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人问他,要怎么教出一个像唐凤那样的天才?唐光华回答:“大人太常自以为是,我们不该总是把持着权威,自认站在高处。”

唐凤从小就是个特别的孩子,父亲唐光华、母亲李雅卿深知此事,教养小孩,他们只透露了一个诀窍:“凝视每个人的独特性。”

唐光华像个修行已久的僧人,走在淡水文化园区的红砖老仓库边,步子踏得极缓,话也说得极慢。女儿唐凤,最近(2016 年)才刚确定要接任行政院数位政务委员,作为一个父亲,他似乎没半点意外。“一开始,我们家族里的亲戚们,多少有点担心,怕那个环境复杂。”

尊重孩子的选择 “我们不该总是自认站在高处”

唐光华顿了会儿接着说:“我马上转念,我告诉她,只要她跟林全谈过,认为自己可以贡献所长,就接受无妨。”这种“转念”,是唐光华的老习惯了。常常有人问他,要怎么教出一个像唐凤那样的天才?唐光华回答:“大人太常自以为是,我们不该总是把持着权威,自认站在高处。”

他和太太李雅卿一路伴随着唐凤、弟弟唐宗浩成长,唐光华不仅是教导的那方,也是学习的一方,“每个孩子都不一样,生下来都是恩典!”


唐凤从小天赋异禀,母亲李雅卿(右)坚持以顺性的教育方式陪他成长。(图片来源|唐光华提供)

唐光华曾是《中国时报》副总编辑,现在则是个实验教育者。此刻,他的神情却像个哲学家,若有所思。回忆起与两个孩子一起度过的时光,唐光华想起苏格拉底的名言:“我知我无知。”直至今日,唐光华都像从前一样,不时与唐凤坐下来,面对面谈天,进行“苏格拉底式”的对话。

唐凤是世界知名“黑客”,也是程式天才,但她不是冷冰冰、虚拟、抽象的资讯处理器,她的“人文关怀”让人印象深刻。唐光华也一样,活脱脱就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典范。推荐阅读:“无性别”入阁!我眼中的唐凤:给自己一个想要的名字

谈起“怎么教唐凤”,唐光华先从自己的生命经验说起,“中学六年,我觉得我经历的教育,是一场噩梦。初中时,老师重成绩,教室里充斥着木板打屁股的声音。到了高中,我念成功中学。”他和作家小野、工运领袖郑村棋是同学,“但整个学校弥漫着升学主义,我过得非常贫乏。”

“直到读到政大,我才经历了精神上的启蒙。”唐光华当年念的是政治大学政治学系,“我们延续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传统,我印象很深,当年我的老师吕春沂,曾是白色恐怖受害者,他告诉我们:‘不能当个yes man!’也告诉我们,‘要做个独立的个体。’”

唐光华醍醐灌顶,每天沉浸在存在主义哲学、尼采、齐克果、沙特、卡缪等哲学巨匠的着作之中。“从那时候,自由就成为我最坚持的价值。”

后来他为了研究民主运动,到德国攻读博士,认识了许多中国流亡分子,带着唐凤与他们讨论民主自由。

开放阅读与对话 “从小爱看我的书 民主运动也不例外”

对唐凤来说,“自由派”的父亲也无形中影响了她的思惟理路。唐光华笑说:“我的书很杂、很多,唐凤从小就爱看,那些关于民主运动,美丽岛的也不例外。”唐凤小时候,有一次坐计程车,和运将聊起政治,满口“党外价值”、“民主原则”头头是道,“最后司机把我们送到目的地,一毛钱也不收。”

唐光华深厚的哲学底子,也让“苏格拉底式对话”成为可能,作家杨泽出版的《纵浪谈》,就收录了唐光华与唐凤的对谈,其中一段,唐光华问唐凤:“记得你十岁那年,在德国有一次我们谈到牛顿和爱因斯坦。当时你对牛顿有很大的批评。”

唐凤回答:“不是很大的批评,是很大的偏见。”牛顿当年有权有势,曾经仗着自己地位,打压哲学家莱布尼兹,唐凤不以为然地说牛顿是“整死莱布尼兹”。唐光华热爱自由,唐凤也跟着培养这种信念,唐光华难忘他们一家子,在家里大声唱着歌曲〈美丽岛〉,“想到那个场面,我就非常感动!”

唐光华理性、李雅卿感性,但两人都相信,不能遏止孩子探索世界的欲望。李雅卿曾说:“我不知道怎么教小孩聪明,但我是知道怎么把孩子变笨。你讥笑他、不理他、叫他闭嘴,就可以把一个原本聪明的孩子变笨。”

唐凤不是一般的孩子,从小身体不好,头脑却异常聪明,唐光华夫妻,以自由顺性的态度,让唐凤在家庭中少了权威的压迫。但她却在学校教育吃尽苦头,让唐光华和李雅卿面临巨大挑战。


唐光华(左 2)、李雅卿(左 3),一个理性、一个感性,对唐凤(右 1)与弟弟唐宗浩(左 1)皆采取开明教育。(图片来源|唐光华提供)

唐凤曾因遭到霸凌,拒绝去学校上课。顺性教育的李雅卿,希望让唐凤休学;理性派的唐光华,认为唐凤应到学校克服困难、反求诸己。为了休学事件,唐家爆发家庭大战,夫妻常争执。

倾听孩子的心 “我们要凝视每个人的独特性”

唐光华到德国念书,一方面是有求知的渴望,另方面也是因为这场争执。唐家奶奶对“休学”一事很不谅解,唐光华出国后,李雅卿就能暂时带着孩子离开大家族,暂时远离风波。李雅卿一个人带着孩子,终于让唐凤再度站起来,走出自己的路。

“后来我才体验到,面对生命时,他们是如此独特,理性、概念反而像是傲慢与偏执,生命远比概念还丰富。”唐光华说。而那些僵化的、功利的学校教育,自以为是的父母跟老师,却仍迷信权威,李雅卿认为,教育应该有所突破,让孩子有更好的成长环境。

一九九四年,李雅卿为了她的教育理念,创办了种籽学苑,担任种籽学苑第一任校长,后来创办及主持台北市自主学习实验计画,也是自主学习促进会发起人。两人在实验教育、自主学习的路上一同迈进。李雅卿的父母现在已近百岁,她暂时隐退照顾长辈,唐光华却仍在网路上建立起“乐观书院”,热情至今未减。

唐宗浩如今也加入父母行列,推广“自主学习”,“对我来说,做教育、自主学习,就是希望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主体,重新认识自己,在社群中找到真正定位。父母与孩子可以一起成长!”推荐阅读:无性恋者告白:像我这样的人,是性别教育存在的理由

唐光华这天下午约了一个信奉“自学”的家长詹爸见面,詹爸热情如火,对教育充满热忱,他说到激昂处,“有时候,小孩要做一些事,你要禁止他,不用告诉他为什么!例如吃饭不能吃得乱七八糟,这没有理由,但是不行。”他连珠炮似地说下去。唐光华说话慢,却趁着詹爸换气,得体地打断,“我觉得还是要告诉孩子们为什么,也要听他们说为什么。”姿态柔软却坚决,“我们要凝视每个人的独特性。”这便是他教导唐凤,坚持的信念。

唐光华
出生:1951 年
经历:《中国时报》执行副总编辑、台北市自主学习中学实验班兼任教师、文山社区大学校长、乐观书院青少年哲学俱乐部主持人
学历:德国萨尔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政治大学政治研究所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