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都很“恐男”。路上遇到一群男生,就全身紧绷,想绕道而行;在需要和男生社交的场合,特别焦虑紧张。矛盾的是,我交男朋友,也对男性身体有欲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也有恐男症吗?

你听过“恐男症”吗?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在医学上获得证实的病症,但有一群人会直接拿这个词汇来形容自己。

恐男 (Androphobia) ,多被定义为对男性或男性特质的恐惧。然而,恐男不等于厌男 (Misandry) 。(先来了解“厌女”:【厌女症】所有人身上,都存在着厌女痕迹

临床心理学者 Timothy J. Legg 博士提出几个“恐男”征状:

  • 你会主动避免让自己遇到男人。
  • 遇到男人时,感到强烈的担忧或焦虑。
  • 你意识到,你对男人的恐惧有一点不合理或夸大,但你无法控制这个感觉。

恐男程度有深有浅,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点中枪,欢迎你继续往下看,让我和你聊一些真实故事。

从小到大,我都很“恐男”

在这里,我想分享自身经验,谈一谈我与“恐男”之间的历程与关系。

当我说到自己很恐男时,许多人会第一直觉联想到:“妳是不是以前读女校?”是的,我高中时候念女校,但真要追溯起来,我的“恐男”征状,从国小男女合班时,就可窥知一二。

那时候在班上,许多小男生都喜欢捉弄自己有好感的小女生,来藉此和她互动。一般女生遇到男生捉弄,通常是打闹回去或找老师告状,但我被开玩笑时,往往会愣住、不知所措,或给他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而男生得不到我的回馈,久而久之,就没有人要闹我了。

因此,尽管有些研究指出,曾遭男性恶意对待的女性,因为创伤的缘故,更容易“恐男”,但我却几乎相反——回想起求学阶段,我几乎没有什么被男性恶意捉弄或欺负的经验。

那么,我的恐男症,到底来自哪里?

于是我进一步思考,什么样的男性特质或情况,特别容易让我恐惧。大致整理出以下两个方向:

  • 在社交场合,必须接触陌生或不熟识的男性时。
  • 超过两位以上的陌生异性恋男性聚集在一起时。

如果再精确一点说明,让我恐惧的是:不熟识的异性恋男性;而“一群”不熟识的异性恋男性,则有加乘效果。

举例而言,当我今天参与一个活动,发觉现场几乎没有男性时,我通常会松一口气,甚至直接转头和朋友说:“都是女生,太好了。”或者是,当我走在路上,看见迎面走来一群男性,我会立刻全身紧绷,下意识地想绕道而行,完全不敢看向他们。

这两件事,至今都还会作用在我身上。


图片|来源

我这么“恐男”,居然和男生交往?

世界上一半人口都是生理男性,我不可能永远避免和男性互动交流。有些人会好奇地问,我如何和其他男性建立友情或爱情关系。“妳恐男,那妳可以和男生交往吗?”“不然妳的男生朋友都从哪里来?”

其实,在高中和大学阶段,我都交过男朋友,也不排斥和他们之间的肢体接触。或是更直接地说,我会想和男性谈恋爱,也对男性身体有欲望。

我猜想,我对于男性的恐惧,可能是对自身不满意的焦虑。

在长大的过程里,我明白自己不是主流社会认为漂亮的女生,个性也非温顺而是叛逆。于是,我看见或面对异性恋男性,常会介意他们的目光,想到他们会如何评论我,想着我是如何不符合他们期待。

尽管现在的我,懂得接纳并喜欢自己;但在我的潜意识中,多少还是害怕异性的品头论足,担心自己不够“好”。

换个方式想,或许这份恐惧,是来自于对父权体制的排斥也说不定。(同场加映:【许菁芳专栏】我是这样成为女性主义者的

“父权说,女人要美丽、温柔、善解人意、具备团队精神。不温柔不美丽,那妳就等着爬坡绕远路吧。”
——许菁芳,《台北女生》

至今,我仍然恐男。仍然在与男性交手时,感觉紧张与心慌;仍然不知所措,甚至想逃跑。

你也是这样,好像有恐男征状吗?没关系,慢慢来,一步一步尝试厘清。

这条探索自己的路,我还在走。我们一起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