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什么会固执?固执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那些“固执己见”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无论是伴侣之间、父母与孩子之间、还是工作或者其他人际交往的场合,我们总会遇到感觉对方非常固执,难以沟通的情况。在很多时候,这是由于其中一方的坚持所造成的——他们坚持不被改变。我们常常会评价这些人“太固执”。

对于“谁更固执”的争论,常常发生在两代人之间。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调查显示,77% 的中年人都认为自己的父母非常固执(Heid &Fingerman, 2015);而我们也总是听到,身边的父母在抱怨孩子“不听话”,认为他们总是无法听进自己的意见。

所以,人们为什么会固执?固执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那些“固执己见”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固执:一种“非理性的执着”

固执(Stubbornness)是一种心理状态,它指的是,一个人在非理性的基础上,拒绝改变自己对某事的观点或自己决定要做的事,并对此抱有一种强烈的、绝对的信念。

当一个人基于理性和逻辑,来坚持一个自己认为是好的状态,我们称之为“执着”,它是一个带有一定褒义色彩的词语;而固执,则是指在缺乏对逻辑、有利条件的充分考虑的情况下,对某种观点或状态过度坚持。

我们也常常用一些其他的词汇来形容固执的人,比如“思想刻板”(Men他lrigidity)、“不灵活”(inflexible)或者“头脑闭塞”(close-minded)。从这些词的意思也可以看出,固执的核心是“拒绝流动”,是一个人拒绝接受外界的观点或者思考方式,拒绝被外在因素所改变。

一个人不一定永远固执,可能有某些具体的事件和情境能够诱发固执;但固执也可以是一种人格特质,因为有一些人,在整体倾向上会表现出更固执的心理状态。

有些人格外固执,实质想要回避痛苦?

为什么人和人的固执程度不同?这可以被“动机取向”所解释。

不同的人有两种不同的倾向:有的人习惯着眼于寻求奖赏(reward-seeking),有的人习惯着眼于回避痛苦(pain-avoiding)。寻求奖赏的人是进步关注的(promotionfocus),更吸引他们的是那些未来可能会发生的好事;回避痛苦的人是阻碍关注的(preventionfocus)。他们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安全感和确定感,避免坏的事情发生。那些更想要回避痛苦的人,往往会是更固执的人。

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舒适区”的概念,不熟悉的事物永远是危险的。当面临对已有认知的挑战、面临改变的可能性时,一些人选择了固执,选择坚持自己原有的观点,不改变自己做的决定,不为外界的因素所影响。这样的行为,实质上是拒绝接受新鲜事物,这会给我们更高的稳定感,避免可能到来的阵痛。

 一些人认为“观点被否定”等于“自我价值被否定”。

有一些人难以接受他人的意见或批评,因为他们需要回避的痛苦是“被质疑”这件事。这是因为,那些自尊心脆弱的人,常常无法将具体的事件和自我身份认同区分开来。当他人在就事件或观点进行争论时,他们会将他人的观点看成是对自己信念、价值的攻击,看成对他们本人的不认同(Parvez, 2014)。

他们会认为,“我如果承认自己错/改变观点和决定,就说明我自己很笨/没有能力/没有价值。如果承认他是对的,那就说明他比我聪明,赢过了我。”因此,当自己的观点受到质疑,他们就会过度警觉,认为自己受到了威胁和攻击,继而选择了固执己见,根本不去考虑对方的观点。

人们经常认为是经历塑造了人们对世界的主观体验,其实情绪和人格状态也会决定人们的经历。那些更有安全感的人,常常体会到外界的善意——这与注意力集中在哪儿,以及如何解读他人传达的信号、如何为发生的事情归因,都有关系。例如,一个人处在抑郁状态下,会更容易感受到他人的敌对感,更容易感到被外界所伤害。

而那些已经确信了自己的自我价值的人,则会在遇到不同意见时,表现得更为放松。他们会更倾向于认为这只是一种不同,而不是对自己的挑战和否认。他们更不容易显得“固执”。

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中成长的孩子,都有可能容易表现出固执。一种是被当做家庭中心的、被宠溺的孩子,他们习惯了所有要求都能够被满足,因而难以容忍反对的声音。另一种则是经历过许多失败、自尊水平过低的孩子,他们的内心对自己的能力怀疑、不信任,害怕未知的挑战,因而拒绝新的观点,拒绝改变。


图片|来源

表现得固执,也是一种被动攻击的策略

固执也可以是一种人际交往中的策略,因此,使用它的人不会在面对所有人时都表现出固执,而是在面对某些特定的人时表现出来。

有的人会有意识地将固执当做工具,比如,当孩子发现,固执可以让父母妥协,帮助自己从父母那里获得想要的东西时,可能会使用固执来作为武器。但更多的时候,固执是针对某些特定对象的、非直接的敌意表达,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被动攻击”。

被动攻击可能以很多种形式表达出来:面对不想完成的任务时犯“拖延症”;无法主动提出分手时,故意做出伤害对方的事⋯⋯而当个体对某人怀有无法宣泄的不满和愤怒时,他会在对方要求自己改变时,故意表现出固执己见。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让对方体会到和自己一样的愤怒。他想向对方表达,自己不会被对方控制。

作为被动攻击的固执,在很多时候都是关于人际关系中控制权的争夺的——父母与孩子、恋人、朋友、同事之间都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感到自己处于弱势、丢失了控制权的一方,会用固执的方式来表达。

在这样的关系中,可能固执的个体,在过去已经体验到了对方与自己之间不对等的权力感。感到不被对方尊重。他通过不愿意被对方改变(即便知道对方是更理性的),来让自己和对方都感受到,自己还是有一定的力量。

他们实际上是在用这种方法、找机会表达自己的情绪。固执被用做武器,来表达一些“潜台词”(Michaelson,2012; Parvez, 2014)。

比如,孩子不满于父母的控制,强烈地渴望摆脱,但又无法直接地表达,于是便会在某些问题上固执己见:“我一定要去 xx 地方读书”,“我坚决不接受 xx 工作” 。他们想反对的并不是父母在读书和工作上的具体意见,而是本能地想要夺回控制权。

因此,如果你感到身边有人在某件看起来明明不重要的事情上过分坚持,可能需要思考一下,他是否想表达的是其他方面的不满。很多时候,我们所说的“嘴硬”、“口是心非”都是如此。

此外,研究表明,智商高的人可能更容易受到“我侧偏见”(me-side bias)的影响——即总是会倾向于有选择性地搜集信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倾向于收集那些支持自己预判的部分,来证明自己的信念和猜测;而忽略和自己想法相悖的信息(Kolbert, 2017; Mercier & Sperber, 2015)。(所以聪明如你,可能会更固执哦!)

如何处理过度的固执?

过度固执显然对我们的成长和幸福不利。它会使我们难以突破舒适区而成长,无法及时改正自己的错误;还会破坏我们和他人的关系,比如,有时明明做错了,却难以向他人道歉。

你是不是一个可能有点“固执”的人呢?尝试问自己以下这些问题:

  • 我是否很难接受来自他人的反对?回忆过去一个月,每次当别人与你有不同的意见时,你是否总是认为自己是绝对的正确?
  • 当别人提出不同观点,或者对你的信念提出怀疑,你会不会立刻感到强烈的负面情绪?这种愤怒的情绪让你不愿意、或者无法进行理性逻辑的思考?
  • 你是否认为当他人试图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否定你的想法,他们就是在对你进行攻击?否定你的价值?
  • 在你生活、工作的不同情境里,有没有不同的人评价过你是固执的?
  • 此刻在阅读这些问题时,你是否感到不适和不快?

如果你意识到,自己可能有固执的问题。你可以想一想,自己的固执是不是针对特定的人,例如父母、伴侣或某个特定的朋友。如果是的话,你或许需要考虑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存在更大的问题,你是否想要直接面对和处理关系中真正让你不舒服的东西?

而如果,你的固执是面对所有情境的,而你想要改变,你可以尝试以下几个小 tips:

  • 有意识的提醒自己,别人的反对可能是一种攻击,但也有可能不是。
  • 阻止自己在收到反对意见的那一刻,直接得出绝对的结论——也就是说,我们提醒自己,先不要下任何结论。
  • 告诉自己,哪怕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也可以先换位从别人的角度和逻辑重新考虑一下。因为,就算最终你还是选择了坚持,这种换位思考的过程,会让你的坚持更有底气。或者,你能够借助这个怀疑的眼光,修正和补充自己的观点,让它变得更好,更完备,而最终你还是可以坚持自己。

而如果你身边有个重要的人总是很固执,你觉得你们之间的沟通存在困难,你首先需要更多地向表达你对的欣赏、认可、接纳。你在表达对的反对时,注意让自己尽量保持一个平和的情绪,同时可以在表达前,先复述的观点,让对方知道你已经充分理解了的看法。此外,你也可以在一开始就明确地再次告诉对方,你所反对的只是一个观点,并不是对个人的否定。

如果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和谐,那一定是因为,在那些冲突的时刻,至少有一个人需要先做出更成熟的选择。而一个人的善意会激发另一个人的善意。

如果这些都仍然不奏效,且你依然不打算放弃和这个人好好沟通的可能,不要失去耐心,也不要不断重复、试图更强烈地去说服。这些都只会更增强对方的防御心。给他时间。

At the end of the day, love is patient.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