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那些少女们被隐匿欲望的青春期,女孩会自慰拥有情欲,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文|Irene Lei、设计|孟孟

如果说,打手枪是少男们共同的“青春回忆”,那么少女们为什么没有相关经验呢?

“唉,妳会自慰吗?”高三放学路上的某次闲聊,C 这么问 Y。
“不会啊,我没有这种需求唉。妳会吗?”Y 看了 C 一眼。
“我也不会。”C 说。她知道自己撒谎了。

一阵若有似无的沈默,俩人的百摺裙微微被风吹起。

有一种生物叫制服少女,充满对女性不切实际的清纯想像。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易受同侪压力影响,大多数人都避免自己成为团体中的“另类”。

女孩没办法像男孩一样聊自慰聊得稀松平常,甚至互相“比赛”(详见下文)或当成炫耀的工具。当身边没人会将性宣之于口时(先不论是否诚实 XD),少女为了不显得自己突兀或奇怪,顺势附和说“喔!我也不会!”似乎是最简单又安全的做法。

这种羞耻感和罪恶感的来源,一部分可以归咎于自性教育的失败。少女时常被告诫性是危险的、糟糕的,例如:太过放荡可能会招惹麻烦——彷佛清纯可人的形象,才是一个女学生该有的样子。(推荐阅读:是谁要的“干净”?青春期,被遗忘的感官记忆

原本“立意良善”对少女的保护教育,反而导致“性”就这样在少女的成长历程中被迫消失——并非不存在,而是被压抑。

因为道德价值和社会期待,让众少女必须扛起这块“良妇”的贞节牌坊,似乎不太公平。

那些年,我们不敢说的欲望

高中时期,曾有男性朋友和我说,他和其他人正在比赛。

“比什么?”
“比赛谁可以忍最久不打手枪。”
“⋯⋯太白痴。”我嘴上这么回应,但看着他认真计算天数的样子,其实觉得满好笑的。

如果你是八年级生,应该对电影《那些年》男生们上课打手枪的情节印象深刻。在现实生活中,上课这样搞可能太夸张,但至少“打手枪”一事,确实引起众多男性们对青春期回忆的共鸣。

然而,“自慰”和“性幻想”,在女孩的青春期中,是被藏匿在阴影处的。试想,有多少影视作品,其中敢毫不隐讳地拍出女孩如何“探索自我”?

到底是会 DIY 的女生少,还是敢说出口的女生少?

C 在国小高年级时就会自慰——和大多数男孩开始打手枪的时间差不多。但身旁看似没有女孩和她一样,所以她始终不敢和任何人说,女孩们之间也不怎么讨论这种话题。


图片|来源

男性性欲比女性强,会不会只是传说?

当少女的情欲被压抑,容易在刚开始发生性关系时,成了性爱中的被动者,丧失身体自主权。女性的性欲真的比男性弱吗?有时候,男女之间具有宰制意味的性关系,不只来自于生理的差别,也可能是后天文化所造成的结果。

探索自我情欲,其实是一种形塑自我认知的过程。然而,当少女情欲被迫隐形,变成不能说的秘密,哪里来的探索和形塑呢?(推荐阅读:性学专家情欲课|想拥有更好的性爱体验?从改善你的自慰习惯开始

回到文初的那则故事。在事隔多年后,升大学后的某次同学会,众女孩聊到 A 片话题。

“那种没有剧情、只有肉体交叠的,我不太行。”C 摇摇头。
“所以妳会自己来?”Y 问。
“会啊。妳不会吗?”酒酣耳熟之际,C 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好隐瞒。
“当然会啊,哈哈。”Y 边笑变说。

C 微惊,但仍装没事继续聊天。她想起那次高三放学路上的闲聊,原来当时 Y 也撒了谎。通常在升上大学之后,女孩们脱掉制服,一切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性不再是羞耻的事,而是可以跟闺密们闲话家常的话题。

回首来时路,发现许多人的少女时期,都被迫套入“清纯干净”的奇怪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