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时做该做的事,见该见的人,说该说的话,生活地像行尸走肉⋯⋯如果这是你,你需要看完本篇——试着练习“真实地存在着”!

文|Jojo

转载自公号:KnowYourself(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关注自我和内心,觉察即自由。

前些天和一个朋友聊天,谈到“失去生活热情”这件事。她说自己“虽然也算过得挺好,但总感觉生活中没什么值得期待和开心的事”。

在旁人看来,她确实算是过得不错的:每天按时上班,偶尔做做瑜伽,周末和朋友约会郊游⋯⋯但她说,自己就是没办法产生那种真实的愉悦感,更像是在“行尸走肉”:

“定时做该做的事,见该见的人,说该说的话,彷佛一直是在‘戴着面具’扮演不同角色。偶尔停下来思考时,就会觉得一切都没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生活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这次聊天也激发了我对这种愈发普遍的生活状态的思考。很多人好像过着大多数人都觉得不错的生活,但身边总萦绕着一股莫名的痛苦和空虚感。

事实上,这种空虚感的本质,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而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没有学会“真实地存在”。

最近我读到了一篇研究,刚好回答了这个问题。它讲的就是“真实地存在”对人的重要性(Authenticity in thought, experience, behavior, and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今天我们就藉着这篇文章,来和大家聊聊什么是“真实”地存在,以及我们为什么需要以一种“真实”的方式“存在”在这个人世间。


图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什么叫“不够真实地存在”?

我们生而为人,就作为“我”存在着,但每个人存在的状态却是不同的。当我们说一个人“以一种不够真实的方式存在着”,指的是:

很多时候,他无法真正察觉自己的的感受、情绪、情感到底是什么,也不能理解自己真正的需要和欲望是什么,无法为生活找到目标和意义感。

因为他并不准确地了解自己的需求、欲望,因此无法基于自我觉察,做出清醒而坚定的行为选择。他是以一种“回应外部世界”的方式开展生活,选择那些外部世界认为是好的行为。

而因为不同环境的标准不一样,他们往往为了回应不同要求而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自己”。也是因此,在日常生活中,他可能做出一些前后矛盾、自己也难以理解和解释的行为和选择,并经常感觉自己像变色龙一样,有很多副令自己都感到困惑的面孔。甚至在紧密的关系中,也找不到真实自我的状态。

他可能时而过度自信,时而又过度自卑。在听到那些非抬举的、甚至有些负面的评价时,他通常很难接受。这些情况下,他可能一面很想反击对方,一面又难免怀疑自己,陷入一种无所适从又难以摆脱的情绪。

这种状态,被研究者认为是“不真实地存在”的状态。它会给人们带来很多负面感受。比如:他们可能常常被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缠绕着,严重情况下,他们甚至可能觉得自己像个“活死人”,感到无穷无尽的空虚。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既没有说谎作假,又没有故意在扮演,为什么说这是“不够真实地存在着”呢?

什么是“真实地存在”?

在研究中,Michael H. Kernis 和 Brian M. Goldman 为“真实地存在”给出了如下定义:在日常的生活运作中,可以顺畅地基于自己的真实的核心自我展开运行。

一个人的感受、想法和行为,反映出这个人“真实/核心自我”的程度越高,我们认为它真实存在的程度也越高。

但这种真实存在的状态,在商业社会中并不被鼓励。人们被鼓励“管理”自我的呈现,在短期内可能带来比真实袒露更高的回报。可实际上,心理学家认为,长期来看,真实地存在对我们的福祉更为有利。


图片|Photo by Lucaxx Freire on Unsplash

你会喜欢:《爱的迫降》CP 成真,孙艺珍和玄彬:好的亲密关系,是自我成熟后的果实

那么,“真实地存在”,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呢?

在这篇文章中,Kernis 和 Goldman 也向读者解释了,“真实地存在”在 4 个不同的层面上,各有其意涵:

1. 自我觉察和自我了解(Self-awareness and understanding)

自我觉察和了解,指的是一个人拥有多少关于自我的知识,或者是指有多强的动机去提升关于自我的知识。关于自我的知识又包括动机、感受、欲望,以及对自身的认知(例如自身的偏好和厌恶、优点和缺点、目标和志向、性格特征和情绪状态,等等)。

研究者指出,其实每个人的自我都是复杂的。比如说,一个大多数时候内向的人,也会有他外向的一面;大多数时候感性的人,也会有理性的一面。当这种复杂性没有被自己理解的时候,我们会出现困惑。

而通过自我觉察,我们能够形成对自己的连贯的、多面的认知和身份感。这样做的好处是,当面对不同情境的时候,我们能够自信、自如地调用自身的不同方面来应对。

值得一提的是,自我觉察可以通过冥想、身心运动、书写练习等方式进行训练。

2. 处理和评估与自己相关的信息(The processing of self-relevant evaluative information)

真实地存在的第二个层面,是指不带偏见地处理各种关于自我的“评价性信息”。它指的是,一个人能够客观认识自己,无论是积极面还是消极面。不因为情绪扭曲对自我的认知(过于夸大自我的优势、回避否定性的信息等)。

研究表明,当一个人缺乏安全感和自信的时候,更容易回避关于自身的负面信息,想听到对自身吹捧的信息。而在自信的情况下,则会更好地处理和负面相关的信息。

和自我觉察不同,这个层面更多指的是一个人如何处理“新获得”的关于自我的知识。研究者反覆指出,尽管回避他人对自我的负面评价、更多听取吹捧性的意见,能够在短期内帮我们回避一些痛苦,但从长期来看,这会导致我们对自我的认知并不准确,从而做出错误的人生选择,或者浪费精力和努力。

3. 行为(Behavior)

当人们的行为与自身价值、偏好、需求相符时,他们在这一层面上是“真实”的。

换句话说,他们采取行动既不是为了讨好别人,也不是为了获取奖励/逃避惩罚,而能感到自发地想要去做——这就是行为层面的“真实地存在”。

当然,现实中会有很多阻碍,行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作者特别指出,只要在觉察的层面,一个人是真实地存在着,他能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当下不真实的行为是一种策略,就不算违背了真实性。

同场加映:英国写实插画集:面具一旦戴久了,就拿不下来了

4. 关系状态(Relationship functioning)

在这一层面上“真实地存在”的人,认为在亲近关系中保持开放和透明非常重要。他们想要让对方看到“真实”的自己,同时,也想要看到“真实”的对方。

为了实现这种彼此坦诚、信任的状态,他们更不惧在这些关系中展露弱点。而在面对冲突时,他们也更可能选择表达真实看法,而不是敷衍对方以避免冲突。

研究发现,这种能够允许双方真实存在的关系,至关重要,影响人们长期的心理状态和幸福感。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想,这些看起来都太理想化了。如果工作和生活就是需要我“戴上面具”怎么办?难道只能在“真实存在”和“现实生活”里选一边吗?

在研究中,Kernis 和 Goldman也讨论了这一问题。

他们认为,在不得不选择违背真实自我的情境中,能否意识到自身的想法和行为之间存在冲突,是极为重要的。意识到这个冲突的人,在虚假行动时,也能够睁开一只眼睛看到自己真实的想法和需求。

也就是说,虽然他们在行为和关系层面做出了策略性妥协,在另外两个层次却仍旧是“真实”的。

从这个角度看,“真实存在”是具有灵活性的,它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强迫自己一直用最纯粹的样子去面对世界。而是我们感到自己拥有能够表达真实的自由,并可以根据当下环境而自主地选择是否真实地行动。


图片|Photo by Simon Migaj on Unsplash

为什么要“真实地存在”?

研究者用大量实验结果说明:真实地存在,能带来更健康的心理机能和更高的主观幸福感。

其中,他们还着重提到了“人格功能灵活性”的概念。这意味着,当一个人通过真实地存在,对自己形成了清晰准确、复杂多面的认识,就会获得一种处理多种情境的自信——能够灵活自如地调用自己的不同方面来做出应对。

此外,真实地存在,让我们能够对自我形成客观稳定的认知,从而在现实生活中做出真正适合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在错误的方向和人身上浪费努力和时间。

此外,热衷于亲密关系真实性的人希望他们的密友能够深入了解他们,而且他们非常重视在亲密关系中的真诚不虚伪。这种真实的人际关系是幸福感的有力预言指标。

研究者还特别指出:

“真实性并非没有潜在成本。准确的自我觉察可能是令人痛苦的;与真实自我相一致的行为可能会被他人讨厌;将自己敞开给一个亲密的人可能会带来失望、嘲笑或背叛。

这些和其他会与真实性相关的负面后果,可能会破坏人们的快乐或主观幸福感。换句话说,真实性并不总是令人愉悦的。

然而,重要的是,真实地存在对个人幸福感的好处通常足以抵消这些。当人们真实地存在和开展生活时,人们思考、感受和行动的方式,都会促进人们满足自身需求,并且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图片|Photo by Tron Le on Unsplash

推荐阅读:减少执着、找回内在平静:为什么你该开始尝试“正念训练”?

你可以为“真实地存在”做出怎样的努力?

Kernis 和 Goldman 也给出了他们的建议——正念(mindfulness),这是指一种对个人当下体验、放松而无评判的觉察状态(a state of relaxed, nonevaluative awareness of one's immediate experience)。

正念是一种头脑锻炼。通过这种锻炼,我们能够学习放下对事物、对自己的固有看法,学会“不带评价地看见”。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够开始看到从前有意回避的、关于自己的某些方面;开始愿意听一些过去不愿意听的评价,继而,才有可能处理和从中获得自我的成长。

它是我们了解自己的第一步。一开始,你可能并不习惯,此时,你可以先试着从“第三人”的角度,全方位地观察自己。

要注意的是,此时,你只是在观察,而无需去思考观察到的是好是坏,造成它的原因是什么,或它会带来什么后果。

当你将这些感受原原本本地挖掘出来,你已经是在释放真实的自我,并开始真实地面对自己了。

提升正念需要付出长期的努力,未来我们也会为大家提供更多的练习正念的方法。

必须指出的是,“真实地存在”并不是件能够一蹴而就的事——我们要为了觉察自身而有意识地做出努力;要忍耐面对自身缺陷时剧烈的不安全感;要在一些时候与现实对抗,坚持自己核心自我想要选择的行为;要在关系中坚持突破重重脆弱感,突破对方的防御,走向两个人真实的内核。

它的确很难。然而,当我们这样做,我们能够真正体验到“我”的存在,并以自身本来的样貌去思考、去感受、去行动。也只有在这些时候,我们才能从根本上获得一种满足感——生而为人,我们都有感受到“自我”真实地、活生生地存在的需求。

我们求而不得的生活意义感,首先是通过这样真实地投入生活开始的。只有当你“真实地存在”的时候,你和生活才建立了足够深入和真诚的链接。生活会用它独特的方式给予你回报。

愿我们不会将一生都花费在漂浮奔波上,而是怀着对生活的喜悦和热情,全情投入到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