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意识到自己现在正戴着面具,或活在别人的期待当中,每天做一些别人觉得是“应该”的事情,闷闷不乐,却又没有打算做出任何改变,那么可能你现在还不够痛苦,不够痛苦到逼迫你踏上成为自己的那条路。

我想邀请你思考一个问题:究竟是做自己比较好,还是带着面具、随波逐流跟着大家的期待来生活比较好?

读了很多书、听了很多演讲、去了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告诉你做自己爱自己的人最美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的人生还是被“应该”给捆绑 [1]:在意别人的看法、担心别人的眼光、总觉得自己应该要这样做会比较“安心”,尽管这个安心并不会让你快乐。

于是,你每天都戴着面具生活,辛苦的工作、拼命当社畜,从不断的付出当中,获得一点饮鸩止渴的小满足,但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这并不是真实的你、每一天每一天,你都像是薛之谦歌词里面的《演员》,演技有限又不敢跟舞台说再见。

有时候你好累、好累了,偶尔你也想做一下自己,但又深怕把盔甲脱下,把理性拿掉,那个充满情绪的巨大黑暗会把你吞噬殆尽。


图片|作者提供

做自己的吊诡:真实的我,会有人爱吗?

市面上一大堆充斥着要爱自己、做自己的书籍和文章都鼓励你从别人的眼光当中挣脱,但这些文章没有告诉你的事情是——成为自己是一条痛苦艰辛的路。这就是为什么,大部分的人都抗拒改变、或者是活在某一种生活的假面,只有被逼到绝境,才会不得不踏上成为自己、自性化的旅程 [2]。大部分的英雄都是“非自愿”进入冒险的,举几个我常用的例子:

  • 仙剑奇侠传里面的李逍遥,因为帮婶婶到仙灵岛求药,不知不觉被卷入女娲族的纷争之中

  • 哈利波特闯进了九又四分之三车站,于是揭开了他的身世之谜。

  • 神隐少女千寻,因为爸妈都变成猪,只好在汤屋里面开始打工[3]。

  • 小红帽因为奶奶生病了,才进入森林[4]。

  • 汉赛尔跟格丽特,因为家里面实在是穷到没有东西吃了,所以才被迫流放到森林里,最后进入了糖果屋。

  • 阿拉丁因为被贪心的商人盯上委托,才深入洞穴,找到神灯同场加映:《阿拉丁》:如果偷窃不是为了私欲,而是爱情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的例子,但不论这个英雄故事的开头是什么,似乎主角一开始都不是主动的。从隐喻和象征的角度来看,这里传递了一个讯息:要和真实的自己遇见,是一条非常非常辛苦的路,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的人会选择在假面里过安逸的日子,也不愿意主动做出改变。可是,当他们生命面临到某一种“巨大的匮乏”,就可能把他们推向“寻找自己”的命运。而且《铁匠的女儿》[5],正是这样的故事。

童话笔记:铁匠的女儿

这个夏天我报名了旭立文教基金会的《夏夜荣格童话七讲》,让我们最后试着从这个故事里面,回答一开始的问题:做自己,真的好吗?

从前,有一个贫穷的铁匠,家徒四壁,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吃了,所以他准备了一条绳子要寻死,没想到竟然遇见了一个黑魔女,三番两次地阻挠他去死,最后黑魔女跟他说:“我用这一袋金子,跟你换你家里面一个你不知道的东西。”铁匠心想家里面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是值钱的,所以就欣然答应了。他一回家就发现妻子怀孕了,女儿取名叫做小金发,她头上有一颗黑色的星星胎记。铁匠看了非常悲伤,因为他终于知道魔女口中的那个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了,就是他女儿小金发。

靠着黑魔女的金子,把刚出生的女儿抚养长大。魔女果然在这个孩子七岁的时候把她带走,囚禁在一个黑城堡里面,城堡里有 100 个房间,魔女千交代万交代,里面的 99 个房间可以随意进出,但绝对不可以开启第 100 个房间。过了七年,女孩并没有被好奇心杀死,仍然没有进入第 100 个房间;又过了七年,魔女即将要来找她的时刻,她听到了从第 100 个房间里面传来美妙的歌声,打开来看里面有 13 个男人,其中第 13 个男人提醒她:“你在这里做什么呢?”金发这个时候才惊醒过来,自己可是犯了大错!此时魔女回来了,于是第 13 个男人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以把在这个房间里面看到的事情说出来!”魔女问金发在房间里面看到了什么,她守口如瓶,最后被魔女变成了哑巴。“从今天起,你只能跟我讲话,除非你告诉我你在房间里面看到了什么!”

从那天之后,金发就开始她被无限折磨的旅程,历经被国王怀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死亡、甚至最后被请上火刑台,可是她都只能够含着眼泪,什么都不能说。一直进行到故事最后一刻,因为她的坚持,一直没有把秘密说出来,黑魔女瞬间转化成白魔女,让她恢复说话的能力,她跟大家说明她这一路以来的经历,也把爸爸(铁匠)和妈妈接过来来一起住。从此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图片|作者提供

重拾“有心”的自己

这个故事有很多可以讨论的地方,詹美涓老师分析的非常到位(如果之后有出录影课程的话,相当推荐大家去看),但我想要特别谈两件事情:过度理性跟忍耐。

过度理性

铁匠在这个故事当中,扮演的是“很努力却又很匮乏”的角色。你可以想像他可能是苦干实干、理性、忙碌于工作、可是却忽略感情的人。可怜的是,他的拼命并没有办法让他获得足够可以养育家庭的金钱——把它套用在人生当中,就是过去你擅长用来解决人生困境的方法,到现在已经不管用了,所以你穷途末路,非常痛苦,甚至想走上死亡一途。

如果我们把整个故事看成一个“大的人”,故事中每个角色象征这个“大的人”的部份个性,那么铁匠代表的是这个人理性的部分,而音乐代表的则是感性的部分。有点像是一个过去总是用逻辑、理性来解决问题的人,终于发现继续用这样子的方式生活已经无以为继,还让整个人都枯萎了。

眼前唯有能够让自己比较柔软的那一面出现,才有办法转化这整个局面。故事中的小金发就像是这个“大的人”个性中,还没有成熟的、感性的部分,她最后终于打开禁忌的房间(这就像很多理性的人不愿意去碰触自己的情绪是一样的),情绪性的音乐流泻出来,可是也是一切厄运的开端。

忍耐

倘若这个故事的隐喻是一个人慢慢从理性(铁匠)到感性(金发)逐渐平衡的过程,那么在开启了禁忌的房间之后,接踵而来的痛苦将会不断地发生,唯有能够让自己咬着牙齿、坚持一些事情,最后才能照见柳暗花明。

如果你发现自己像铁匠一样,已经渐渐活成了一个没有心的自己(想一想绿野仙踪里面的那个锡樵夫)[6],那么找回真实之心的路,将会荆棘满布。这就是为什么每次你想做自己,别人都无法理解你,你只能承受磨难,感到孤独、委屈、有苦说不出、可是放弃了又要面临更大的痛苦,所以你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像是走在健康步道上,一边唉唉叫,一边又只好忍着眼泪继续前进。

荣格说,成为自己是一条非常辛苦的路(引述自詹老师课程内容),在这条路上,你会被迫面临很多不合理的对待,甚至好多次你都可能想要放弃了,可是如果你能够坚持下来,那个在你内在原本就存在的、真实的自己就会觉醒并且重新活下来。然后你会发现,原先那个你弃如敝屣的家徒四壁,竟然藏着珍贵的小金发!


图片|作者提供

拿下裹脚布的妳,可能没办法那么快独立,也可能会因为刚开始觉得很痛而想要放弃,不论如何,在重新找回自己真正样貌的过程中,我非常希望妳可以成为自己的好朋友、好夥伴,给自己一些鼓励、一些理解。一些妳总是舍得给别人,但不舍得给自己的心疼与支持

—— 周慕姿《他们都说妳“应该”:好女孩与好女人的疼痛养成》

就像慕姿在她的书 [1] 中所说,这是一场疼痛的修炼。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究竟是做自己比较好,还是带着面具、随波逐流跟着大家的期待来生活比较好?推荐阅读:专访莫莉:假装不能一辈子,你必须很真诚地做自己

老实说我没有答案,不过我所知道的是,如果你意识到自己现在正戴着面具,或活在别人的期待当中,每天做一些别人觉得是“应该”的事情,闷闷不乐,却又没有打算做出任何改变,那么可能你现在还不够痛苦,不够痛苦到逼迫你踏上成为自己的那条路。

不过这也勉强不来,或许你需要的是一些等待,等待前往仙灵岛的渡船、等待那个通往汤屋的隧道,当你真的陷入了痛苦的泥淖,前就会出现专属于你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而那些你吃过的苦,也将铺成你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