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女性在成长过程中,没有机会大展身手,又有些人是成功而不被认可。长久下来,赞美变成了虚幻而非肯定。

文|苏予昕

当我们(尤其是身处东方文化里的我们)听到别人夸赞自己时,几乎都会反射性地回应:“没有啦~你过奖了!”但同样的回应里头,心理层面的感受却大不相同,如果你偷偷暗爽,那你可能只是有意识地在表达谦虚,符合文化规范;如果你的内心已经开始尴尬、不舒服,甚至想要逃,那你就可能是所谓“冒牌者症候群”(Imposture syndrome)的一员了。

别惊慌,有冒牌症的人比你想像的还要多,至少前美国第一夫人蜜雪儿欧巴马(Michelle Obama)、饰演妙丽的艾玛华森(Emma Watson)与脸书前营运长雪洛珊伯格(Sheryl Sandberg)都在书中、演讲中表示自己有这样的症头,所以你并不孤单,这是一个极为普遍的现象。(推荐阅读:“他们称赞我,只是场面话吧”冒牌者症候群: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够好?


图片|来源

冒牌症是性别议题?还是社会议题?

聪明的你可能会发现,哎呀,怎么尽是些优秀的女性有冒牌症?因为这个社会较鼓励男性追求成功,女性多半被期待当个“背后的那双手”,辅佐、顾家、安静的角色,所以当女性试着活出自己、发挥天赋时,得经常面对许多否定与质疑的声浪。

像是父母会灌输女儿“嫁人”比“工作成就”来得重要,我曾在国外认识一帮攻读研究所的日本女性,她们的志业就是“进入大商社,找到好夫婿,然后当个贤妻良母”,所以赴海外读书、拚命工作的目的,就是成为“某个优秀男人的家后”。当时听见这说法简直让我惊呆了,但回到国内,我也不时感受到台湾女性不敢成功的现象,包括我自己,曾在可以当班长的时候,自愿当“副班长”,比较安全,也比较符合同学对我的形象期许。(延伸阅读: 性别快讯|东京医大丑闻延烧:怕妳婚后离职和怀孕,入学考对女性扣分

与其说冒牌症是性别议题,我会说它是社会议题,社会大众如何定义性别,以及长辈如何教育孩子,导致孩子从小内化了“成功只是运气好,不是因为我的努力和优秀”这样的观念,所以第一步要先自我检验,过去哪些经验、话语让我们收下了“我不够好”的信念,是爸爸的一句话?妈妈的一个眼神?老师的放水或指责?老板的意有所指?请记得适时地清理这些声音,它本不属于我们,花点时间让它慢慢离开我们的身体与心灵。


图片|来源

你其实害怕成功和幸福到来?

说到咪酱,很难不被她精致的五官、妆容与穿搭吸住眼球,咪酱正在经营一家规模不小的网拍公司,每次直播卖衣服的神情总是充满自信,无法想像在我面前的她却蜷缩成一团毛线,痛苦地理着纷乱的思绪。

“我觉得还是卖给别人经营好了,其实这样也赚够了,好像回到一般公司去上班比较妥当”,原来最近有集团跟咪酱接洽,想以低价收购公司,他们试着说服咪酱网拍只会越来越竞争,敌不过大集团,不如现在脱手求得一身轻。

显然咪酱相当不愿意卖,但似乎无法停止这个恐惧的感受,从胃部翻搅到喉头,我请她记住身体的感觉,闭上眼睛,回朔过去有没有哪些时刻也出现这样的翻搅。

咪酱立刻想起国小五年级时,当时班上正在策划园游会摊位,咪酱提出一个好点子,叫做“恐怖故事屋”,前来的人都可以免费抽一个故事,但抽到的故事只有前半段,最精彩的真相要花五十元代币购买,再送一根冰棒让你压压惊,这个点子在园游会上大获全胜,让咪酱的班级赚了当天最多的钱。

咪酱开心地回到家,等不及地跟爸妈分享,结果只得到一句:“这么爱钱,以后看谁敢娶妳?”咪酱说,她的家人常习惯性用否定句回应她的成就:“不要笑地那么放肆,别人会讨厌妳”、“为这点事儿就开心,能成什么大器?”、“妳就只是会耍点小聪明而已”、“长得漂亮就够了啦,太厉害男人会怕!”这些话语不但让咪酱在经营事业过程中充满矛盾,也让她在爱情中无法信任对方,每段感情谈不到一年就草草结束,总是担心被对方看破手脚,看破在这个皮囊底下,一无是处的自己。(同场加映:惯性拖延,可能是你害怕成功:治疗拖延症的四个方法

这个“公司到底要卖不卖”只是咪酱最浅层的议题,其实卖与不卖都很好,重点在于我们是否把做决定的权力,拱手让给了恐惧感。

当咪酱瞭解,长久以来她内化了“我配不上成功与幸福”的信念,重新开始客观地审视自己、接纳自己的所有面向,就能逐渐解开冒牌者的团团死结,张开双臂去享受生命里的每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