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总需要磨合,在磨合里看见彼此的爱,“当一个人愿意为了另外一个人做他不习惯的事情时,那就是最难能可贵的付出了。”

我跟我男朋友,刚好是外向与内向的极端。外向者与内向者交往,究竟会是怎么一回事?我想关于“我想你”的故事,是个很好的例子。


图片|来源

我是在国外旅行时认识住在澳洲的 K。刚认识 K 的时候,我便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吸引力。于是,和他相处的时候,我总会问他各式各样天马行空的问题。虽然他都听见了,但大多数时候他并不太愿意回应我。一开始,我感到有些挫折,感觉对方似乎不太喜欢我。

对于外向者来说,他的很多行为都代表了“没有兴趣”,除了他不爱搭理我的问题,两人一起出行时,他总是快步走在我前面五到六步的距离,两人经常一前一后的走着,也因为这样的距离,其实多少也让我想与他“对话”的难度变得更高。

但是作为外向者,不断寻找新话题的漫谈一直是我非常拿手的事。因此,遇到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我就再找其他事情聊下去。就这样,我们连续聊了三天,或更精确地说,我“自问自答”了三天,他“听”了三天。(推荐阅读:跟谁聊天都尽兴:聊天读心术四大重点

我问他为什么愿意每天与我相处,他只是酷酷地说,“你很会娱乐人。”

我也是傻眼了啊,原来老娘每天这样自问自答,最后在你眼中都是笑话啊。不过,在他生命中扮演“小丑”,总比在他生命中扮演“路人”来得要强多了。(嗯,我不只是个外向的人,也是个乐观的人。)

于是,抱持着他应该是“还是有喜欢我,但是他不好意思说”的猜测,超级行动派的我在飞回台湾的前一天,也是我们相处的最后一天,很主动地跟他说,“我回台湾以后,会想你。”

没想到在我丢出了这直球以后,K 只是继续开车,然后表情淡漠地说了一句,“我觉得我还好。”原来是个喜欢直接把球捏爆的同学。还好,作为行动派的外向者一向视社交中的挫折为生活中的一小块,于是,回台湾以后的我便不再多想这段关系,便只是默默放下这段念想,回台湾继续忙于我的生活。

没想到,过不多久,这名内向却擅于把球捏爆的接球员却又主动在脸书上敲我了。问了我些近况,一如初识,我还是热情地回应他,而他在网路上也总是比较愿意笑笑闹闹,相比见面,他反而更容易在网路上透过文字与我分享的生活与想法。


图片|来源

内向的人更倾向用讯息沟通,因为他可以想好了再回应。但是当面对话时,他可能同时在处理很多事情,一方面他可能在观察环境,一方面要听我的问题,还要想这个问题有没有意义与想不想回答,更遑论外向者所熟悉的一来一回地漫谈社交了。然而,通常内向者在“倾听”时会比外向者更加投入,因为外向者更急着表达。(推荐阅读:亲爱的你,内向是种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 K 很迷人,我很少看见一个人能够如此有耐心地听我说上那么久的话。后来,经历将近两年的时间,我们终于决定交往。

“你为什么当初听我说我想你的时候,你不愿意给我正面回覆?”压在心底两年的困惑,外向者如我当然不会错过在交往之后拿出来拷问一番。

“说出口的话,就要能够做到,我不想说做不到的事。但是当时候你要回台湾,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继续跟你维系这段关系,那干脆不要给你希望。”对于他来说,承诺、行为都是在深思熟虑后才出现的结果。相比他,外向的我倒是很容易想到便说出口,有什么情绪、想法都会立刻外显成为话语与行为,但是当理解这之间的差异时,那些在不同行为背后的爱却是共通的。

“我想你。”

一交往便处在长期远距离的状态,能够轻松表露情绪的我自然常常对伴侣说起自己的思念与感情。然而,不能说是出乎我意料的答案,却还是让我无言以对的是,他总是回答“嗯。”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刚开始面对他的冷静,我一度觉得这应该就是冷漠错不了了,但是我却又会在下了小结之后想起,“如果他真的不喜欢我,他干嘛跟我交往?”。

对于我而言,K 总是不太分享感受与想法,一开始我很容易解读为 K 就是没意思、没兴趣,但是他只是太习惯“思考”、“独处”、“聆听”,而不习惯(或也有点不喜欢)“口语表达”。

对于外向者来说,要能与内向者相处下去很重要的一课是要学会“听见”那些没有说出口却展现在其他互动上的爱。

举例来说,K 是华裔澳洲人,对他来说,英文是第一语言,中文才是第二语言。他住在跟台北有两小时时差的雪梨,交往前每次见面,我们总是英文与中文混着用。

但是交往以后,我们每次在台湾时间晚上十点,澳洲时间晚上十二点时,他都会坚持用中文与我聊上 1-2 小时。按他的说法是,“你英文太烂了,还是让我练习我的中文吧。但我知道,在半夜用第二语言跟一个爱讲话的外向人聊天,其实对他来说是件很辛苦的事,但是他却甘之如饴,只是为了让我可以更自在地跟他分享我想说的事。(推荐阅读:如何维持远距离恋爱?科技不能取代一切,信任才能爱得放松

使用的语言、沟通的时间,对于 K 来说,这些是他用心表达爱的方法之一了。看见同样一件事情对于另外一个人来说为何不容易,并且珍惜、感谢对方的用心付出,自然更能维持关系的品质。

交往一段时间以后,我学会与其问他“你会想我吗”、“你爱我吗”这些常见的台湾女友起手式,不如改告诉他,“我很想你”、“我喜欢你”,然后与其期待他回应“我爱你”,不如花时间观察他又做了哪些关于爱的思考和行动。毕竟,光是静静坐在那边听我说着一遍遍的想念和爱,都可能是他表达爱的方式了。


图片|来源

最后,转送给大家一句我朋友曾经跟我说的话,“当一个人愿意为了另外一个人做他不习惯的事情时,那就是最难能可贵的付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