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 x 陈珊妮 x 性别力《恐怖谷》特别企划,专访音乐人周笔畅。她笑起来脸颊鼓鼓的,眼睛眯成一弯,非常好看。2005 年出道时,她曾被媒体网路攻击,长得丑,打扮土。她说,我是个没自信的人啊。渐渐长大,她意识到,每个时期的自己都是最好的自己。现在,她想对当年的笔笔说:“我知道,其实妳尽力了。”

陈珊妮恐怖谷企划,专访音乐人周笔畅,刚满 34 岁的她,坐在板凳上被珊妮逗得直傻笑。她笑起来脸颊鼓鼓的,眼睛眯成一弯弯,非常可爱。2005 年从《超级女声》出道至今,周笔畅的中性嗓音迷倒多少男孩女孩。

MV 里那个唱着:“复制贴上后再/一键消失于集体”的中性女孩说,找到自己,跟做音乐道理相同。越做音乐,会越理解喜欢的乐种。同理,当你越了解自己,就越能找到最舒适的模样。


图片|大乐音乐提供

我是个没自信的人:别人批评我的外表,我会说“我尽力了”

听从选秀节目出道的她,20 岁开始,就活在才华、外表、内心都能被打分的娱乐世界。对女星铺天盖地的身材刁难,周笔畅都曾经历过。她细数收到过的外表批评:“脸大啦、造型丑啦。长得像谁谁谁啦。”

“公司要求出唱片一定要露脸嘛,但是,要我自己做的话,我是不喜欢露脸的那种。因为我希望大家是透过音乐去认识我,而不是说看到专辑上面那张脸,才愿意买我的专辑。”

曾经,周笔畅的身材不符合人们对于理想女星的想像。甚至今天网路上还找得到几年前的嘲笑言论,嫌她太胖太土:“胖得像个假小子”、“闺密杨幂正在嘲笑妳的路上”。后来,她想方设法运动、节食、学打扮,终于瘦了下来。评论纷纷改口,说看到她的希望,天鹅颈,腰腿都回来了。他们说,亲爱的笔笔,要记得继续管住嘴、迈开腿啊。(延伸阅读:你讨厌过自己的长相吗?接受自己,心就自由

很多人会说,那你就反击啊:别往心里去。要霸气反击。要认清不完美是常态。要知道自己已经很棒了。

可是,“我是个没有什么自信的人。”她坦承。

“我的外表,连我自己都觉得普通。当然,现在确实比较好看(大笑)。那别人,我也不知道。”别人的看法,她思考良久。“因为审美这种东西很主观,有人觉得好看、有人觉得不好看。”

“当面对批评攻击,妳会如何反应?”珊妮问。有些女星会大受打击,有的女星则会反击说关你屁事。作为周笔畅,她想说些什么?

“我会说,‘我尽力了。’因为每个时期,你看到的自己也不一样。现在的我,去看那时候的自己,会告诉别人说:‘恩,我真的尽力了。’”

她说得云淡风轻。


图片|大乐音乐提供

不是攻击,不是否认,也不是打定主意不往心里去。她细数曾经历过的攻击与评论,从不甘心、愤怒到接受,关键原因是,她看见并肯认了那个曾经努力的自己,从半妥协中,长出自己的力气。(同场加映:【张玮轩行笔】我们不是生来就有自信,但能练习对自己有信心

“可能,那就是那个时候,最好的自己吧。”她说。

一度中性,一度阴柔,那是因为我还在找自己

珊妮回忆,笔畅刚出道的时候,造型很中性。“后来有比较女性的、现在又比较中性,你怎么决定(之间的变化)?”

“人都会稍微有‘不知道自己要成为甚么’的时候,所以多多少少,在中间不知道要干甚么的时候,都会可能,见到一些自己也带有疑问的一些形象跟状态吧。”

现在这个造型,有人说中性,有人说小子样,但无论如何,她很喜欢。“我觉得,自己作主了之后,才慢慢找到的吧。”

珊妮说,这几年,周笔畅主导自己所有音乐作品,从概念发想开始,总是自己一个人飞到世界各地,去冒险,去寻找喜欢的音乐人合作,他全程参与音乐制作,做自己喜欢的,与众不同的电子音乐。他也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造型,挑战更新的视觉风格。


图片|陈珊妮提供

“我觉得影像不是真能百分之百,抓住美的事物,而且你能在某一瞬间,从那个小的框框,去发现学习美的角度。”周笔畅说。

给外貌焦虑者的一句话:从让自己开心的地方做起


图片|大乐音乐提供

经历过对外表焦虑的时期,后来她慢慢找到让自己最舒服的模样。珊妮问:“如果遇到对自己外貌很焦虑的人,妳会跟她说甚么?”

“这个,很难一句话去改变吧。因为有很多东西,是环境造成的结果。如果他身处在那个环境里面的话,其实你说一两句安慰他的话,也改变不了甚么。”

“所以没有办法?只能放任他们?”

“只能自己变强。我觉得就是这样吧,自己变强。或者是找到一个能够稍微消除你焦虑的方式,从那里,做为一个开始。”(同场加映:专访陈珊妮:花时间习惯自己的长相,你会成为自己的专家

周笔畅说:“找到一件让自己非常开心的事情做,是让你可以慢慢变强的方法。因为当你开心的时候,很多东西好像不太那么重要。看东西的角度,也会变得不一样。”

在珊妮〈恐怖谷〉的音乐录影带最后,那个认为自己没有自信的女孩,终于从滤镜逃脱,取回自己本来的面目。在萤幕上,她很快乐,凝望镜头,唱出歌曲的最后一句话:

“just break it till you make it”。


图片|大乐音乐提供

女人迷 x 陈珊妮 x 性别力的恐怖谷企划,说出属于这个时代,我们所面对的身体恐惧与故事。笔畅很勇敢,也很诚实,她说每个当下的自己,都是最好的自己。我们也衷心希望,当你觉得自己跟世界格格不入的时候,我们能陪你一起走过。

珊妮后记

访问当天,周笔畅刚刚从国外做完混音,也不知道是不是特地飞回来参与这个计画,总之他也不会啰唆什么,一下飞机就直奔摄影棚妆发,他就是这种默默的性格,很够意思的朋友。

我们在访谈结束后一起午茶,因为很久没见,已经说好趁这个机会聊聊,那个下午在饭店咖啡厅,他让我听完刚做好的新专辑,就是刚刚推出的 LUNAR,他说答应参与恐怖谷拍摄企划,也是因为和自己新专辑的主题相关,是他在意的事。当时只听到音乐觉得惊艳,现在看到周耀辉为 LUNAR 专辑创作的文字,觉得真巧,也觉得真细致。

像我这样的女子

不好意思 我在这里

歇斯底里 扑朔迷离 慢慢练习深呼吸

一个身体 一切开始 好好相信我自己──〈叛逆的缪斯〉

多了讨他厌的一公克 少了刺她眼的一公分会不会还是我 谁说美丽只是一层──〈月半〉

恐怖谷上线的时候,我们聊了一下,我谢谢他的帮忙,他说哪有什么,我说有,很重要的。

他突然对我说:“以前你跟我说过眼光要放得更远大,这次我才能做出最满意的一张专辑。”

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个了,但我们可能刚好就是这个世界上,两个比较类似的女生吧,默默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想让自己变强,不为了证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