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就意谓着幸福吗?心理谘商师杨嘉玲与编剧家陈怡璇,两人联手创作作品《伪婚时代》,描绘现代人的爱情。

文|杨嘉玲、陈怡璇

你身边有这样的女孩吗?

她们看起来漂亮,有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和人人称赞的幸福家庭。

但是,一谈到现代人的“婚姻”议题,你可能没想过,她也有她无法处理的情感议题。

你认识这样的女孩吗?

还是,你就是庄佳萱吗?

关于庄佳萱

38 岁,冠宏科技业务经理。和萧文忠结婚 12 年,女儿 10 岁。

她是个认真又负责的职业母亲,和文忠的互动像是同事,彼此做好份内的工作,早已无法有精神上的交流。和高中同学古天霖在一次同学会重逢后,意识到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下,灵魂早已空洞,她渴望情感上的支持与陪伴。与古天霖外遇后,挣扎于追求自我满足和守护家庭之间,奔波两地,心力交瘁。

为了化解心中的矛盾,偕同文忠进行婚姻治疗,在一次次谈话中,慢慢找回自己的本质。延伸阅读:“我爱你,但就快爱成家人”夫妻深夜时光:为了避免性爱成例行公事,才需要“性爱行程表”

佳萱个人议题:

如何摆放“我”和“我们”?结了婚就一定没有“我”?真正的自主权是什么?

《伪婚世代》里,庄佳萱的故事——

同学会

午后台北街头,佳萱拎着 BURBERRY 手腕包,踏着轻松的步伐走出捷运。身上的小碎花裙在风中飘动,褶间细腻的秩序美感,更显她温婉的气质。

以年近四十的女性而言,佳萱清丽的外型与纤细的身形,算是得天独厚。她若刻意换上白衬衫、牛仔裤,走进大学里,活脱是个菁菁学子,没人会怀疑。佳萱准时出现在餐厅门口,走向柜台,正想报上主办人名字时,便望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她想找的人就在眼前,对着柜台人员嚷嚷着。

“你们开门做生意的,也该考量一下客人的舒适度吧!我带多少朋友来过,哪次少点过龙虾、鲍鱼啊?!”

“小周。”佳萱朝着同学大喊。

小周一回头,原本不满的面容立马有了微笑:“庄佳萱,六楼喜字号包厢,你先上去,今年来的同学太多了,我得盯着他们换大桌。”

当年,在那个男女分班的高中校园,佳萱其实并不认识男生班的小周,多亏网路兴起,热心的小周在脸书上发起寻人活动,号召过几次同学会,佳萱和闺蜜们参加过一次,才认识这位隐藏版投资大神。

来到喜字包厢外,一推开门,佳萱意外看到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孔——古天霖。

天霖一身休闲装扮,顶着俐落发型,搭配高壮身材和亲切笑容,鹤立人群,正被众多同学包围,人人拿着各自的国产 LTC 手机向他请教。

“是他!”佳萱从“见到天霖”到“认出天霖”,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脑中已经闪过无数个青涩回忆。

当年的天霖模样不似今日好看,脸上挂着厚重的近视眼镜,整个人有点矬,一看就是好学生的样子。佳萱原本没注意到这位在公车上只看书,不爱讲话的同学。

直到有次来不及准备晨间小考,佳萱对着数学课本叹气,把头埋进书页中,引起一旁天霖的好奇,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忙,并顺道解开一个数学难题,他们之间就有了一起搭车上学的默契。


图片|来源

思绪拉回当下,佳萱无意识地放开门,往后退了两步,呼吸急促的站在包厢外,她发现心里竟怀抱着“希望天霖记得自己”的渴望。

不一会,小周带着换桌的服务生来到,奇怪佳萱站在门外。

“怎么还不进去?”小周一边帮佳萱开门,一边指挥服务生工作。

“没事,我刚从厕所回来。”佳萱假装镇定,希望小周没看出异状,却忍不住继续问:“古天霖这么忙,他怎么会来?”。

“叶世荣帮我约的!他跟我保证 LTC 总监一定会到,我本来觉得他在放屁,只想让我相信他会出现,没想到古天霖真来了,但叶世荣这小子又爽约!真是本性难移。”

“叶世荣?几年前娶了饭店公主的那个同学。”

“对呀!就是他,我们以前出去烤肉吃的干贝、松板猪,都是他家拿的!”小周忽然想到一事:“唉~我记得你公司是做手机电池,LTC 是你们的上游大客户,你这几年有没有跟古天霖碰过?”

佳萱尴尬一笑,果然是股市投资达人,对产业资讯瞭若指掌。

其实,她早就知道古天霖在 LTC 研发部,而且去年升职当了部门总监,还登上《经理人》杂志封面,但由于两人无业务上的直接往来,她就没有积极跟古天霖连络。“应该是这样没错吧?!”佳萱在心里嘀咕着,像是在说服自己为何没想要找天霖。

约莫十坪大的餐厅包厢里,满满两大桌二十多人,加上随侍在侧的服务生,一整个人气爆棚。

席间,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再相会,总好奇彼此的工作现况及生活情况,于是小周提议,请同学们边吃饭,边轮流报告各自近况,还要大家诚实表明“未婚”、“已婚”、“离婚”或“二婚”,瞬间炒热场子。延伸阅读:“同学会”好尴尬?做好 4 不 5 要,你也能轻松以对

天霖和佳萱坐不同桌,自从见到佳萱后,天霖很想跟佳萱打声招呼,可惜两人眼神始终对不上。直到佳萱介绍自己已婚,有个女儿,是个职业妇女,任职于冠宏科技业务经理。

这时,佳萱终于主动看向天霖,发现天霖正看着自己,一怔,有种确认天霖记得自己的喜悦,对天霖微微一点头。

天霖对佳萱淡淡勾起嘴角。佳萱给他的感觉和高中一样,温柔而亲切,只是他此刻望着佳萱,脑中浮现的却是一段被拒绝的记忆。

当年,天霖非常祟拜味全龙的天才打者——张泰山,于是,他存了几个月的零用钱,特地买了两张价值不菲的职棒门票,想约佳萱一同前往。当他流着手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在公车上拿出门票邀约佳萱时,佳萱却拒绝了。他不记得自己后来是怎么下车,那一整天上了什么课,几时回家,他感觉自己像掉进深渊般,不停下坠。

轮到天霖自我介绍时,由于他是当日在场男同学中唯一未婚的人,加上颜质高,事业好,重点还单身,获得许多额外的关注和询问。佳萱迳自低头吃东西,装作不以为意,实际上却一直默默倾听,她很难要自己不在乎。

小周见众人问得客套,一副生疏的模样,大呼受不了,便直接调侃天霖:“还是你喜欢男人?大家也可以帮你介绍哦!”

原本喧闹的包厢,忽然,一阵静默,佳萱也停下筷子,抬起头紧盯着天霖,全场屏住呼吸都在等着天霖的反应。

只见天霖若无其事的伸出莲花指,娇羞嗲喊:“讨厌!人家就是喜欢你这种这么直接的。”惹得众人哄堂而笑,一阵闹腾。

散会前,天霖本想主动找佳萱寒喧几句,但他一直被热情的同学包围,说要介绍好对象给他,完全靠近不了佳萱。眼看佳萱拿起手机接了通电话,便和小周道别,下一秒就从天霖视线中消失。天霖心神不宁,再也无心跟同学聊天,开始答非所问,不到半分钟,便藉故厕所,匆匆结束对话。一出包厢,快步奔向电梯,发现唯一的电梯已下楼,急忙拦住服务生,问楼梯在哪?服务生手一比,话还没落地,天霖就不见人影。

他三步并两步的下楼,恨不得自己有蜘蛛人的超能力,可以直接垂降到大厅。在安静又昏暗的楼梯间,天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害怕就此失去佳萱的消息,他渴望有个机会,坐下来,听听这些年彼此错过的故事。

一想到此,脚步又更急了。终于下到最后一层,天霖用力推开逃生梯的门,看见佳萱就站在餐厅门口等车,他松了口气,抵着门框,顺了顺呼吸,拉了下衣摆,朝佳萱方向走去。


图片|来源

佳萱迎着风,站在门口,终于觉得轻松多了,刚刚在包厢,不晓得是人太多太拥挤,还是回忆太满太伤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气,却闻到一股淡淡的柑橘香,纾解了她心中的烦闷。

就在天霖举起手,想拍佳萱肩膀时,突然,一部车子驶近,车内传来稚嫩的呼唤:“麻麻!”

一台日系房车缓缓停在餐厅门口,开车的人是佳萱的丈夫——文忠,后座是他们的女儿——娜娜。娜娜拉下车窗,半个人钻出车外,挥舞着双手,吸引妈妈的注意力。佳萱发现,笑了笑,立即用眼神要女儿回车子里坐好,随即打开副驾驶座车门,俐落关上门,准备离开之际,朝了餐厅又多看了一眼,才发现天霖就站在她刚刚的位置,对着她挥手微笑。

“难道那个味道是他的?”佳萱脑中闪过一丝念头,急忙按下车窗,想跟天霖说些话,但所有的字却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最后只说了声:“再见。”天霖点点头,还来不及反应,车子就驶离了视线。

天霖收起眼底的落寞。这么多年没联系,一直惦记着佳萱过得好不好,如今亲眼看见答案,也算了却一桩心事,还有什么不满足呢?甩甩头,苦笑,伸手拦了一台计程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