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带来的痛快或许在于,这确确实实是一段没有人能够背你、扛你、代替你走上山,没有任何投机时刻的过程。登上山顶的那一刻,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我做到了”,享受一份属于自己的成就感。

作者|茉莉

我记得我是一个讨厌爬山的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从小学阶段每日每日都充满着爬山行程的那一刻开始。

记得周六一早,会被爸爸很早的挖起来,然后爬上对当时的我来说有些庞大的休旅车上,摇摆着、颠簸着、来到郊区的登山口。夏天的时候,对山的印象是树上爬满了黑色的、毛茸茸的毛毛虫;下雨的时候,对山的印象是混杂是湿气与热气的气味,穿着闷热的轻便雨衣,脱下也不是、不脱也不是,就这么混着体热、空气却清冷的矛盾感前行。

成年后,我以为能够选择逃离山林,这个虽然儿时充满着许多回忆,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许多的记忆与片段都是辛苦的、累人的、不明所以的。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我遇上人生中另一个很重要的人——我的男友,一个勇于尝试、挑战、对世界充满着好奇与幻想的人,所以我又默默地被山神召唤回去,但这一次,我似乎能够渐渐听懂山神的声音、想带给我的体验。

被山神收服,是我在爬嘉明湖的那个夜晚。还记得容易高山症体质的我,在爬的第一天刚好又碰上了大雨,即便吃了高山症的药,也没有发挥什么效果,头部胀痛、没什么食欲,当天晚上觉得又气脑又无助,连晚餐都吃不下,就赶紧钻回睡袋中,期待隔天的身体状况会好转。

半夜醒来时,头已经没有那么沉重了,摇了摇我男友,正准备去山屋外的厕所小便。当我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我这辈子还没有看过的光景,一整片的银河把夜空划分成了楚河与汉界,密密麻麻的星斗像是掉落在黑布的珍珠,我揉了揉眼睛,感受到眼眶的微热,星星多到看不见闪烁,而是就一颗两颗三颗的,连成好美的弧线。那一刻,我感激这个世界让我体会到如此偌大的美,感谢我是这么渺小的存在,能够谦卑的看着大自然的造化,我记得我转身看着男友,脱口说出“我好幸福”。

但是,幸福是什么?如何感受到幸福感?我并不是一个正向乐观的人,也鲜少有机会能够说出“我好幸福”这句话。当生活被压榨、被琐事给填满,我们所得的并不是去“感受”生活,而是庸碌的过完一天。但是我发现,在爬山的每一刻,我无不感受到幸福与美好。

如果我们不能够理解人类正向的部分,那么我们永远无法了解一个完整的人。

正向心理学之父 Martin Seligman 认为早期的心理学多集中在研究人类的心理疾病,但却鲜少关注正向情感的部分,而这也让正向心理学因此而诞生,心理学家们也开始着手研究人类的正向情绪:幸福感(Happiness)。针对幸福感的练习,有许多的小作业让人们能够扩展觉知、更能够感受生活中发生的好事,而我则是在登山中感受到幸福感的提升。

正念(Mindfulness)带来幸福:找到自己的呼吸、找回自己

也许是过去爸爸练就我很会走的体质,让我基本上体力没有问题、脚程也没有问题,刚开始和男友爬山,我总是赌气似的冲上山顶,再一次验证“爬山这么的不舒服、我不喜欢”。对我来说最困难的,是克服那个气喘吁吁、狼狈又不舒服的自己,这是我幼时的记忆、也是最不喜欢爬山的地方。

也许你听过正念(Mindfulness),是一种强调将注意力放在此时此刻,能够稳定且持续的觉察自己的感官,让个体能够更清晰的觉察内在与外在的想法、情绪、行为与处境的方法。学习当个“观察者”,而非“评价者”,让内在许多的情绪、经验、声音自由的表达,而非否定与评价,因为有时候往往是那些评价,而让我们无法享受其中。

当我开始学习在登山时,运用正念的理念专注在呼吸上,学习专注于此时此刻,我去感受每一个步伐带来的感受,跨太大步、会太喘;维持定速和合宜的步伐,能够让我维持稳定的心跳呼吸,走得长久、又不太需要休息。(看看更多:【运动小姐】运动不只是练肌力,也是练心力

这是在日常生活中很难得的经验,当我们忙碌于工作、课业、滑手机时,很难以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件事情上面,接收过多的刺激,导致我们对每一个刺激都缺乏感受,而渐渐变得无感与贫乏。但是爬山的时候不会,你会很细腻地注意自己的感觉,感受到呼吸有点急促、于是我放慢脚步;左边髋骨的地方微微地疼痛,下一次跨步时把主力放在右边;感受每一个呼吸从鼻腔、进入肺部、甚至进入腹部的感受,过于清冷的空气,记得下一次吸气时套上围脖,让气息温顺一点。每一个关注都带领着行为的转变,让我走得更舒适、更轻松。每走一步,都重新更认识自己的身体一点。从我开始这么做之后,厌山这件事情开始有了一些转弯。

幸福发生在追求中。研究显示当我们努力的朝向某个目标努力与实践时,能够刺激我们正向的情绪。而登山这趟旅程,你会有数个成功经验、数个迈向成功的经验。


图片|来源

在日常生活中,有太多需要追寻的事物,生涯、梦想、现实与理想的冲撞,有许多值得搏斗与愤怒的事,政治、立场、公平与否、正义,太多让人心烦与挫折的经验,有时候会感受到生活的无力,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而这个渺小,是微不足道、力不从心的渺小,一点也不伟大、不特别。

人们需要累积成功经验,让自己感受到满足、充满成就感;人们也需要感受到自己正在朝向对的方向,这样努力才有其意义。追求一个目标或许会带来满足,但是能够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感受到自己的努力,这样的幸福感更加地持久。

在爬山的时候,有时会感受到很疲惫,我也一直记得小时候登山时那些不舒服的感觉,因为太过于不舒服,所以不想要再尝试。对我来说,我需要增加的是让爬山这件事情,变得既舒服、又能够感受到放松。

爬百岳是耗时、耗体力、又需要耐心才能够完成的,有时候一趟登山可能需要花费数天,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完成这件事情,而为了能够舒适的完成这趟旅程,在旅程中我会为自己设定许多的小目标,事前规划登山的行程,上午走几个小时、到哪里休息、几点至山屋休息等,当这些预定的行程慢慢地被完成时,好像感觉自己真的能够做到,深刻地、感动地体验着“我可以做到”的经验。每走一步都更贴近目标,着实地感受自己在“前进”,而这是在我们生活中,鲜少感受到的经验。因为每一个日常生活中你所追求的东西,不论是梦想也好、理想也罢,多数时期我们会感受到自己在滞留与停滞,甚至不确定自己的方向是否正确、是否正在进步,但登山这件事情,具体量化了这些抽象的感觉,将你的每一个步伐都和进步绑在一起,让你走的每步,都充满着成就感与满足。

“我只能够依靠自己完成这趟旅途,没有人能够背你、扛着你、代替你走上山,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时刻,也不会将这份登顶的成功归因在其他外界的因素上,因为只有自己,才能够站上山顶。”在过程中朝向登顶的目标迈进,能够不疾不徐、不喘不急的走完全程,能够舒适的稳定呼吸、能够专注在身体疲惫的警讯而找到方式舒缓,这都增加了我对自己的肯定与价值,这也是为什么登山这件事情,渐渐地变成不再是“登山”这件事,而是让我找到幸福、与增加感受幸福的能力。(推荐你看:【为你挑片】《幸福路上》:幸福从不在远方,而在我们心上

幸福是当你用你的价值观过活。当去看更广大的世界、去体验与探索世界上不同的美景,成为了我生活的意义,即便再怎么辛苦与疲惫,我也能够感到幸福。

The state of happiness is not really a state at all. It's an ongoing personal experiment. (Flora, 2009)

幸福感并不是一个状态,而是一个持续的人生实验!

也许是因为遇见了我的男友,让我需要重新面对儿时讨厌爬山的记忆,让我重新去调适、克服并接受登山这件事情。但也因为这个机缘,让我去思索人生的价值与意义,我要的是什么?做什么事情会让我感到幸福?我想,当抱持着开放的心态去尝试与试验,任何经验都是幸福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