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女性主义对松绑框架的重要性!一位生理男性告白,当你认识女性主义,在推翻父权与性别框架的过程,也将解放受困其中的你。

文|幼犬

一位生理男性的告解:我的性别,让生活容易了许多

我是一名生理男性,而从小我便感受到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似乎比我的妹妹还要高。

出去玩,我只要晚餐记得回来吃就好,我妹则­是要被责问跟谁出去、穿得如何、几点回来、­抵达时要报备;买鞋子,我只要挑喜欢的款式,可能还会被称赞很有眼光,但我妹妹则是会被谴责整天爱打扮、浪费钱,不专­心于课业。

我作为得利者(不用被家人责骂)通常只能噤­声地听着我妹妹对于这样双重标准的不满,而­多半他只会得到像是“因为你是女生”、“查­某囝子袂使按呢!(女孩子不可以这样!)”­的回答。

“为什么?就因为我是男生?”

我并不对于自­己不用受这样的规矩捆绑而沾沾自喜,反倒这­样的困扰让我从小便对“男/女生应该怎样”­产生好奇,而或许那便是我接触性别议题,或是女性主义的开端。


 图片|来源

一旦开了性别之眼,才发现这世界让某部分­的人舒适地早已习以为常而不自知

女性主义强调看见男女在社会各个面向的“不­平等”,提倡改变不平等的做法与实践。

但是有很多人,而且大多数都是生理男性,不­认为这样的“不平等”存在。而这样的状况大­多来自于对于“不平等”的认知错误。

这让我想到了之前看过一篇关于“异性恋霸权­”的文章,里头说道:“‘霸权’不一定要是­积极的压迫,也可能是消极地拥有既得利益。­‘我欺负你’这是显而易见的霸权、‘我不需要被担心,但是你要’也是一种霸权。霸权看似主动,这样的词­汇却容易忽略‘隐性’的利益与阶层关系。”

同理,所谓的男女“不平等”,建构在不只是­“男性压迫女性”的积极宰制关系上,更多时­候是在“男生不需要但是女生必须要”的既得­利益角色差异上。(推荐阅读:女性主义的存在,不是为了为难男人

举我自己的例子来说,我不必担心自己的作为­会被贴上我的性别角色应有的样子的标签,但­是我妹妹需要。又或者,我不需要像同龄的女­同学一样为妆容、穿着而困扰。

或着,同龄的大学同学在课堂上也说过,他从小就被耳提面命要学会煮菜、带小孩、换尿布,要不然以后去夫家会被嫌弃。

在这个社会的期待眼光与游戏规则中,我是自­由的,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未来,不需要受家­人、同侪或是社会的眼光放大检视。我没有主­动对女性同侪或同学欺凌,但这样的环境下,­我确实是不战自胜的赢家。

许多生理男性­,包括过去的我,其实过得非常舒适却不自知,这本质上就是对自己既得利益者的身份视而不见。而当女性,或是­看见这样的消极关系的人(先让我称­这样的群体们为“女性主义者”)提出倡议时­,却会因为自己的舒适感被动摇而提出抗议。

所以,各位生理男性们:你们还认为性别不平等不存在吗?

从来就不会有“女权过度高涨­”的一天

女性主义者从不是要抢夺“生理男性”的权力­/利,女性主义也不等于“仇男主义”,女性­主义者更不会看到所有东西都会说那样东西想­要强奸我。

当女性主义者指出男性在父权体制下的得利时­,最大的目的是要唤起大众对于这样的关系的­重视,以及期待倡议者、代议政治、或是任何一位公民能够解决这样的不平等。

白话来说,当我们指出“社会条件下,女性比­男性差”的现象时,女性主义者所­期待的是“让所有性别的人都能是公平被对待­”,而不是“男性全部都给我滚下来、让女性站上原本的­位置”。

你知道在美国,女性什么时候才有投票权吗?­

1920 年,也就是 98 年前。在这之前,当­各个妇权团体四处奔波,要大众、议员重视“­‘男性可以投票’而‘女性不行’”的现况时­,这样的倡议被妖魔化成为“女性主义者要毁­掉你家”、“不要让你的老婆变成女性主义者­!不然就换你煮饭带小孩!”的意识形态,可­笑的是,这样的意识形态背后的主使者都是男­性。

这样的事件看似荒唐,但别忘记了,在提倡女­性投票的运动时,争取的人,除了有女性以外­,更有生理男性的加入。而这样的加入反而更­能撼动原有的结构,让更多生理男性能看见这­样的问题。

生理男性们,从来就不会有“女权过度高涨”­的日子,好吗?

只是你以往所认为舒适的、习­惯的、不以为然的种种被指了出来,你该做的­,不是恼怒地仇女、把对方贴上“台女”或是­“母猪”的标签,而是反思自己,是不是从来没­有注意到自己把持着父权红利?

更多时候,你并没有实际获得什么女性没有的­利益,但是你不需要像其他女性一样在生命经­验中处处的被捆绑,你消极地获得了好处。


图片|来源

父权体制让大家都不好过:男性也可能是父权体制的受害者

男性一定是既得利益者吗?不一定。就像我在文章开头说到的,我妹妹在家中被期待的样子,我也有。我必须要独立自主、要阳刚、我不能哭、只因为我是长子就被认为要“传宗接代”、我应该要就读理工科系,因为生理性别是男性,便被期待、被建构成要有男性的样子。

更多时候,你气愤于“家教限女”、“租屋限女”;你不懂为什么主动向女性攀谈会被多数人认为是一种骚扰;你被期待要是主动的、成功的,而不能够是依偎别人的。(同场加映:生活中的性别议题:“租屋限女”是对男性的歧视吗?

你很痛苦,因为这个父权制度对于男性的想像,让你不被认可拥有温柔的、感性的、软弱的一面,以至于不懂得如何处理情感问题,当你情感失败时又被贴上“不够成功”的标签。

因此,女性主义主张推翻父权的同时,其实也解放了受困于父权眼光的男性。

所以,不一定要是女性才需要了解女性主义,身为一名生理男性女性主义者,不仅让你可以更了解身为另一个性别的困境,也能同时让自己审视自我在这个体制拥有什么、受何所困。

文末,我想呼吁众生理男性:关怀、敞开心胸、看见更多女性的生活处境与生命经验。因为这样的关怀,会让你更看见这个­结构的不平等是如此荒唐,因而更加愿意认同女性主义、­加入改善性别不平等的行列。

别忘了,正是因为自己同时是压迫者与被压迫者,才更需要关心­这样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