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护脆弱、对抗忧郁,对陪伴者与当事人都是莫大的挑战。试着释放一些说/不说的选择权,留给彼此多一点的空间,或许更有助于一段关系的维系。

亲爱的海苔熊:

我的他,是一位职业军人。在还没进去之前他是如此开心有活力,这么有热情的人。但进入军中之后有非常多事情都要向现实低头,长期在压力之下工作,也没有释放的出口,久了却引起了他的忧郁情绪。

是的,他是忧郁症患者,只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尽力去掩藏,不想让我担心,但他使用的方式只会换来我的不安全感,他开口告诉我的时候,我当下脑袋一片空白,对于这么症状毫无概念,但透过网路的资讯,书上的知识,终于建立起对忧郁症的认知。(延伸阅读:致陪伴自杀者的你:“他想结束的不是生命,而是痛苦”

我很难过他在和病魔缠斗的时候极力避免与我接触,或许是不想伤害我,我也相信他知道我一直被他关在门外,无法进去,他会担心深不见底的黑暗连同我也一起吞噬了。

对于第一次认真处理感情事的自己,总是对他的一切摸不着头绪,他不想说,我也就无法帮助他,他不想让我陪伴,我也就只能先好好照顾自己。可是,不想被冷落的自己是想尽了方法想为他做些什么,总是想更了解他多一点,想要打开那扇关住他心魔的门,把他从漆黑中拉出来。

一厢情愿的想为他做更多,却一直无法突破,久而久之连自己也累了,因为太专注在他,却忘了好好照顾自己,搞得就像自己无形中也患了忧郁症似的,开始对任何事情失了兴趣,没了温度。

当我从这样阴郁的情绪挣扎着也需要向外求救,最后的方法却也只能与他分开,这段无法得到回应的情感,是情人却更像陌生人,我为自己设下停损点,结束了这一段感情。

让自己自由,总是能看到更好的自己。

“嘿 可不可以  买你的不快乐
我们一起唱歌 一起牵手 一起听音乐 好不好
把你的 不快乐 卖给我 然后抱一下 好不好”

这首歌是我还不知道他有忧郁症的时候听到的歌,单纯的旋律却蕴含着暖暖的关心,多希望他能让我进去,给我那门的钥匙。

因为这段感情,我认识了忧郁情绪,付出了,对自己无憾也就够了,让自己慢慢找回久违的笑容。

我也是因为忧郁症开始搜寻资料的时候才在网路上看到了你的文章,真的非常谢谢你,每次为大家点歌都有厚实的心理学观点,帮助我更能厘清自己的想法,您如果有办签书会我会很想去的!

by 慕(点播时间:2018/11/10 上午 9:00:15)

亲爱的慕: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们的故事,和一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却没有权力分担他的情绪,我想这种感觉一定很孤单,又很无力,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不快乐,却又没有办法做点什么。就像是歌词里面说的:

“嘿 可不可以 买你一个钟头
  只是想关心你呀 要你知道 还有我在 好不好 ”


图片|来源

可是有时候,就连“关心”都是奢侈的,因为他不允许自己在你面前表现出忧郁,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情绪都可能会互相影响“传染”[1],就算他的面具戴得再好再满,那些隐隐约约流露出的黑暗,还是会让你感到不安,你多希望能更靠近他一些,但是他很怕给你造成负担,殊不知对你来说最大的负担并不是他的忧郁本身,而是他自己压抑着那些情绪却闷不吭声。奇怪了,为什么他明明很痛苦却不告诉你?(推荐你看:250 天的忧郁症日记!《亲爱的我》“我们悲伤,因为我们深爱这世界”

  • 其中一种原因你已经提了,或许他怕把你也一起拖进那个无底深渊,对于那个深渊的苦,他了解得太多了,或许是因为体贴、或许是因为爱你,他只好独自承受,可是他还是需要爱的,所以越是把你推开,他的忧郁又更加深一层。

  • 也有一种原因是他觉得自己不值得 [2]。忧郁症患者常常内心会有这个声音:“我很怕给别人造成麻烦⋯⋯”,他们对于自己、世界和未来的看法都是负面、没有希望的,因为“觉得自己不好,所以不值得别人对我好”,因为自己是糟糕的,所以任何人的靠近,都可能会“玷污”那些人的心情。

  • 还有一种可能是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好了 [3],既然都已经是“半死之人”,再多的帮忙和关心对他来说都只是徒劳无功、浪费力气。他的无力和抗拒可能会席卷这段关系,让你也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帮不上忙。

心理学 OK 绷

如果故事重来,或是现在的你再遇到类似的状况时,你可以怎么办呢?近年来我发现,忧郁症像是使徒一般袭来的时候,我们真的只能“心存善念,尽力而为”,并且要小心自己的反应,不要成为对方的第二重压力。说起来简单,真的实践起来其实是天人交战阿!我列出一张表和一些注意事项,提供你参考[4]:

  1. 先照顾好自己:还记得前面所说的吗?情人之间的情绪是会互相传递影响的,所以如果你的状况不好,对方除了自己本身的忧郁之外,还会感染到你的焦虑。所以,让自己维持心情平静,好好吃好好睡,光是这样就可以减少你“传”给对方的负面情绪了。此外,我们经常会把目光放在“需要照顾的那个忧郁症患者”身上,而忽略了自己也是个“人”,也需要好好被善待。如果他不允许你帮他打伞,那么你至少要先为自己撑起一把伞。

  2. 这个“聊一聊”,究竟是他的需要还是你的需要?有些时候我们是投射自己的“救世主包袱”到对方身上,以为他需要帮助、需要聊聊,却忘记尊重对方也有“决定要不要说”的权利。忧郁症患者(自己觉得)能掌控的事情已经很少了,倘若再被你一直追问(即使我相信你是出于好意),可能他连最后一点决定权都没有了。所以这时候可以告诉他你有空的时间,他愿意说也好,不愿意说也罢,不过在那段时间里面你都会陪在他身边。这样的一种允许,让他觉得自己是有选择的,说不定会让他更想说出自己的心情。

  3. 寻求支援:以前我看到这个建议都觉得是屁,毕竟有些忧郁症患者根本不想要看医生或谘商,所以找人帮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但后来我发现这里的“支援”其实是“找人支援你”,就像是你点歌内容中说的“因为太专注在他,却忘了好好照顾自己,搞得就像自己无形中也患了忧郁症似的,开始对任何事情失了兴趣,没了温度。”陪伴者也是需要“应援团”的,你可以找你的朋友聊、作一些让你有活力、充电的事情,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先顾好自己。

关于“陪伴忧郁症”,很多人已经知道不要说“加油”了,但可以说些什么呢?有些时候和他们相处时,他们表现出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火大,又该怎么办呢?我在下面列了一张表给你参考看看:

状况 原因 NG 回应 较好的回应
他很难决定要不要出门、买一个东西犹豫很久,你在旁边等到很火大。 这是忧郁症常见的症状之一,可能是因为吃某些药的副作用让脑变钝,也可能是症状让认知功能下降所致。 “还要多久?选一双鞋子有这么难吗?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耶!” “真的很难决定对不对?这几双都不错,不过我们快迟到了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他说要死,搞得你心神不宁、胆颤心惊,你当时几乎是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还跟他开导很久,但隔天他却对前一天的事没印象。 严重的忧郁可能会伴随解离或幻听(对某些时刻没有印象,或是听见有人叫他去死),所以在他发作时你跟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昨天我跟你说这么多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你不是还答应我说会去找工作?怎么现在又反悔了!你这样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发作当下:叫他的名字,只要避免他死亡,坚定立场,并寻求协助。

隔天:“昨晚你状况不是很好,所以我在旁边陪你。”

他故意说一些话激怒你,或者是故意要讨拍,一副什么都不想做的“活死人”样子,你整个很看不过去。 我们无法确定他的以死相逼究竟是真的,还是要讨拍,不过忧郁症患者的确会有时候想要测试身边的人对他的关心。他们对于未来普遍怀抱着无望的感觉,所以当然会什么都不想做。当你看不惯的时候,可能要想一想,这到底是他的人生还是你的人生?

“就不能够振作一点吗?”

“你用这种方法来威胁我是没有用的,你想死的话就去死吧,我会去你的坟墓前帮你上香的。”

“我看你明明好好的啊?为什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知道你很痛苦,或许我也无法真正理解你的痛苦,死亡可能这是你目前唯一可以想到的路了。如果你真的去死的话我会很难过。”

“如果你还不想工作那就休息一阵子吧,你觉得差不多可以了再开始工作也不迟。”

总之,除了“我想去死”之外,有时候他说的话、做的事都不一定是他的本意,可能只是受大脑激素影响,把它当小孩子说干话就可以了(此连结将导至站外),认真跟他杠起来就输了。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不需要对他的行为负责,而是你选择不被他的情绪起伏,影响你太多的心情。或许,没有哪一种回应是百分之百完全有用的,但核心的概念只有一个:他的人生是他的,你的期待是你的。你没有责任要让他快乐起来、你也没有必要为他的未来规划,你只是基于你对他的在乎,给你能给的时间和陪伴。


图片|来源

面临生命极度的黑暗,自己的黑暗往往也会被勾动起来,当对方陷入压力、不被理解、不被在乎的感受时,所筑起来的那道高高的墙,也会让你有类似的感受。当你觉得无力、想要再做更多的时候,或许有一种可能是,不再多做点什么,就是最好的“做”了。

其实,我觉得你做得很好,在他不允许你照顾他的时候,你愿意先好好照顾自己。就像你说的,或许你没有办法让他找回自己的笑容,但在经历了这段感情之后,你也开始练习找回自己的笑容。

感情里面最无力的是,不是所有的“我愿意听”,都能够换来对方的一句“我告诉你”,但当我们能够允许对方有拒绝的权利[5],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焦虑,或许这样的一种界线,并没有办法让他的痛苦少一点,但却可以让彼此距离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