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被害者家属在司法程序的被漠视、来蹭热度却没有诚意的名人等煎熬,王婉谕仍然坚持为了自己的信念努力。

文|陈德愉

先看专访上篇:专访王婉谕:如果参政,可以比只当受害者好


小灯泡案发生后,许多过去不曾在王婉谕生命中的人,一个接一个出现。图片|张家铭 摄

可以想像,这三年来“受害者”的身分和心情是如何折磨着这一家人,眼泪,不停地流着。

桌上摆着面纸盒,王婉谕抽出一张面纸,擦擦眼泪,娓娓道来这几年自己的转变,讲着讲着,眼泪又涌出来,一张面纸湿透了,再去抽一张。

“我连交通违规都没有过。”“事情发生后,义务律师打电话到我家说可以来帮忙我,我还问她,有需要吗?”她以为,犯人都已经抓到了,事情不是就已经结束了吗?殊不知,这才是漫长的法律路的开始。

“这几年,我经历了许多事情……。”许多过去不曾在她生命中的人,一个接一个出现。

现在的王婉谕,“本质上还是我,但是变成一个不冷淡的人。”她说,“以前的我看到别人跌倒会关心,但是我会觉得,反正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一切改变,都是因为那一天。

正义、官僚、​司法与被害者距离 甚远

“那一天,(小灯泡被杀害时)我是一面拉住被告,一面大声呼救的,在那几分钟间,我可以感觉到有车子停下来看看我,然后又开走了。那一刹那,我感受到被‘冷淡对待’了!”

“以前,那些高官、政治人物,我觉得是离我很远的,跟我有距离的,但是他们(事情发生后)会来抱抱我、握握手。”(去家里慰问)

这些远在天边的人一旦近在眼前时,感觉更差,“比如说,有(大官来慰问)时说,这事情发生在巷子里——可是,不是啊!这案子是发生在大马路上;又或者是来到我家,但是叫错孩子的名字。”

接着,王婉谕亲身体验司法的煎熬,“第一次开庭,检察官问我对量刑有什么看法?我说,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被告)怎么了,我怎么能提出看法呢?”刹时,检察官愣住了。


因为小灯泡案,王婉谕亲身体验司法的煎熬。图片|卢礼宾 摄

“我们(的司法制度)很容易遗忘被害人,我明明是整件事情里最重要的人,譬如说,开庭的过程里,法院发新的鉴定报告给被告方、辩护人与检察官,但是完全没有给我们,到最后想到还有被害人,才问律师,(我们)要不要表达意见,我们才有机会说要看证物。”

她告诉我,王景玉被起诉,“还是媒体告知我的。”延伸阅读:“幸存者”沈月:施暴者强奸他、社会漠视他、司法伤害他、舆论杀了他

忍恸回顾凶嫌历程 瞭悟恶的成因才能治罪

2016 年 11 月王婉谕获总统府邀请,参与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她压抑悲伤,抱着很大的期待去参加,却得到无限失望。“在漫长的开会后就结束了,也没有追踪,”王婉谕说,“只是浪费时间。”

王婉谕不支持死刑,也不同意废死,她的理念,就是人类对“罪与罚”的理想,“在审判的过程中,他(被告)的生命史能够被了解。”

她确实尽可能地去了解王景玉了,阅读所有案件相关的报告与资料,对于一个孩子被杀死的母亲,那种痛苦与煎熬,难以想像。

“我先生一拿到(报告)就看,我⋯⋯。”她轻声说,“就准备好,才看。”

然后,王婉谕看着我,停了半响,开口说了一句让我愣住的话——

“当我跳脱自己的身分时,觉得他(王景玉)还满可怜的。这个人从小到大是发生了无数的问题,但是都没有被接住。”

“过去的成长经验让我知道,我是一个好好地被对待的小孩,小孩被善待,就可以变成一个好的大人。(所以我想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变成这样?”

“如果我知道问题在哪里,才能解决(未来的社会问题)。”推荐阅读:《我们与恶的距离》:杀人犯的故事,需要被社会所理解吗?


王婉谕尽可能去了解王景玉,阅读所有案件相关报告与资料。图片|张家铭 摄

政治能做更多 “欧巴桑”点亮她的光与热

王婉谕侃侃而谈,挂着泪,但是展现的是无比积极正向的人生观——相信人性本善、相信努力就会有进步、相信这个社会与自己拥有相同价值。

这几年来,许多陌生人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给她鼓励,“许多孩子不在了的网友,会和我分享、安慰我。”她参加“大脚小脚自学团”,认识许多勇敢的妈妈,“有一个孩子,因为打疫苗引起副作用,而成为身障。”她说。

王婉谕特别告诉我,自己深受新北市鹭江国小老师翁丽淑的鼓舞,翁老师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也是罕病儿的母亲,她长期关注性别议题、弱势团体及教育,曾因带学生参观郑南榕纪念馆,被议员质疑。去年,翁丽淑参与由自学妈妈组成的“欧巴桑联盟”,参选新北市议员落选。


王婉谕表示,自己深受新北市鹭江国小老师翁丽淑的鼓舞。图片|苏郁晴 摄

我在王婉谕的脸书上看到,她为“欧巴桑联盟”助选。她告诉我,那是她第一次这样积极地参与“政治”,“我的生活里本来没有这些人,”王婉谕说,“他们比我更辛苦、更不容易,但是,他们的行动鼓励了我,让我更勇敢!”

访谈过程里,王婉谕的眼泪没有干过,我觉得自己开口问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用刀子割她的心;她一边擦眼泪,一边告诉我,这几年的经历让她知道,“政府不是没有资源,政府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推荐阅读:《我们与恶的距离》:大结局后,真实日子还是要过

采访结束后,王婉谕还要与竞选伙伴继续开会。我看到她擦干眼泪,抿着嘴巴,一脸坚决地坐在会议桌前,下雨的冬夜冷得刺骨,但是王婉谕头顶上的灯泡亮着温暖的黄光,整个包覆了她。

小灯泡,在这里永远亮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