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教育,怎么看待师生恋?老师和学生之间要划清界线,我们该如何分别那把尺,才能避免更多受伤的心灵。

(本文是人本教育基金会主办的〈打破沉默,揭发隐匿 ─ 面对校园性犯罪台日交流研讨会〉的现场发言摘要)

第二场 ── 校园里的掌控与征服 I:把学校当作狩猎场的教师

  • 老师说“拥抱是为了安慰学生”,为什么我们不该接受?
  • 为什么即使学生怀抱感情,教师也该与学生划清界线?
  • 究竟什么是“权势性交”?它与“师生恋”的差别在哪里?

与谈人

  • 案例分享
    • 张萍 ── 人本教育基金会南部办公室主任
  • 评论人
    • 龟井明子 ── 日本“防止校园性骚扰全国网络(SSHP)”创办人
    • 徐伟群 ── 中原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 王晓丹 ── 政治大学法律系教授

午后,研讨会的第二场次,主要谈论的是经常不被视作校园性犯罪的问题样态 ── 师生恋。这种样态的犯罪类型,老师往往主张学生是自愿和他发生关系,或许会想像自己是拯救落难公主的骑士,被公主爱上是万不得已,毕竟长得太帅太温柔,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

但是这个想像却有意无意忽略了,老师并不是拯救公主的骑士,而是囚禁公主的狱卒。老师的身分让他可以掌握学生的生杀大权,高兴的时候不断给予小恩小惠、给予各种特权讨学生欢心,但是不高兴的时候就把这些东西通通收回,再顺手附赠各式刁难跟威胁,藉由提醒学生自己的能耐,来安慰自己在恋爱中受伤的玻璃心。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真的能说,在这段关系里,老师是“不小心”被学生爱上,而非老师利用身分蓄意展示自己的权力,藉此胁迫、利诱或欺罔,让学生误以为自己正在跟老师谈一场身分与权力对等的恋爱?

案例说明

研讨会先从张萍的案例说明开始,“这个老师是该位女学生的导师。女学生的家长到学校检举,怀疑她的孩子跟老师谈恋爱,所以学校展开调查。”

同学们表示两人的状态相当公开,“班上同学其实都知道两人正在交往,因为他们在班上会有很公开的亲密动作。譬如早自习时,常常会在教室后面的椅子上,有时面对面或背对着跨坐跟拥抱。女学生会用嘴对嘴的方式喂老师吃水果。户外教学时,两人手勾着手逛大街,老师还会到女学生的房间,甚至躺床上让女学生的头埋在胸前或拥抱亲嘴。如果上学迟到,有时候老师会去她家载她。老师也曾经跟女学生的室友说,他觉得女生打舌环,在做‘那个’的时候感觉会特别不一样。后来女学生就去打了舌环。室友也说她跟老师有亲过嘴。”校长对这些事情的说法则是:“这事件是女学生自己主动,男老师‘只是’没有拒绝。”

张萍说:“最后性平调查报告认定,师生恋只是传言,是女学生把心灵寄托在老师身上,加上老师没有明确拒绝,才会造成学生间的误会跟耳语,应该没有这件事。 由于老师的讯息内容让女学生有了遐想与不当的期待,违反教师专业伦理,所以建议记过一次,再去做心理辅导,这是第一次调查报告的认定跟惩处建议。”

“在这个案子之后,有其他毕业学长出面检举,说该老师在几年前也曾经跟另外一个现在已经毕业的同学长期交往,也发生过性行为,最后是两百万跟家属和解。最后学校再次召开性平调查委员会,认定上述部分属实,老师违反教育专业伦理,情节重大,决议解聘。”

以上是案例说明的部分。(延伸阅读:【为你点歌】:爱情,是一种互相崇拜

龟井明子:在校园中,老师对于学生的掌控是非常全面的

龟井女士不讳言,在日本也发生类似事例,而且的确也不可能去要求人不要有感情,确实学生有可能打从心底真的喜欢老师,有这样的人或事情并不奇怪。可是真正重要的问题在于,对于学生的情绪或感情,老师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和方式去应对,“(老师和学生)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教人’跟‘被教’的立场,那因为这样的立场关系,自然而然就会牵扯到,比如说打分数的问题。”

“事实上在日本就曾有过事例,老师跟学生之间恋爱,分手后,老师在给这个学生打分数时,就故意给他打了很低的分数。”龟井女士说明,在日本的学校评鉴分成十个等级,而学生原本成绩都在八分左右,分手之后就只得到五分,“原本其他老师应该要发现这个状况,可是他们大概也就是放着不管、当作没看到。”

学生的家长觉得,从过去的成绩表现来看,不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差,学生也觉得不应该如此,想来想去,觉得是因为自己拒绝了老师的求爱,才被老师打低了分数。“家长跟学生本人都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他们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透露给报社,写成一篇报导刊登出来。”

回到台湾的这起案例,龟井女士说,“连周遭的同学都知道有这件事,其他老师不应该不知道。老师们知道有这样的状况,可是却没有去正视问题、没有想去解决它,这就是一种隐匿。”

“如果是在日本,这样的事例是不行的。在日本,只要有亲吻,就算是很轻微地碰触一下,也会被分类为猥亵行为。当然被认定为猥亵行为并不一定会被解雇。即使如此,我们如果把这个问题一直放着不管的话,其实它是更大的一个问题。”


图片|来源

“在日本有一句俗话:‘送到嘴边的肉不吃,是男人的耻辱。’所以电车痴汉这种人就常常会说:‘谁叫你要穿那么短的裙子,谁叫你的衣服领口要开得那么低,这就是你在邀请我对你做痴汉的行为。’在日本是有这样的想法的。”龟井女士说,尽管选择什么样的服装是个人自由,但加害者却常常会认为,别人穿的服装是故意藉由暴露来引诱他,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就觉得自己好像不是男人。

“我们在去各个学校做研习时,有的老师就会问我一些问题。例如:上课的时候,有些女学生的坐姿是脚开开的,老师会看到她的内裤,然后老师就会问我说,这应该就是代表学生在邀请我对她做一些性行为吧?”龟井女士说:“绝对不是这样的!可是当事人老师,他们却会有这样的想法。”

很多人会认为,师生恋也是浪漫爱的一种,并为此辩护,认为选择老师或学生作为恋爱对象是个人自由的范畴。龟井女士说自己曾经在很久之前,看过一部关于师生恋的纪录片,“这纪录片我看了不过一半,就觉得再也看不下去了。事实上在校园当中,老师对于学生的这个掌控是非常全面、非常多的。在这个状况下,老师看上的学生,可能是单亲家庭的小孩、隔代教养的小孩,或者是双亲在监狱服刑的小孩,或者是有一些精神方面的疾病,整个家庭已经乱七八糟的。”

“纪录片当中,师生恋最后甚至有到结婚的状况,那其实对象都是属于社会上比较弱势家庭的小孩,真的是非常过份的事情。像这样的事情之所以可以发生,就是因为大家的姑息。所以如果在周遭的老师或同学们,有发现这样的状况时,大家都应该要勇于通报。”(延伸阅读:被诱奸的少女成了师生恋:老师拿 A 片给我看,接着强暴了我


图片|来源

在张萍所述的案例当中,校方对外的辩解方式,也让龟井女士联想到日本的状况,“事实上在日本,就有一些老师会在指导学生的时候,比如说,就会抱住学生,学生去举发时,老师却说只是因为在指导的过程中,学生哭了,所以想把他拉过来安慰一下。”但如果真的想安慰学生并不需要有肢体碰触,可以用冷静倾听、口头安慰等方式,“就算是学生主动来靠近老师,老师也应该要注意到这样的状况,不要让自己的身体跟学生有所接触。”

“我觉得这个案例最糟糕的地方是,竟然是发生在其他学生在场的状况下。”龟井女士说,“ 因为对周遭的学生来说,看到老师跟这个学生的互动,会让他们有很深的不公平感。我觉得这个老师,已经没有所谓‘老师的职业道德跟伦理’,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老师心中必须要有一把尺,很清楚、很明确地划分出学生跟老师的界线才行。”龟井女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