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为你介绍三类羞于启齿的家庭梦,包含梦见家里出事、家人死掉、与家人做爱,看看其中究竟有什么意涵!

你昨夜做梦了吗?常见的情况是人们说:“我昨天有做梦,但我忘了”,但这句话也可能只是一句谎言,好比人们作了有违道德且羞于启齿的梦境,而且对象就是家里或身边的家人!

早于 1900 年,精神分析始祖佛洛伊德就于《梦的诠释》(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中记载了不少这类与家人相关的梦,时至今天,哈理斯我也同样能从日常生活或心理谘商工作中应用佛洛伊德的创见,为人们诠释梦境。

释梦的层次与原则  x 三个梦例

精神分析的释梦,跟坊间找本《梦字典》查看“梦到 A=?”或塔罗类解梦小摊“你的梦在告诉你⋯⋯”都不一样,因为它是一套有科学逻辑的心理学过程,一个实现愿望的心理学:

梦的内容是一个愿望的实现,其动机是一个愿望。

Thus its content was the fulfilment of a wish and its motive was a wish.

但愿望的表达有许多形式,它至少能分为四个层次:

1. 梦如其所是

比如梦到吃蛋糕,很可能代表睡前你真的有吃蛋糕的愿望,但这种毫无修饰的梦,基本只发生在天真无邪的小孩子身上。

2. 梦的象征性

梦中有些典型的元素能作出象征的解读,比如尖锐的东西与男性有关,收纳的家具和女性有关,梦到大海或水池与出生有关,小动物或害虫常与手兄有关。

3. 梦的伪装性

佛洛伊德主张几乎所有梦的元素都是愿望伪装的结果,因此,释梦需要梦者对梦中元素逐一作出自由联想,这些由梦延伸的想法才可能包含构成梦的思绪(dream-thoughts),藉此作出解密。

4. 梦的当下性

人们不只起床后会对自己梦过甚么作出一些修饰,更会因应向谁而说这个梦再作出一些调整,因此,梦的意义与愿望的对象其实会根据情境脉络而变化。推荐阅读:梦境分析:经常梦到自己飞翔或坠落,是什么意思?

由此可见,精神分析对梦的诠释工作十分复杂,当中涉及(1)聆听梦以后的“推论假设”,(2)向梦者作出“假设性诠释”,(3)并经由回应或后效之“证据论证”,三个步骤。而精神分析心理工作者的聆听、推论和诠释能力,当然是个复杂的养成过程。

多说无谓,下面为大家介绍三类羞于启齿的家庭梦:梦见家里出事、家人死掉、与家人做爱。


图片|来源《梦的诠释》作者佛洛伊德

天啊!我昨天梦到“家里出事”的梦

梦见家里出意外的梦,一般都被长辈视为坏兆头的恶梦,可能预示危险逼近,而要到宫庙拜拜求福消灾。但请先等等!因为事情可能跟大家想的十分不同。

案例一:有一个女士在梦中看着自己位处三楼的家,有一把声音告诉她“三楼以上因火灾过后,都在装修”

在联想中,那位女士想到自己正在生病发烧,这证实了房屋象征身体一事,而且她已经快生病三周了,所以“三”转换成楼层数字,这个梦大概是反映了女士对自己会生病三周以上的担忧。

然而,在进一步的分析下,她回想起小时候的旧家就是住在三楼。在某一个病重的晚上,是父亲把她抱起往楼下跑,送去医院的急诊。这时候,我诠释说:“妳最近应该在渴望某个像父亲一样强而有力的男性来照顾。”

她立即涨红了脸,说自己的确有过一个想法或愿望:“如果自己病超过三周还没康复,就会跟公司请病假,会不会引来某位男同事的关注和怜爱,去她家探望和照顾她?”

这时候,我们回到梦的细节,她才说到那个房子的外观跟现实的长得有点不同,就是原本凸出的阳台不见了,只剩光滑的外墙,这就更验证了佛洛伊德认为墙壁光滑的房子常常象征男性一事。女士的心,确实是看着一位男性。

因此,“梦到家里出事”并不等于“坏兆头”,因为要解读一个梦,先要仔细了解梦中素材的来源,来源如何转变成梦的机制与方式,这是十分费工费时的!而且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师还要对梦者有一定的了解,才可能越准确地作出推论与诠释。换言之,读者若梦到家里出事的梦,可以先自行联想,把想到的记下来,再慢慢推敲自己的愿望是甚么。

难道我这么邪恶吗?关于“家人死掉”的梦

精神分析确实指向人类最不想承认的道德背面,指的不只是人们时刻都想着“谁死了更好”之类的念头,更是潜意识中、童年里出现过希望某位家人死去的欲望。但如果这件事不可置疑,即管承认作罢,那我们又何必再梦到家人死掉呢?让我们以一个佛洛伊德的个案说明。

案例二:一位年轻的女性个案说她梦到姊姊的小儿子躺在棺木里,情境犹如当年姊姊的大儿子过世时的丧礼一样,她问佛洛伊德“大儿子的死已经对我打击很大,那这个梦是甚么意思?你了解我,难道我是个邪恶的人,希望姊姊再失去她的独子吗?”

佛洛伊德说到,这位年轻女士从小喜欢姊姊身边的一位男士(文学教授),二人后来还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相依为命的姊姊不允许,二人就从此不相交,不过年轻女士还是会偷偷出席那位教授的任何演讲,只为远远地看他一面。好比在做梦的前一天,她又知道男士会参加某场音乐会,所以她十分期待这个见面机会。

这时候,佛洛伊德追问姊姊的大儿子过世的细节,才发现丧礼那天男士就站在棺木旁,因此他诠释:“如果现在小儿子死去,那位教授就同样会来吊慰,那迫不及待音乐会到来的你,就可以立即看到他了!”

当然,年轻女性“跟教授见面的愿望”显然有利用了对姊姊当年棒打鸳鸯的恨意,作为梦的基底,但佛洛伊德却没有强调这种对亲人的恨意,也许是有治疗的考量。正如我近月诠释过一位男士梦到母亲死去的梦境时,我亦没有强调因为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二人政见两极化(他母亲是所谓撑警察的“蓝丝”)的恨意,却强调他为梦中母亲死去一事极为痛心,即恨的背后还是映照着对母亲的期望与爱意。

所以梦到家人死亡,并不一定代表梦者是个邪恶的人──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有邪恶的念头──却需要了解这个梦出现的脉络,以及对素材作联想后,试着找出当中过去与现在的关联性。换言之,要去细究不被意识化的愿望,到底在梦里怎样被伪装与扭曲。


图片|来源

幸好这只是一场梦!关于“与家人做爱”的梦

梦见与自己的母亲做爱这种乱伦可秽之事,其实没有想像中罕见,反之,佛洛伊德说到“许多人也梦到与自己母亲发生性关系,但谈到此事时会表现出强烈的愤怒和震惊”。为甚么会这样?让我们看最后一个梦例。

案例三:有一位男士,在他升大学一年级后的某一天回家,梦到跟母亲做爱,醒来后感到罪大恶极,但也“幸好这只是一场梦!”

由于注意到他说梦的当下性修饰(“幸好⋯⋯”),所以我追问他升大学这段日子,发生了甚么“不幸”的?果然,他以极为羞耻的神情小声告知我,多年来都认定自己是异性恋的自己,居然因为一位男同学的猛烈追求而被“掰弯”了,而且还是初恋;而作为基督徒的他,又为自己居然对同性有性欲一事感到罪大恶极。推荐阅读:从梦境解读:职场上为何总是麻烦不断?

如此,一切都明瞭了,我诠释说:“这是一个自我惩罚的梦,背后的愿望是,你觉得跟妈妈上床(异性恋)比当个同性恋还没那么可恶,也幸好这只是一场梦。”这时候,他联想起从小到大学前,他都是以分开床的方式睡在母亲的房间里,由此进一步探索,我们发现他跟母亲一直有种“情绪配偶”的关系,而今他跟别人成为了情侣,潜意识里就感觉对母亲作出背叛,所以便以跟她做爱的梦,来偿还这笔“情绪配偶”的债,又藉机否认自己是个同性恋的罪人!

对这位男士而言,梦见“与母亲做爱”是跟他与母亲之间的关系和他的同性恋欲望有关,但换作另一人做同样的梦,意义可能完全不同。因此即使梦的内容有多令人不堪,但让我们先不要批判自己,容许自己鼓起诚实和勇气,对梦作出探究,或敢于跟能信任的心理师求问。

总结:不要再相信江湖术士的释梦

由上文的梦例中可以看见,梦见家庭的梦,不一定与家庭有关;而梦到别的东西,却可能与家人有关。更细致而言,即使一个家庭素材的梦确实与家庭有关,但那种关联是极之迂回复杂的。在梦的四个层次和三步骤的诠释工作中交织下,从来没有一本《梦字典》的简易解码。如同佛洛伊德说过:

“如果我们熟悉梦的一般象征、梦者的人格、生活状况及做梦之前发生的事,我们一般可以立即诠释这个梦⋯⋯但耍花样并不是我们的本行⋯⋯此方法也不能取代联想法,它只联想法的补充,其成果只有和联想法结合运用时才有效!”

在这位个案身上,梦见跟母亲发生性关系的意义是 A,但在那位个案身上,意义可能与 A 完全无关。换言之,精神分析的释梦是二人一起科学又艺术地探究,且必须经由梦者的自由联想,才可能知道被伪装与扭曲的愿望、其脉络、相关性为何。

因此,让我们不要再相信江湖术士的解梦,任何人单方面的占卜破译或以全知的灵修位置告诉你:“你的梦是在告诉你⋯⋯”,那你就告诉他:“先去找佛洛伊德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