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被反同婚团体作为讨论议题的“性平教育课本”究竟长什么样子?从国小一年级到国小六年级,蒂玛小姐带你一探究竟。

作者|蒂玛小姐咖啡馆

“话说我反覆看了一下爱家公投的题目,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S 女问。

“什么问题?”T 女看着 S 女说。

“爱家公投一直强调说国中及国小不应该实施同志教育,所以要发起公投直接从法律面封杀同志教育。然后你说实际国中课本讲同志勉强说来只有六页。那国小呢?”

“好问题,所以我后来也想说既然公投是针对国中国小的性平教育,应该连国小课本都来仔细看看,先回答你的问题,国小课本根本没有提到同性恋。”

“完全没有提到吗?”S 女瞪大眼睛。

“对,完全没有。”T 女点点头。

“那国小针对性教育到底有教什么?”

“因为国小跟性或性别有关的内容,大致上会放在‘健康与体育’这科,然后少部分会出现在‘综合活动’,所以我从目录先看过,先把看起来跟性会有关的章节挑出来。然后⋯⋯恩,你直接看我整理的档案吧,比较清楚。”

T 女拿出了平板,点开档案给 S 女看。


国小一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国小一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我看喔⋯⋯一下的健体课本,这篇勉强要说跟性有关只有‘身体的感觉’这节。内容主要是在说肢体接触、遇到不喜欢的身体触碰要如何表达、也提到隐私处不能随意让人触碰。这很好啊,教小朋友怎么保护自己。恩?二年级的没有跟性别有关的内容吗?”T 女问。

S 女点点头。“因为是‘健康与体育’,其实教的范围很广,而且有一半大概都在讲体育,另外还有提到一些情绪管理跟人际互动的内容。所以针对性有关的内容不会每个年级的内容都一定有提到,但你想想比起我们以前的课本,内容算充实很多了吧。”

T 女露出沈思的样子。“对啊,我们那个年代关于性教育,要到国中健康教育才有。人际互动嘛⋯⋯勉强要说大概是生活与伦理吧?我继续来看看其他年级啊。三年级这篇在讲生命历程的,硬要说就只有妈妈怀孕这页提到两个月大到九个月大的婴儿在子宫的状态可以说跟性有关。”

“四年级这个在讨论男女刻板印象是怎么形成的,这看起来很明显是性平教育的一部份吧?不过也完全没提到萌萌最害怕的性别认同啊。”(推荐阅读:彩虹妈妈在教会:你总是避谈性教育,孩子怎么瞭解自己?


国小三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国小四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国小四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S 女喝了口咖啡,接着指了指萤幕。“然后你看五年级,教青春期的变化。现在因为营养好,其实很多小朋友国小就已经迈入青春期了,有的比较早的甚至三四年级就开始了,所以这时候教性征变化也很合理啊。”

“是啊,而且看起来内容还是以男女为框架啊。下一章是⋯⋯哇,不错耶,课本就直接提到男生女生做朋友要互相尊重。这让我想到我们那个年代,青春期女生胸部发育开始穿胸罩的时候,常常会被男生弹肩带,老师还不见得会帮你说话,反而会说你忍耐一下就好没什么大不了。实在是差太多了。”


国小五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T 女感叹的说道。吃了一口蛋糕后,又继续点开下一个资料夹。

“六年级才开始整章介绍跟性有关的内容。不过内容还是很 peace 啊,真的提到性器官的部分,也只有一张小小插图,在说明因为脑下垂体分泌会影响性征的图有画到睾丸跟卵巢。但根本也没画什么露骨的细节嘛。”


国小六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国小六年级课本内容。来源|蒂玛小姐整理

“等等,那萌萌他们常常在传一张有男性插入女性生殖器的故事插图,那张图根本不在课本里面吗?”

“那个是课外读物,根本不是课本。他们真的很会移花接木,用这种错误资讯煽动人。亏他们还说自己是基督徒,说谎都不会觉得愧疚。”S 女翻了翻白眼。

“不过认真说,那个插图我看的时候只觉得,如果这在小五小六的时候教,其实也还好耶。我实在是不怎么喜欢他们这种把性视为‘不能教小朋友’的心态。

话说这样看下来,其实小一到小五比较多的内容主要讲的都是性别平等的观念,真的要说跟‘性’有关系的内容,也是到小六才教。

这样的课本我觉得已经够‘适龄’了耶。说真的现在网路取得资讯那么容易,我还略嫌这样内容太 peace 了咧。到底爱家公投他们要的‘适龄’是什么啊?”

“呵呵,老实说,我觉得他们讲的‘适龄’只是藉口啦。他们就是要封杀同志教育,但只是想用‘适龄’这个听起来感觉很合理的说法说服更多人支持他们的公投,听听就算了。要是他们要的真的是‘适龄’,就不会连高中课本内容都要抗议了啦。”

“唉,但是喔,反而是像他们这样的人,会非常团结,一定会去投票。”T 女叹了口气。

“恩⋯⋯我只能说啦,‘仇恨’‘愤怒’‘划分敌我’一向是凝聚族群行动最有效的作法。你看他们的文宣就知道,主要就是要激起人的情绪。这是人性,就像凝聚办公室同事的感情,往往就是有一个讨人厌的主管让大家有同仇敌忾的时候,同事感情会超级好。(推荐阅读:

但我也不得不说,就是因为他们的行动力很强,所以他们真的做到让教科书厂商因为他们的抗议而调整课本内容。

那我们更该反问我们自己:

如果我们支持性平教育,支持这样的教育内容,那我们有没有他们的那种行动力,去捍卫我们觉得对的事?

如果没有这样的决心,讲难听一点,课本被改掉同志教育被删掉也是刚好而已啦。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理所当然’的,理念要靠人的行动去捍卫,什么行动都不做的只谈理念,就只是嘴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