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几岁的我们,距离懵懂似乎已有一段距离,彷佛也已经以身经历了一小部分的世界,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正陷在迷惘的雾里。可是现在的妳,似乎已经习惯了当下的状态,妳不太会焦虑的乱窜、也不太因为分不清方向而产生恐惧感,甚至妳也不会积极的想找到正确的路逃离。

我曾经在最孤独的时候,自己拥抱着自己,
左边的自己抱着右边的自己,黑白的自己抱着彩色的自己。
——骆以军

这是一个充满孤独的城市,在只有自己的寂寥里,渴望一份真心的陪伴,可却在追逐真心的过程中,逐渐迷失且凋零,变得块状一般的,东一片、西一瓣。有时会猛然惊觉,所有人都不过是扮演着一个快乐的状态,那些迎人笑靥、那些光鲜亮丽、那些深情真心、那些动容承诺⋯⋯妳真的相信吗?

或者,妳其实跟小薰一样,快乐不过是种假装,却又在旁人提点时,才蓦然回首,发现假装快乐的自己,彷若是孤独的集合体。然而,这是迷惘的 20 岁、是拼命想要感受到被需要着的 20 岁、是每个人都会走过的 20 岁。

嘿,妳还记得自己 20 岁的样子吗?


《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图片|梦田文创提供

那个年纪的我们,距离懵懂似乎已有一段距离,彷佛也已经以身经历了一小部分的世界,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正陷在迷惘的雾里。可是现在的妳,似乎已经习惯了当下的状态,妳不太会焦虑的乱窜、也不太因为分不清方向而产生恐惧感,甚至妳也不会积极的想找到正确的路逃离。推荐阅读:写给 23 岁的一封信:认清生活本质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因为,就像糊里糊涂的走进迷雾里一样,妳持续糊里糊涂的在里头待着,妳习惯于这样的状态,并且视其为一种安逸,只因妳深信所有人都是在自己的那片雾里,无一例外。这世界于妳而言总是日常性的转动着,诚如妳不明白生活是为什么而忙、因什么而有意义,可是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着、消磨着。

酒精、撒娇与裸露,是为了生存的必然,也凸显了小薰的已然麻痹,而她再清楚不过,所谓的工作不过就是一种各取所需。可爱情是吗?在过于拥挤而暧昧的三人关系里,她不断思考自己的位置该是在哪里,却也与此同时,让自己的孤寂被无限放大,让她差点无力招架。


《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图片|梦田文创提供

或许在逐渐理解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之后,有些问题,便再也回答不出来,例如“妳真的快乐吗?”、“妳为什么做这份工作?”,以及“妳为什么来这里?”。

随着历练的增长,丧失了一种对于情绪的感知能力,像是钝化一般,不再像年轻时,那么直觉而自然的对于事物产生反应,形成一种恍若生无可恋的状态。没什么好悲伤的、没什么好愤怒的,换言之,也就没什么好快乐的。推荐阅读:真的长大了吗?20 岁后你该学会的 15 件人生大事

而小薰对于生活的虚无感与空洞,是阴错阳差的接了新工作、遇见了 2923 之后,才开始去思考自己逃避着的那些问题与内心感受。在短暂时间的几次谈天里,小薰逐渐打开心房,不只是作为“客户”的客套对谈与公式应答,而是真的受到对方的话语而影响,甚至欲罢不能。


《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图片|梦田文创提供

纵使是因为犯罪而禁锢囹圄,可却同时感觉到,两人的不自由,是相当的。偶尔,同样不自由的心灵、同样不快乐的灵魂,反而会因为位置的不同,而窥视到不一样的视角与方向。而爱情亦然,妳认为他傻,可其实面对自己的爱情时,谁也并不理性。

当妳跟多数人一样经历了懵懂、迷惘与碰撞之后,孤独,成为每个人必然拥有的一夥伴,并肩齐行。而他说,孤独的时候,看事情比较清楚。

其实起初小薰并非了解这句话的意思,诚如多数人,顶多也只能是懂非懂的微微一怔,习于没有解答的人生,也是在太多次的挣扎与纠结之后,才被迫学会的释然,现实的残酷,迫使每个人变得麻木不仁,感情、工作、想做的事情,渴求的太多、太敏感,只是让自己再度被伤一次又一次。


《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图片|梦田文创提供

但我们都明白需要改变的──纵使眼前所及的生活,宛若一滩不再流动的水洼,可是终究会有一个“2923”,促使妳产生想要转变的想法,让那水再次成川。

习惯是种必然,麻痹也或许是长大的副作用,而如影随形的孤独,或许有一天会变得习以为常。女孩,别怕,每个人都是必须学会跟孤独和平共处的,而妳于夜深人静时拥抱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得到能抚慰妳的大大拥抱,也会在日久之后突然发现,妳比曾经的自己,没那么孤独。

《致亲爱的孤独者》张寗(饰演小薰)这样说:

20 岁,一个看似自由却又还找不到钥匙打开自由的年纪。每个前进都撞到阻碍,是该留在原地无助,还是该举足跨越?难过的是,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跨越,更害怕越过后的未来如此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