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视多元关系的时代下,“开放式关系”也是一种选择。但什么是开放式关系?是更自由的形式?还是一种合理偷吃劈腿的美好说词?实际了解后,你会发现这种关系,隐含的是责任与双方的共识,需要两人知情且同意才能进行下去。

文|崔妮(拆框工作坊创办人)

当我们在讨论开放式关系的知情、同意,谈的是关系当事人对于这段关系样貌的知情,且尽可能尊重每个人的意愿,愿意接受及参与的情况下,才得以进行。

在“道德浪女”一书中,也提醒读者对于“伦理”的重视,强调这是一种原则跟态度,以实际的标准来判定,是否有人被伤害、如何避免伤害、个人从中获得的成长等等。

因此,意愿、诚实、尊重、询问是重要的原则,处理忌妒及占有欲也是重要的过程,实践开放式关系需要足够的同理心、自我觉察力、尊重彼此及自我负责。

在认知什么是开放式关系以前,很多人会以为这是种更自由的关系,实际了解或实践之后,才发现其实是更多责任与协商共识,但这些协商共识的背后,隐含的其实是对人我界线的清明与尊重,企图在感情当中,也能确实保每个人的自由空间。

开放式关系的意涵

这种务实的伦理观,呼应的是重视个人意愿感受、重视民主多元的亲密关系,重视每个人的意愿感受,在这个亲密关系民主化的时代下,也不只是为了不要伤害对方,而是关乎着亲密关系中的权力关系是否平衡。

无论从相关研究或实践者的经验来看,要发展一段较为可行、相对比较顺利的开放式关系,“权力关系的平等”是一个重要的核心条件!

平等的权力关系指的不是我有、你也要有的齐头式平等,而是我跟你确实共同决定跟同意进入开放式关系。

如果尚未达成共识,一方就先去做了,然后告诉另一方,且希望关系能够开放,就成了“告知”对方,希望(强迫)对方接受开放式关系,这不只破坏了两人之间的信任,更是一方强加于被告知一方,对关系的决定权有明显的不对等。

同场加映:他说这是开放式关系,但我只感受到情绪勒索

对被告知那方来说,到底你想要开放式关系,还是只想合理化偷吃劈腿?我不想要的话,又该怎么办?

该如何实践“开放式关系”?

关系要不要开放?是两人共同的决定,然后再开始实践,确保两人都有平等的权力决定这段关系要如何发展,这就是亲密关系中的权力议题。   

如果一方在跟另一方交往之前,就知道自己是希望开放式关系的,但在确定交往之前却没有跟对方表达这方面的观念跟想法,也没有试探过对开放式关系的想法或接受度如何。   

也许是不晓得如何提起,甚至自己也没什么开放式关系的经验,更实际的问题是,印象中没有多少人能接受开放式关系(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如果一开始就提,这个颇有好感的对象可能因此气跑。


图片|Photo by Alexander Popov on Unsplash

延伸阅读:伴侣间充满秘密?知情同意的开放式关系,或许是道德新解(上)

有些人会选择先交往再说,打算之后再沟通开放式关系的可能。这就演变了几种不同的故事:

A:恰好聊到对于开放式关系、多重关系或非一对一关系的看法,发现对方是有些接受程度的,因而顺水推舟,主动分享自己对这方面的想法,并进入更具体的实践讨论。

B:自认为有逐渐释放讯息、试探对方,某次提到想要开放关系的想法,对方反应完全无法接受,或是没太多想法,开始马拉松式沟通,直到两人都同意可以试试看才进入实践的讨论;也或者有一方不愿意尝试,悬而未决。

C:交往之后自认为有释放讯息、试探对方,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验,让对方了解感情或性是可以开放的,因而就分享了在对方不知情之下的尝试,可能有性的,也可能包含感情的⋯⋯,还自认关系外的第三方事先知情同意,这样也是开放式关系吧?

我自己的经验是结合了 A 跟 C,当年主动跟(前)男友聊到自己对开放式关系的想法,觉得自己好像是属于这样的人,没过多久,(前)男友就跟我诚实告白说,他在外地已经有了别人,觉得我好像可以接受,因此让我知道,希望我们可以开放。

虽然在开放关系这点上,我们的确有共识,但在我们还没形成共识之前,他就隐瞒着我跟其他人交往,还是让我非常受伤,又花了好多时间才重建两人之间的信任。

开放式关系,建立在你知我愿 

不过从我跟其他人的经验中会发现,A 的情形是非常难得的,因为有这类观念的男女很少,要相遇且互相产生好感是很需要缘分巧合的。

C 却是最常见的状况,且可能造成不小的伤害。我曾听过许多人说,希望两人先在一起,再来花时间沟通、说服对方,但是,如果对方的态度始终无法改变,那你会怎么办?

人是拥有许多不同经验、成长于不同脉络、且价值观不易改变的生物,若是要用到“说服”对方,事实上对方都是无法接受,也没有类似观念的。   

人会想要改变观念大都需要有相当个人的动机,才有可能真正改变自己对某些事物的态度,有人拿爱情去引诱、哀求、胁迫对方改变既有的观念跟作法,都是一种权力关系不对等的展现,以此为基础的开放关系,也不容易维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