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时后会觉得难以原谅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但如果就这么算了,却又觉得对自己很残忍——但其实“宽恕”是给自己的礼物。

宽恕是给自己的礼物

如果你受到父母、伴侣或朋友的严重伤害,你第一时间可能会出于本能来做反应。你可能会想让对方付出代价,甚至想要报仇,又或是彻底逃避对你造成伤害的人。

如此一来,你很有可能会一直带着伤痕或复仇的念头。长大后,我几乎都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对待我的父亲。

当我十岁而我妹妹九岁那年,爸爸一如他打从离婚以来所做的那样,在阳光灿烂的圣诞节早晨来接我们。当天一整天的计画是要带我们拆圣诞老人送的礼物,还有享用美味的食物。但当我们跳上车时,他却告诉我们,说他准备了一个特别的惊喜——我们要去旅行,一场真正的旅行。

在前往机场的一小时车程中,我脑海中的思绪奔腾。这趟旅程没有打包好的零食、牙刷、我们最爱的绒毛动物,以及最重要的——妹妹的安全毯。我知道妈妈绝对不会让我们在不带任何行李的状况下去任何地方过夜。

我意识到,爸爸是计画再度报复妈妈,谁叫她竟然敢离开他。

我思考着,是否可以故意发脾气来阻止他,但是我们已经飙上高速公路了,没有红绿灯可以让我跳下车来逼他停车。我陷入了一阵孤立无援的恐慌,身体变得僵硬无比。我密切注意着爸爸,他也知道我发现了。我们的眼神在后照镜中对峙很长一段时间。我感到很无助,无法制止他对妈妈的残酷对待。

之后那几个星期,我们探望了远方的亲戚,被困在父亲报复性的威权掌控之中。我将那次事件称为“圣诞节绑架”,对我本身、我妹妹和妈妈都是一个转捩点,我们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宣泄不安的情绪。

看到我们回来后,妈妈立刻给我们一个紧紧的拥抱,她明显地松了口气,却让我们吓到差点喘不过气来。

从那时起,她对我们的保护变本加厉,让我们没有喘息的空间,以致于我们到了青少年时期就开始变得很叛逆。我永远无法责怪我的母亲,但是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原谅我的父亲。


图片|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

宽恕的自由

每当讨论到过去的痛苦,我们总免不了要面对一个问题:你如何宽恕已经伤害或背叛你的人?有时会觉得难以原谅,但选择另一条路却又对自己很残忍。

怀着怨怼、愤怒或复仇的想像,会让你陷入不舒服的两难:让痛苦的故事历历在目,代表着你继续将力量浪费在伤害你的人身上;然而,决定宽恕并往前走,就好像要破坏原先认同的自我身分,这是精神层面上一种恐怖且血淋淋的小规模死亡。这就是我们抗拒宽恕的主因:怕自己会支离破碎。

然而重点在于,这种抗拒是你明智过人的情绪雷达所要给你的警惕,告诉你必须有所改变,才有可能产生新的认知,前提是你必须朝它走去。

或许一切正如拜伦.凯蒂(Byron Katie)所说:“如果你想找到出路,必须先走进去。”像同情心本身一样,宽恕会督促你练习回头去看你不想面对的事物,给你一个蜕变的机会。

以同情心检视过去的伤害,必须有效地运用善良的视角。你可以藉由过去,勇敢地重新认知到“自己是谁”以及“现在的你想成为谁”,而非被过去束缚,如此一来,你便找到了自由。

因为在自我保护的意识深处,你一直害怕释放的,其实是坚不可摧的美丽灵魂,你的内在不停地想要散发耀眼的光芒,它需要你的爱和善良,也需要你的原谅。

延伸阅读:放下愤怒的六个练习:宽恕,就是不再希望过去可以改变

宽恕能拯救自己

宽恕并不是出自于别人说你应该这样做,所以你才去做。“赶快走出来”或“向前看”这些话让我们觉得无益、愤怒和羞愧。

实际上,很多人还是会误解宽恕的意义:要求放过加害者,让他们重回你的生命,意味着必须忘记发生的事情,或是阻断你本身的感受。

这些事情都不是原谅的必要条件,尽管其中一些是因为原谅而产生的。

事实上,宽恕甚至不代表你需要告诉某个人你原谅对方了,因为宽恕不是为另一个人所做的,相反地,这是你可以对自己最友善的方式。

当我们陷入愤怒和怨恨,反覆思考过去的错误时,负面情绪就会累积,进而产生慢性压力和痛苦。我们可能过于强调自己即将或已经成为受害者,因此失去修复、培养和建立健康关系的机会。

实际上,过去的苦难与我们现在的经历常常纠缠不清,因为我们会用过去的眼光看待当前的情况。研究表示,怀有积怨、怨恨或仍然无法宽恕的人,会不断地经历痛苦,他们的人际关系受到伤害,负面情绪持续存在,健康状况也可能恶化。从人生的决定到日常互动的每一件事情都可能受到影响,因而造成长期性的焦虑。

懂得宽恕的人,会让过往的伤害留在过去,才能拥有更健康的人际关系,变得更加快乐,并且享有更健康的身体。当你以良善的眼光看见坚持愤怒对你无济于事时,宽恕便可能成为你的选项。

了解自己并非孤军奋战可能也有所帮助。

你的处境或许是独一无二的,但所有人都有感到痛苦、背叛、被排挤和孤独的经历。人类的经验已经证明任何宽恕都是可能的,无论有什么样痛苦的经历:失去孩子或所爱之人、遗弃或排挤、不忠诚的背叛、殴打或强奸、盗窃或诈骗、癌末诊断或误诊⋯⋯任何讲得出来的罪行,人类都有经历过。

因此,只有当你开始感到安全并且成为人类的一份子时,才会创造出新的故事,透过充满善意的视角,注入全新的开始。拥有自由、正直、自我同情、创造力和喜悦,这些都是我们宽恕他人所能获得的报酬。


图片|Photo by Tim Mossholder on Unsplash

同场加映:《王牌冤家》的失恋课:忘记与原谅,不一定是向前走的方法

善良的练习:让你获得自由

史丹福宽恕计画(Stanford Forgiveness)的共同创办人弗雷德.拉斯金(Fred Luskin)排除人们普遍的误解,将宽恕定义为“当下可以感受到和平或谅解的经历”。宽恕是一种内心的经历和选择,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努力。拉斯金在他的作品中表示,这是一种可以训练的技能。

珍妮特.康纳(Janet Conner)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也是《莲花与百合》(The Lotus and the Lily)的作者,她提供了特别有效的练习,使我们能够重新建构宽恕的整个概念,并藉此建立自己的能力。以下分享她提出的两个方法:

1. 解开心结:

这个简单的练习呼应了希腊对宽恕的定义,意思是“解开心结”。康纳建议用“我解开心结”代替“我原谅”。试着套用在你曾经历过的其中一个伤痛,看看简单地改变词语会发生什么事:

我解开与〔伤我之人的名字〕的心结。

我解开〔伤我之人的名字〕对我造成的〔有害情绪,例如愤怒/失望〕,并选择〔有益行为,例如解放/喜爱/赞赏/尊重〕自己。

2. 释放囚犯:

这项练习能够激发你的想像力来解开心结。你可以利用冥想或写日记来练习形象化的事物,在康纳的网站上也能找到完整的形象化练习。以下是我所修改的版本:

想像一下,你正走进一座地牢,试着建构出所有逼真的细节:潮湿且阴暗的楼梯间、闷热且稀薄的空气,诸如此类。

面对通向地牢的沉重大门,拉开门后走进去,环顾整个环境,检视一排排关着囚犯的牢房,总共有多少个牢房?

走去第一个牢房看看。你囚禁了谁?是伤害过你的人还是你曾伤害的人呢?只有你自己知道是谁。请看着囚犯的眼睛,打开牢房的门,然后让囚犯离开。没有讨论,没有重述历史,没有责备,没有接受道歉或给予道歉的期望,只需要引导你的囚犯出去,告诉他:“你自由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走到下一个牢房,看着这名囚犯,然后引领这个人出来。重复一遍:“你自由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对于被关在你内心地牢的每一个囚犯都重复同样的作法。

当所有囚犯都走了之后,请巡视四周,你会发现还剩下一个人——你自己。你让自己也成为了囚犯,也许已经关了很多年,或许是所有人之中待得最久的。请打开这个牢房,对被囚禁的自己说:“你自由了,可以离开了。”

当你的监狱空无一人时,请看看周遭,牢房一间接着一间开始瓦解,墙壁被粉碎殆尽。整个空间接着充满了温暖、爱意、疗愈的光线,从悲惨的地牢变成充满爱意的世界,空间变得更加广阔,并且注入新鲜的空气。请深呼吸后温柔地说:“谢谢。”


图片|Photo by Denny Müller on Unsplash

你会喜欢:减少执着、找回内在平静:为什么你该开始尝试“正念训练”?

当你发现自己陷入痛苦的情景之中时,就可以进行这个美丽的练习。你可以选择在可信朋友或辅导员的协助下进行,因为他们通常能提供你足够的安全感。

安.拉莫特(Anne Lamott)有一个可爱的概念,她称之为“宽恕之苗”(forgivishness)。她写道:“在童话故事中,你经常不得不离开自己开心长大的地方,前往充满痛苦的恐惧之地,寻找被偷走的东西或者对抗占领地方的坏人。那些微小而特别的时刻所引发的变化,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融入我们的生活之中。”

当我们面对痛苦的根源时,宽恕之苗总是零零星星地出现,当你接纳它时,你可以友善地对待伤痛引起的感觉、情感和想法,而不会感到不知所措,让你可以对自己受伤和损坏的内在部分施加一些温和的同情。这种朝向善良视角的做法,能够帮助人们从伤害中恢复过来,我和父亲的关系就是其中一例。

圣诞节绑架事件的几十年之后,我最后一次和父亲坐在一起,内心感到一片安宁。我们轻声吟唱着一些怀旧情歌,像是佩西.克莱恩(Patsy Cline)和强尼.卡什(Johnny Cash)的歌。

沉默不语一段时间之后,他轻声说道:“有妳们两个女孩是我遇过最棒的事情。”那是一个微小而特别的时刻,纯洁而富有满满的爱。因为经过内在的努力,我已经原谅了他,所以我欣然地收下这份临别之礼。

反思

宽恕即自由,当我解开情感的心结时,便能发自内心迎接爱和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