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疆再教育营对维吾尔族妇女注射药物,导致她们停经和绝育。近日,首度有人出面证实:“他们不停地在我们身上注射药物。”“被注射药物后,月经就不来了。”从人身自由到生育自主,她们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2019 年 6 月 19 日, BBC 走进中国新疆的思想转化营报导引起众人关注。近日,从思想转化营(再教育营)被释放的妇女指称,她们在里头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停经与不孕。

根据 The Independent 报导,维吾尔族穆斯林妇女被迫进入再教育营,并遭受种族和宗教清洗。联合国和人权组织统计,有 100 多万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民族人,遭中国无故拘禁。研究人员表示,“再教育营”和战争集中营几乎无异,对那些被拘禁的人们进行思想改革,以达成种族灭绝目的。

“It’s like we were just piece of meat.”
“我们就像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肉。” 

一位名为 Gulbahar Jalilova 的妇女,曾被关押于再教育营一年多,她向 France 24 透露自己的遭遇。再教育营里,一间 10 × 20 英尺(约 300 × 600 公分)大小的房间,塞满了 50 个人左右。这些妇女们,被迫从房门上的小开口伸出手臂,让再教育营的医师替她们打针。

“They injected us from time to time.
“他们不停地在我们身上注射(药物)。”

“We soon realized that after our injections that we didn’t get our periods any more.” 
“我们很快发现,被注射(药物)后,月经就不来了。”

这些维吾尔族穆斯林妇女们,除了被拘禁在营内,也被剥夺了生育能力。

从人身自由到生育自主,她们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图片|来源

当子宫成为政治工具:妳无法拥有“自己的”子宫

子宫是女性独有的器官,但有时候被迫成了政治工具,或遭逢拥有权力的人控制。谈到子宫和节育,我们必须看见女性的身体自主权,是如何遭受剥削与压迫。

让我们把视线放到其他国家,谈谈关于间接或直接地“强迫节育”这件事。

根据 BBC 报导,在印度Beed 地区的 Vanjarwadi 村,大约有一半女性曾进行过移除子宫手术,而其中多数是 40 岁以下的女性。在那里,雇主不允许她们因为生理期而停工,否则就得支付超出她们能力所及的罚款。

于是,这些女性在不被告知风险的情形下,将子宫摘除。乍看之下,是女性自己做出的决定,但从中可看出,工作环境与社会氛围对女性身体的不友善。(延伸阅读:快讯|“没有生理假这回事”印度妇女被迫摘除子宫、服用不明药物,才能继续工作

再将目光放到西方。 2017 年,川普政府重启“全球堕胎禁令”( Global Gag Rule ),禁止美国政府的经费用于援助堕胎团体;若海外妇女因强暴而受孕,美国政府也禁止国际非政府组织为她们提供堕胎谘询等服务,严重地侵害妇女生育自主权。

2019 年 5 月 14 日,美国阿拉巴马州通过《禁止堕胎法案》,内文明定:无论女性是否成年或被强暴,只要怀孕超过六周,医疗人员就不能为孕妇施行人工流产手术;除非孕妇健康受到胎儿影响。(延伸阅读:性别快讯|“遭强暴后堕胎,处 10 年以上有期徒刑”美国阿拉巴马州酝酿新法案

在台湾,妳的子宫还是被社会控制

回到在地台湾,或许我们不会被强迫注射药物、不会被雇主要求摘除子宫,但堕胎相关法令仍有所限制。详情可见《优生保健法》如下。


图片|来源

除了法律上的限制,女性在精神上也会受到社会文化的压迫。举一个简单实例:刚结婚的林志玲,不断被询问何时才要生小孩;或是蔡英文遭批“没有下一代,没有资格讲下一代”。如果更生活化点,你可能常在亲友聚会场合,听见某人追着一对夫妇问,打算何时怀孕生子?

社会氛围与文化,对女性身体的控制,比比皆是。

身体不但是社会实践的受体,同时也是参与在社会实践中的能动者——同样的身体在同一时间内两者兼具。身体介入的社会实践形成了社会结构与个人生命轨迹的变化,而这个结构与变化又提供了新的实践环境,让相同的身体继续介入应付。
—— Raewyn Connell ,《性别的世界观》

回到这次新疆妇女所面临的性别暴力事件,我们可以同步思考现今女性身体在台湾的处境。性别暴力,并非远在天边。

20 世纪末,随着第一款避孕药上市,女性终于能抛开一些对怀孕的顾虑。时至今日,我们也期待,从法律制度到社会文化,都能还给女性应有的身体自主权——包括决定是否要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