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所经历的教育,使得在生活职场上,选择将自己的愤怒、伤心、恐惧转化成一句“对不起”,久而久之,这些道歉的习惯,转变为自责与伤害,不断地削弱女性的自信心。

“抱歉我刚刚在开会,所以没有接到电话。”
“不好意思,我那天没有空。”
“对不起,是我没有表达清楚,让你误会。”

你曾算过,自己一天说了多少次抱歉吗?在上班时,我们三不五时就向同事主管道歉;回到家,我们因为让家人失望而道歉;和朋友吃饭,我们因为自己的时间乔不拢而道歉⋯⋯有时候“对不起”已经成为你的起手式,尽管很多时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而道歉。

2020 年,女人迷做了“女力大调查”,3/8 公布调查结果,在职场满意度上,有近四成的女性表示没有获得成就感,而其中有 46.8% 的人认为与自己“习惯性谦虚和退让”有关。其实不论是职场,女性在家庭、关系里,往往习惯性地退让与道歉,也倾向表现得谦虚、自卑,这可能造成的结果,是女性的成就容易被埋没,不被社会看见,以及,自己也不容易肯定自己,倾向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延伸阅读:2020 年女性怎么看自己?女力调查:近四成职场女性没有获得成就感

我们没有来由地道歉,接着,我们为自己被骚扰而道歉

过去有不少研究在讨论男女之间的道歉方式,例如 2010 年美国心理科学协会出版的期刊《心理科学》,当中让大学生连续纪录自己 12 天内道歉的次数,以及纪录他们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需要道歉,研究人员也追踪这群人,了解他们觉得什么时候他人欠自己一个道歉。

数字结果显示,男女皆有 81% 的时间认为该为自己的冒犯行为而道歉。但是这项研究的另一个结果表示,女性道歉的门槛比男性还要低,例如半夜打扰朋友睡觉,女性会认为自己欠朋友个道歉,反倒是男性不认为这件事情需要道歉。

这项 10 年前的研究点出了女性更容易为自己的所做所为道歉,而来到 2020 年,我们仍旧看见多数女性习惯在生活职场上道歉——尽管女性没有感到抱歉的必要。

然而,是什么原因让女人更习于对这个社会道歉?

当回忆童年,可以发现,社会教育女性学会臣服、顺从、忍气吞声,女性被期待要能承接情感劳动(Emotional Labor),在家庭里需要温柔体贴,在职场上要能成为软化紧张情绪的角色。对于他人无心的玩笑话,女性必须忍耐;对于不当的言语骚扰,女性必须视而不见。同时,社会让女性承担“保持和气”的责任,今天被暴力对待,是因为她不乖乖低头,这也间接传达一个讯息:女性必须服从、取悦他人,才能保住自身的安全。

性别力专访纪录片导演贺照缇时,她提到自己曾遭到性骚扰的经验,并且在当下决定反抗和追击加害者:

“因为我能够想像⋯⋯如果我去疑惑是不是我不对、太暴露、太不检点,如果我去反省我自己,不把怒气说出来,这件事会影响我非常久。因为那是女性自我解释为道德犯错者。”
“所以我觉得性别教育很重要,第一我知道我是安全的,我必须做出反应,做出反应不只是展现身为一个女性主体,还有就是——我不会继续伤害我自己。”

女性所经历的教育,使得在生活职场上,选择将自己的愤怒、伤心、恐惧转化成一句“对不起”,久而久之,这些道歉的习惯,转变为自责与伤害,不断地削弱女性的自信心。延伸阅读:最温柔也最残忍,少女的 18 岁青春:专访《未来无恙》贺照缇


图片|Photo by karolina skiścim on Unsplash

当你停止道歉,会感觉自己更有力量

演员艾咪舒摩曾经在《艾咪舒摩的内心世界(Inside Amy Schumer)》中,模仿女生在日常生活中不断道歉的模样:当别人叫错你的名字,你会先说声“抱歉”然后指正;当你不小心抢了其他人的话,你道歉;当别人误会你的意思,你道歉⋯⋯。

“我发现,自己总是习惯用‘sorry’开始一个句子。当我停止道歉,我感觉自己很有力量。”——艾咪舒摩

不说无意义的抱歉,是让力量回归自己,你能够据理力争,你能够停止自我责怪。如果你希望能找会自信,不妨从日常生活开始,练习用其他词汇代替对不起、不好意思,保持礼貌不代表你需要道歉:例如,你想要修正别人的话,可以以“我想要补充一点”开始;如果想要在信件里道歉,你可以改说“谢谢你的提醒”。

如果你怕自己又无意识地开始道歉,可以请家人朋友一起提醒。每天做些小练习,纪录自己说抱歉的次数,有意识地去减少无意义的抱歉,慢慢找回自信。

你要记得,承担起自己应承担的责任,而不需承担的,也别往自己身上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