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有教导学生学习、修正行为的责任,但某些行为究竟是合理管教、或是霸凌,应该如何区分?


图片|Flickr Creative Commons / dennis

作者:颜正芳(高雄医学大学医学系教授)

最近有多起学校老师霸凌学生的事件。其实这现象在台湾存在已久。笔者 2015 年发表于《儿童精神医学和人类发展》的研究就发现:在受访的 6160 位国高中职学生中,有 6.4% 自陈在过去一年曾经被老师故意找麻烦过,而这种负向校园经验和学生出现忧郁、自杀意念、低自尊、社交焦虑、失眠等精神健康问题息息相关。(推荐阅读:【小郁乱入专栏】倾听、陪伴、一起玩,身边的人有忧郁症可以这样做

笔者在临床上接触过的遭老师霸凌孩子,可说是斑斑血泪: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嘲笑他学生肥胖、或是模仿有妥瑞氏症的她不自主抖动来引起全班哄堂大笑、怒骂性别气质阴柔的他“你是没懒葩啊,不男不女”、对妈妈来自越南的她说“反正你就是没家教”、公开讽刺他“有人没缴营养午餐费就吃起来了喔”、在他被有钱人家孩子欺负时袒护对方⋯⋯。这屡屡打击孩子:“老师不是应该要教导我、关心我吗?怎么反而会变成我在学校的噩梦?”


图片|来源

虽然大多数老师是好老师,但无可否认的,台湾校园中确实存在会欺凌学生的不适任教师,他们对学生的不良对待、甚至是霸凌,造成对学生长期伤害,这是社会需要重视的议题!

老师对学生的霸凌,和发生在学生之间的同侪霸凌,有何差异呢?家长又能如何来协助孩子呢?

首先,许多老师的霸凌行为,会包装在“这是为你好”下施行。(推荐阅读:我是为你好!坏掉的家父长主义其实是变相恐吓

由于老师原本就具有教导学生学习、修正行为的责任,所以究竟是合理管教、或是霸凌行为,原本就不易区分。笔者建议,以下几项条件可供判别:多数的老师会这样进行管教吗?这样的管教方式对这年龄的孩子来说,具有正面的教学意义吗?班上是否有特定几位学生被如此管教吗?其他老师能认同这种管教方式吗?在这些条件检视下,其实不难区分老师的行为是合理管教、或是恶意霸凌。

其次,由于老师原本就具有带领学生价值判断的地位,在小学尤其如此,所以如果老师特别将某个学生标上负向价值,常常会让班上其他同学也如此看待他、贬抑他的价值,甚至为了迎合老师,对这同学进行社交、言语、肢体等形式的同侪霸凌。

同时遭受来自老师和同学的多重霸凌,对孩子造成的伤害最为严重。然而这种教师霸凌行为却很容易被校方所忽略,因为校方在调查时,老师常会解释说“是要藉着同侪的刺激来促进他改变”。


图片|来源

同时,学校常会询问班上其他学生的说法,而其他学生常常不自觉自己是老师霸凌的帮凶,所提供的资讯常倾向“老师是为了他好啊”、“他真的是让老师伤脑筋啊”,以至于老师的霸凌行径无法被真实看见、检讨、和处理。如果要抑止师生共同施暴,首先不仅老师必须停止不当对待,更需公开表现对这孩子的修补性善意,例如让孩子有机会有好表现、进而称赞他,并适时阻止同学对他的霸凌,这样才能扭转其他同学对他的观点、停止霸凌。

然而非常现实的问题是:老师要停止对学生的霸凌,首先要有足够动机,才可能改变自己的不当行为,而要有改变动机,当然一定要先觉察自己行为之不当,才可能启动改变。为人师表,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如何伤害学生?这背后有很复杂的心理运作。有老师对自己动机是管教、实质是霸凌的行为并不自觉,例如有老师反覆向某位学生说:“你爸爸是医生,妈妈是老师,怎么你连这个也不会?”学生因而备受被打击。

虽然家长向老师反映,希望老师不要再这么说,但老师不解地回答:“我说的是事实,没有恶意啊,你们的基因这么好,怎么这孩子没遗传到呢?会不会你们不够关心他?”遭遇这般缺乏同理心和敏感度的老师,有赖家长耐心地与老师继续沟通,让老师了解怎样是对这个孩子最有帮忙的管教方式。

也有老师是藉着霸凌学生来满足自己的权势欲望。例如小学低年级教师在班上营造个人崇拜,让学生犹如被催眠般在班上不时地说:“老师最爱我们了”、“老师最辛苦了”,但同时对班上某个看不顺眼的学生不断地言语攻击、嘲笑,甚至藉由问其他学生:“大家觉得 XXX 这样子对吗”,煽动其他学生对这学生进行言语和社交霸凌。

在同侪霸凌的历程中,这些小学低年级的受害者和施暴者都受伤了:前者在老师以其高度营造出来的“师生—生生”双重霸凌的班级环境中,过着如地狱般的痛苦生活;后者在被老师所营造出的崇拜情境中,学习、复制、施行了老师的霸凌价值观和行为,过程中还以为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当这些施暴者逐渐长大、回想起过去,有的人会懊悔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有的人仍会坚持自己没有错,有的人仍持续施行从老师那里习来的霸凌价值观和行为,犹如带着自小被虫蛀蚀的心灵,持续过日子。

是什么样的成长和学习塑造出这种老师扭曲的心灵?不可考,但可以确定的是:难以矫正,也绝不适合再担任教职。找出这样的老师、解除他们的教职,应是不让更多学生受害的唯一方法。不适任老师们总是会找任何藉口来为自己辩驳,但教育主管单位若有心调查,常能轻易找出他们诸多的不适任事迹,进而解除他们的教职。然而台湾的教育单位,目前往往纵容了老师的不适任,让更多学生受难,这绝对是台湾教育不容被忽视的问题!

如果在学校遭受来自老师和同学的霸凌,剩下唯一能协助受害孩子的,大概就只剩下他的家长了。家长必须为孩子发声,严肃地和老师沟通,让老师知道家长不可能放任自己孩子受欺负。

但心灵扭曲的老师常常会换个方式欺负孩子,甚至变本加厉,所以家长千万不要以为“有去讲过,老师应该就会改”,事实上,家长必须更紧密地注意老师和同学是否持续霸凌行为,而寻求来自校方、甚至是教育行政主管单位、民间团体的协助,让霸凌学生、还营造个人崇拜去鼓动其他学生施行霸凌的老师无所遁形,常常是不可避免的做法。(推荐阅读:谈校园霸凌!专访编剧刘蕊瑄:写剧本很入世,是长期抗战

最怕的是连家长都不支持自己的孩子。有些家长会认为:“你太敏感啦,老师没有恶意啦”、“你表现不好,老师当然要纠正你啊”、“有问过你的同学和同学家长,他们都觉得老师对学生不错啊,应该是你自己的问题吧”。家长不支持,会让孩子受到更大的伤害,所以有智慧的家长们,千万不可不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