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万英尺的天边,在有港口 view 的房间⋯⋯”远距离的想念,是遇见每一个美好片刻,都会想起远方的你。为什么远距离会让人消磨了感情、容易分手?是距离让我们分开,还是真的不那么爱对方了?听听驻站作家海苔熊用心理学的角度与我们聊聊“维持远距离之必要”,要战胜遥远的距离,都是从生活中最微小的习惯开始。(你会喜欢:如何维持远距离?十个谈过远距离恋爱后才懂的事

“我曾经以为,可以跟他这样一直走到永远。甚至是在他跟我说要去英国读研究所那天,我也没有怀疑、动摇过这样的想法。可是后来我发现,英国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太远、太远了。而且最后,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苦苦维系……”

大约在三年前,我与台政大几位研究心理学的正妹筹组了一个亲密关系研究团队,第一个实验就是调查远距离恋爱的情侣。或许你会想问,为什么会对这样的议题有兴趣呢?答案是:当时我们有一半的成员都处于远距恋爱中,他们的伴侣都在地球另一端。所以我们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能让远距离恋爱中止或延续。

可惜的是,后来这个计画演变成两个悲剧。第一个悲剧是,有部分成员甚至等不到最后的结果出炉,自己的恋情就中止了。虽然这跟“距离”本身没有很大关系,我们甚至可以将它视为一种自然的消逝(decay)--毕竟平均来说,情人在六个月内分手的机率是 42%,过去研究也无法提供“稳定的”证据说明远距离恋爱比较容易分手(Stafford & Merolla, 2007; VanHorn et al., 1997)。可是无论如何,悲剧还是发生了,我们几个人只好捧着破碎的心继续收集资料。(同场加映:远距离,让人看得清

第二个悲剧是,在台湾距离似乎不是问题。虽然在美国,75 %的大学生曾有远距恋爱的经验,甚至如果以一个特定的时间点随便找一间学校做调查,大约有 35 %的情侣是远距离的恋爱关系((Stafford, 2005 );可是“台湾”这么小,岛内的情侣们根本不算是“真正的远距离”。我们利用 Google maps 计算距离,分析了距离与六个月分手机率间的关系,结果发现不论两人相隔多远,只要在台湾境内,分手机率与满意度都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有台北高雄或高雄花莲这种大于 300 公里的远距离,满意度才“稍稍”下降一些。但即使是这样的差异,在控制了其它因素之后也消失殆尽了。换句话说,距离不是最大的问题--还有一些比距离更重要的东西在主导着我们的恋情

魂牵梦萦却成空

那么,这些东西是什么呢?根据这十多年来远距离恋爱的研究,第一个关键就是理想化( Idealization, e.g.,Le et al., 2008; Lee & Pistole, 2012; Merolla, 2010; Stafford, 2010; Stafford & Merolla, 2007; Stafford & Reske, 1990 )。

远距离恋爱中的两个人,会倾向将对方“理想化”,并且肖想越多,越满意彼此的关系[1]。只是好景不常,这样的美梦正如我们预期的,会在见面重逢时幻灭(Pistole, 2010; Stafford & Merolla, 2007; Stafford, Merolla, & Castle, 2006 )。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理想化呢?根据 Stafford 的说法,那是因为他们无法“及时修正”彼此的印象所致。在机场挥手道别之后,脑海中关于对方的印象,就凝结在临别拥抱的那一瞬间。这一种情绪上的深刻、这一刹那间的永恒,变成往后几周、甚至几个月思念的养料(Le, Korn, Crockett, & Loving, 2011; Le, et al., 2008 )。(推荐阅读:远距离:不在身边的是他,还是他的心?

“到了那边,记得打一通电话给我。”他佯装韩剧主角的语气,试图用搞笑来化解尴尬。我一边笑他傻瓜,一边用手抚摸他的脸颊。

“才不要咧,电话费那么贵。我到住的地方,一切安顿好再跟你 Skype 就好了。”我说,其实心里充满不安,因为我甚至连自己住的地方确实长什么样子都还不确定,只在网路上看过几张相片、在 google earth 上面偷窥过街景而已。

“那个……以后,如果我想妳怎么办?”他突然黯然地问。

“傻瓜,我们还是可以用网路阿!而且我又不是不回来。之前你到台中工作我们不是也久久才见一次面吗?别担心……”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立刻靠上来给我一个紧紧的拥抱。虽然这是电影里面老哏的画面,但是那时他抱到我肩膀、胸口都痛的感觉,到现在都还非常深刻地渗入骨头里面。

如果你们临别时依依不舍,甜蜜温暖,那么这次的暂时分离将成为一种催化剂,催化你们之间的感情:爱意越浓的伴侣,分离以后会更加想像无限、思念蔓延、梦萦魂牵( Le, et al., 2011; Le, et al., 2008 )。跟一般近距离恋爱不同的是,你很少有机会看到它挖鼻孔、放臭屁、做出一些损坏形象的行为,所以他一直都是你心中的白马王子或白雪公主--很多人以为这就是所谓的理想化,其实不然。

真正的问题点在于,两个人因为远距离而学会说谎:开始报喜不报忧(greater selective positive self-presentation )、逃避某些敏感的话题(topic avoidance )、匆匆略过和其他异性相处的描述、佯装对于对方谈论的东西很感兴趣、假装很开心、过得很好等等(Stafford, 2010 )。虽然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让对方不要担心两人的关系,殊不知这样的相处模式本身却危险重重--当你不再能正确察觉对方的喜怒哀乐,当你们之间大多数的时候都只是在演戏,聊的话题也总是正面欣喜,真正的危机就会出现。(你会喜欢: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在感情中诚实

“原先约好一个时间,每天上线聊聊彼此之间的生活,后来发现这样的约定竟然沦落成为一种形式。我说话的时候,他一边打他的电动;他分享在学校发生的事时,我一边逛我的网拍;我们在不同的空间说着彼此的生活,却不再真正能听见对方在说什么。他出国前,我们本来还说好我毕业、他工作稳定之后,在永和租一间房子一起住;可是现在别说同居了,连我们还能再在一起多久,都是问题……”

Stafford (2010 )的研究也发现,距离改变最多的不是关系本身,而是“你在对方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你们开始不再讨论以后的事、不再规划同居结婚( less discussion of important premarital topics )、不再想着明天会怎样,只聊着现在、只选择说开心的屁话。

当然,你偶尔也会发生一些难过的事情,但是你会觉得跟他说又不一定能获得实际的帮助。一开始,他还会安抚妳,却无法给妳扎实的拥抱;后来,甚至连安抚都变得不太真诚,用“见面再说”、“忍耐一下就好了”或“看开一点,往正面的地方想吧。”来敷衍,就一边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于是,你们的关系从“甜蜜的责任”逐渐变成“道德的负担”(Lydon, Pierce, & Oregan, 1997 )

“废话,我也知道要看开一点啊!如果我可以开心,就不需要打电话给他了!电话费这么贵,但我只想听他说几句切实鼓励的话、而不是经由断断续续的不稳网路……我知道他帮不上忙,我们都很无力,真的好累、不知道该怎么走......”

这样的日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持续下去,没有人愿意坦然面对真正的问题。“你觉得我们还要这样继续下去吗?”、“我们是不是讨论一下我们的关系……”像这样的疑问,常常萦绕在脑海里,却迟迟不敢说出来。有一天,当你们再次见面或是剧烈争吵的时候,你会发现,他根本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人。这并不是因为过去一段时间你都没有真正认识他,而是你记忆中的他,有一部分是自于自己的期待与想像。真正的距离,是从这里开始产生的。(推荐阅读:谢谢你爱上我咧嘴大笑的样子,让我有勇气再牵起爱

不安的灵魂

“妳在干嘛?”电脑右下角跳出 G-talk 的聊天视窗。

“我在赶下班前要交的企画阿。已经是第三版了,再蜘蛛我就要回家吃泡面了。”我迅速地回完这一串话,“蜘蛛”是我跟他之间的小默契,是“失败的” (spider)意思。但他这次迟疑了一下才回覆我。

“蛤?喔,好。那不吵妳了喔……”匆匆关掉视窗,我又开始沉入飞快打字、看报表的世界。一直到九点多搭车回家时,才有机会逛逛脸书、喘口气。突然看见有人分享一则留言:“每一句‘你在干嘛?’的背后,其实都隐藏着一个想你的人……”。(你会喜欢:那些零碎的讯息,其实都是我想你

远距离恋爱第二个重要的关键是“依恋”(Attachment,e.g.,Pistole, 2006, 2010 )。虽然说成人依恋(Adult attachment )几乎是所有亲密关系研究的霸主,但在远距离恋爱中,这似乎是最核心的问题(Pistole, 1994, 2006; Pistole & Arricale, 2003 )。依恋系统(Attachment System )预期,当你想见一个人、想听她的声音、想感受他的体温,却发现时空乖离而无法满足或达成的时候,难过、沮丧、自我怀疑也会相应而生--尤其是针对缺乏安全感的人来说。(同场加映:都是你,让我感到寂寞

与 Stafford 多次合作并长年进行远距离恋爱研究的 Pistole 指出,这些人在远距离恋爱里面会面临更多的挣扎和困难。他们会在渴求亲密与避免情感联系中矛盾纠结、在表达痛苦不安与装做若无其事之间来回摆荡;想要说一些自己的事情、想要表达一些自己的感受,却又害怕被拒绝、被忽视、被冷落,于是,许多相处时重要的问题就被跳过、被埋没、被掩藏。换句话说,前面谈到的“报喜不报忧”现象,在不安全依恋的远距伴侣上更为显而易见( Lee & Pistole, 2012)。(你会喜欢:真正懂你的,才是爱你的

渐行渐远的理由

可是让人纳闷的是,对方是我生命中这么重要的人,为什么我反而不敢跟对方分享重要的事情和感受呢?在回答这问题前,让我们来想想,当初自己是如何爱上对方、让对方进入自己的生活与心灵的呢?

试想,“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与“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很难过”,这两句话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前者只是描述事实( description of fact ),后者还加入情感表达的成分(emotional expression)。一般来说,心理学的研究一致地显示,说越多的私事越能强化两人的关系--但私事不是随口说说就好,还要能触动彼此内心最深层的部分(Shelton, Trail, West, & Bergsieker, 2010; Sprecher & Hendrick, 2004 )。

问题是,什么是“最深层的部分”?说穿了其实就是“情感表达”。你几乎跟每个人都可以说说你的工作、你去过的地方与专长;甚至,和某些朋友你也可以坦承在你七岁时,小狗或奶奶离开你、考试不及格被打屁屁等等糗事、伤心事--但是只有相当少数的人,我们愿意跟他们分享被上司责骂时的痛苦感受、出国游玩时看到美丽景色的欣悦、挚爱死亡的椎心刺骨,以及失败时的失落困顿。“事实”加上“情绪”,就会形成一组“自我揭露”(self disclosure );而一点一滴地增加自我揭露,也会让两人的感情逐渐增温(Shelton, et al., 2010; Sprecher & Hendrick, 2004 )。

如果你们每次见面都聊空难、风灾、王建民或淡定红茶,那两个人的关系大概不会有太大的进展。不可讳言的是,八卦(gossip )是维系关系的重要方式( Wert & Salovey, 2004 )。大量的八卦研究我们藉由谈论着无关尽仅要的第三人(absent third person )与喇低赛来获得正向情绪(Feinberg, Willer, Stellar, & Keltner, 2012; Foster, 2004 )与维系关系(Baumeister, Zhang, & Vohs, 2004 ),但我们无法只透过八卦跟别人建立深厚的感情。更糟糕的是,如果你在远距离恋爱里面已经缺乏安全感,聊天内容更会被林书豪、李宗瑞给占满--原先你不敢跟对方深聊彼此的感受,因为“害怕”损伤关系,没想到这样做反而让两个人越来越远。

用八卦扒光感情

“嘿、你觉得乔乔那把乌克丽丽可不可爱?”、“我们甲班那个小茹超瞎的,她连学费都忘了要缴”、“你知道那个大头吗?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帅哥阿,他竟然发芬妮好人卡耶!亏他还是学佛的,一点都不懂得要慈悲为怀……”我们可以谈谈穿着和打扮(physical )、同学朋友的工作成就(achievement )、或是同学情侣间发生的琐事口角(social )等等,这些都是八卦的好素材。

或许跟你想像的一样,Lee & Pistole (2012 )的研究发现八卦话题中的第一名就是“别人的感情”--这里的“别人”,指的是共同认识的朋友或是大家都知道的名人。为什么这些话题我们有兴趣嘞?Lee & Pistole归纳出两个原因:

(1)   谈论他们的感情可以影射我们的关系,间接暗示我所关心的事情--“你看他连女朋友堕胎都不陪她去耶,你说过不过分!”

(2)   说着别人的故事,可以降低情绪的涉入。“你知道那个阿妹仔吗?就是我在星巴克认识那个阿,她被劈腿耶,而且那男的竟然还同时有四个。看她每天上班都躲在厕所偷哭,依我看那种人根本不值得为他多掉一滴眼泪。”或许你也担心被劈腿或被抛弃,甚至过去的经历里面,被抛弃是一种你无法承受的痛,但是谈着别人或朋友,可以理性化、让自己不过分激动、甚至压抑自己的情感。

此外,“利社会八卦”可以使人减缓压力,伸张正义。为什么我们要八卦李宗瑞?所有丑闻的八卦都有同样的背后动力:透过揪出坏人、看清坏人的恶行、替无辜者说话等等过程,我们感觉到自己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但在远距离恋爱中,双方聊一些言不及义的垃圾话却跟上面的三个理由没有太大的关系。朋友聊八卦能怡情养性( ? ),但远距情侣之间如果只聊八卦,其实有些时候是为了逃避重要的话题。Lee & Pistole 发现,不论你谈的是什么样的八卦,对关系的经营都没有帮助、尤其是远距情侣如果八卦别人的感情、外貌、工作成绩,反而会降低彼此的幸福[2]。(推荐阅读:恋爱心理学家告诉你,七个远距离恋人维持温度的秘密

安全的联系,不安的距离

“那妳传 line 给他,都聊一些什么?”我问她,石牌水龟伯里的客人越聚越多。

“没有阿,就讲一些电视上看到的趣事、同事朋友的糗事。”她说,眼神里透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那他会回妳吗?”我问,一边夹起沾满花生粉的麻糬送进嘴里。

“会阿。虽然也不是回什么了不起的话啦。可是每次只要他一回我,我就觉得我们其实某个地方还是联系在一起似的。我也知道我这样很病态,可是我就是无法跟他说我在乎的事情。我担心又跟他吵起来,上次见面好不容易才很开心的……我不想把两人的关系再度搞砸……”她用筷子把玩着碗里的豆花,在碗里散成碎片。

如果你跟他的关系稳定安心,你根本不需要用八卦来填补聊天时的空缺。你有太多的感受、太多的理想和未来迫不及待地想与对方分享。就算你意识到谈论感受可能会损伤感情,你还是会选择相信对方、相信你们的关系、并且说出你担心的事情。因为你知道,唯有信任才能带来幸福--虽然妳同时也清楚,这样的信任如果不幸被践踏,也会带来极致的痛苦。(延伸阅读:别用距离,衡量爱的深浅

相反地,八卦是一种“远离个人资讯”( personal information )的方式,我们可以藉由这种方法,感觉到自己和对方的生活还是很靠近,又不用揭露自己的感情或情绪。这种暂时的“一举两得”却会成为越来越不了解彼此的种子。

越是对关系感到不安的人越不敢聊及重要的问题,但是越是不去谈,这段关系也只能停滞,甚至往后倒退让彼此疏远( Baxter & Wilmot, 1985; Knobloch & Carpenter-Theune, 2004 )。对伴侣隐藏悲伤,只会把你的悲伤扩大、也把关系带往更黑暗的地方( Uysal, Lin, Knee, & Bush, 2012 )。

从经济学的观点来看,世界如果上存在“没有风险的人际关系”,那么你从中的获益也不会太多。踏出一步常常需要许多勇气,但不踏出去只是歹戏拖棚,徒增更多损耗。踌躇多日以后,这些不安的远距离恋人终究会发现,两人之间隔着的不是距离,而是无以名状的焦虑。

 


注解

[1] 可能和你想得不太一样,一般来说,几乎所有研究都发现理想化伴侣跟幸福呈现正相关( Le, et al., 2008 ; Lee & Pistole, 2012 ; Murray, Holmes, & Griffin, 1996a, 1996b ; Stafford, 2010; Stafford & Reske, 1990)。越是把对方看得比事实还好,越是喜欢满意这段关系--在这个理想化没有幻灭之前(Stafford & Merolla, 2007)。

[2] 在近距离恋爱的情侣中,八卦量与关系满意度无关。但是在远距离恋爱的情侣关系中,八卦与关系满意度的相关是 -.1~ -.3,也就是越八卦,越不满。

[3] 文中所有统计数字多采自西方研究,且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须注意个别差异与文化差异,不宜作过度推论。

[4] 为求行文简便与维护隐私,内文引用的诸项案例均经当事人同意,并大幅修改后重新缮写,无可供辨认讯息之虞。

 

 

参考来源:来源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