开车在波士顿市区,我发现许多户人家在门前挂上国旗,哀悼为马拉松爆炸案丧生的受害者以及警察。九一一以及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是美国人的痛,似乎战场一定要发生在美国本土,大家才会意识到战争的残忍。美军出兵伊拉克时也有许多伤亡,传媒却没有以这样的篇幅报导丧生的美国大兵,也没见着那么多国旗哀悼他们。经历过这场爆炸案,我们应该体会,不管战场发生在美国还是外地,只要有人为战争丧生,就有家庭为这些人悲伤不已,任何个人的死亡,都是全人类的损失。这篇文章最好的结尾,或许是约翰.唐恩的《丧钟为谁而鸣》(李敖译)

没有人能自全,
没有人是孤岛,
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要为本土应卯。
那便是一块土地,
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庄园,
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冲走,欧洲就要变小,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
作为人类的一员,
我与生灵共老。
丧钟为谁而敲?
我本茫然不晓,
不为幽冥永隔,
它正为你哀悼。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s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John Donne

 

关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

  1. 如果你有亲友也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可以透过 Google person finder 了解他们的状况>>http://bit.ly/15hfc0h
  2. 如果你爆炸当时正好在现场,可以到红十字会 safe and well 网站登录,让在寻找你的人安心>>http://rdcrss.org/11kjPC1
  3. 更多帮助波士顿马拉松的方法>>http://bit.ly/11kkeED

 

有这么多人为这世界努力着
〉〉世界各地的“女人节”(妇女节)印象
〉〉2013同志游行在里昂,平等趁现在!
〉〉阿姆斯特丹 Gay pride 同志大游行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