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在听到自己“真实的声音”时,都会觉得尴尬、和想像中不同,是因为其实每个人的声音都是有特色的,所以才会听到自己声音的第一句就认出来,原来那不叫做“难听”,叫做“特色”,只是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

找到自己的声音

有些人真是矛盾,明明超爱唱卡拉OK,觉得自己唱得超好,还常常自豪地说比原唱还厉害,但如果真的用手机录下来播放给他听,却会大惊失色地急忙阻止:

“啊!太可怕了!我不要听!”

我常常在想,这些人的真正问题,到底是不了解自己的声音,还是不喜欢自己的声音?

曾经我也是一个不了解、也不喜欢自己声音的人。一个人在找到自己的声音之前,其实学习说话是不会有效果的,就像一个不知道自己哪里好看的人,不可能因为学化妆,就变成能欣赏自己外表的人。

在我不了解、也不喜欢自己声音的阶段,我能不说话就尽量不说话,包括我开始接的文字工作。就算非得说话也是小小声,最好别人都听不到的那种程度,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我从小就比较喜欢写字,甚至成为别人眼中的作家。

因为我试着靠写作养活自己,所以我喜欢写小说,其中也包括了写广播剧脚本。

有一次因为时间非常赶,写好热腾腾的脚本以后,必须立刻赶到录音室。当我气喘吁吁到达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地把脚本交给客户,录音师大哥的声音从音控室传来:“你现在有空吗?”

“咦?”我一脸错愕。

“试试看,半小时就好,我可以付现金。”

录音师可能以为我嫌少,于是又自动加了一千。

结果背后的隔音门重重关上,我当场莫名其妙录了两支百货公司周年庆跟一个超级市场特价的广告,就是那种很芭乐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现卖现赚,买越多赚越多”的十五秒钟广告,有的在电视播放,有的在卖场播的。

因为没有经验,我看着稿子用平常的速度念完以后,录音师大哥打开音控室的麦克风说:“太慢!超过两秒!”我卯起来开快车,结果字串就发生连环车祸了。好不容易速度控制得差不多了,又被批评:“太严肃,注意笑容!”

紧张得要死,哪笑得出来!

但一想到等一下可以领现金,整个脸就像花那样绽放了。“吼!不是叫你笑!是声音表情要笑!”录音师大哥可能快被我搞疯了。于是我才知道声音表情要笑的时候,原来嘴角从头到尾要保持上扬,好像鱼的嘴巴被鱼钩勾住的样子,声音听起来才会有笑的感觉。

每一次录好,就要从扩音器放出来给大家听,包括坐在音控室里的客户,都对我的每一个字品头论足。向来不习惯听自己声音的我,好像一个丑妈妈生出一群丑得要命的孩子,等着被验货,简直羞得想咬舌自尽。

折腾了半小时,三支十五秒的广告,终于 OK。(汗)

出了录音室,我才知道原来今天安排好的配音员,因为重感冒失声,但客户要求非得要男配音员不可,而且当天晚上就要播出。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刚好我走进录音室交稿,录音师隐约听到我说话的声音,觉得可以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结果客户竟然颇为满意。

“方便的话留个电话吧!”录音师大哥从自己的皮夹抽出允诺的录音费给我,连单据都没签,临走前突然说,“以后找你配音。”我愣了一下,有种想哭的冲动,我这辈子第一次知道,原来我的声音是可以被欣赏的。那一天,我找到自己的声音。(推荐阅读:学习说话技巧前,你该做的,是“找到自己的声音”)


图片|来源

那不叫“难听”,叫“有特色”

虽然这故事很扯,就像每个去参加歌唱选秀的优胜者,都说自己是陪朋友去试镜,然后被工作人员找去试试看,结果一鸣惊人之类的。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也有可能是真的,而就这样,我误打误撞开始了用声音赚外快的日子。

我还是继续写广播剧,但是写完交稿的时候,自己还要顺便配音,因为我的声音低沉,通常都是配爸爸的角色,久而久之,录音室的其他配音员,无论年纪大小都开始叫我“褚爸”。配音员的声音年龄,本来就可以跟实际生理年龄差很多,很多配卡通影片里小女孩声音的,年纪都可以当我阿嬷。

我也帮许多广告配音,所以有时候打开电视、收音机,或是走在超级市场、百货公司里,都会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听到自己的声音。一开始觉得尴尬极了,还左顾右盼,红着脸看有没有人会注意我,但是立刻自己就哑然失笑。

“当然谁都不会知道那是我的声音啊!”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可以在公共场所,毫无预期下,认出自己的声音,代表我的声音是有特色的。

实际上,每个人的声音都是有特色的,所以才会在听到卡拉 OK 录音的第一句,就认出自己的声音,觉得尴尬;原来那不叫做“难听”,叫做“特色”,只是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

我回想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是在中学参加班际合唱比赛的时候。因为要分部,我立刻被分到了男低音,那是我生平首度知道,原来我的声音在别人的耳朵里听起来比一般人低。

离开台湾在国外求学、工作时,我的声音也时常受到刚认识的外国朋友注意。

“我没有听过亚洲人声音像你这么低沉的!”

甚至有人说:“我知道这样说很奇怪,但是我想你有一个时常对公众说话的声音。”

当我对于自己的声音特色,越来越了解以后,也变得对自己的声音慢慢有自信了起来,毕竟录音师大哥愿意付钱给我,一定不会是骗我的啊!(吧?)

我也逐渐明白,“声音”没有什么叫做完美,但经过开发以后的声音,本来只有一点点的特色,就能够明显地展现出来。就像从小因为眼睛小而自卑的台湾女孩,突然明白原来单眼皮在别人眼中才是自己的特色,于是学了一点化妆,成了让人惊艳的东方美女。

成为一个半路出家的配音员后,我对于听到自己的声音,不再觉得讨厌,也不再尴尬。于是嗓子就神奇地“开”了,甚至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用充满笑容的声音讲台语稿子叫卖起来:“楼上揪楼下,阿公揪阿嬷,阿母揪阿爸,赶快来喔!”

虽然我从小就会讲话,但是我知道,自己开始有意识地用自己有特色的声音说话,却是从在录音室意外“找到自己的声音”以后才开始的。


图片|来源

声音要比本人漂亮吗?

网路上流行的“逆天化妆术”,恐怕没有人没看过。那些“化妆前”“化妆后”判若两人的妖精(?)们,根本不能用“会化妆”、或是“厉害”来形容,即使用“鬼斧神工”来描述,都还觉得不够力道。

我看了以后,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网红会搞到自己不敢出门的地步。

因为无论如何化妆,本人再怎么美,现实中的形象,仍然不可能像自己放在社群网站上万中选一、花了几小时修图的照片一样。所以现实中的自己、卸妆后的自己、镜头以外的自己,就只是无止境的失望。

不只是网美,有不少引退的明星艺人,觉得自己年老色衰,也从此隐居,拒绝让人看见不再年轻貌美的自己,这是多扭曲而痛苦的人生啊!

自从我开始从事配音工作以后,才发现有很多配音员、广播主持人,这些声音好美好美的人,当麦克风关掉以后,就黯然失色了。他们没有念稿说话的时候,虽然还是一样的字正腔圆,甚至是同样的声音表情,但说话的内容却如此贫乏,思考是如此充满歧视与偏见,不合时宜!像小女孩般银铃的灿笑声,用在取笑别人的不幸时,我发现“声音漂亮”,原来跟“会讲话”,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

作为没有经过正式训练、半路出家的初生之犊,刚刚找到自己声音不久的我,必须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我的声音,跟我本人的内在,要如何协调一致?”

我意识到,我们的内在是通过声音的媒介,用说话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是不可分的。但很多靠声音吃饭的人,只单独有美丽的声音,却不知道怎么跟人沟通,也没有美丽的内在,这不就相当于声音的“逆天化妆术”吗?

我们看到这样的人工美时,当然也会赞叹他们的努力跟技巧,甚至揭露自己的勇气,但是我们并不能信任这张脸,也不会因为这样而有恋爱的感觉—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推荐阅读:雨天的独处,倾听自己的声音

同样地,跟声音主人的内在有落差,无法让人产生爱的感受的声音,无论多么好听,都不是可以让我能够信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