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梦想的路上,设定好每个阶段你想在工作里学习到的技能与价值,透过一站站中继点,培养自己成为梦想的底气!

“来来来!我们来点唱这首〈白观音〉(台语),祝福我们阿米啦!噗仔声催蕊⋯⋯催蕊⋯⋯”

卡拉 OK 大萤幕上跳出小白点,前辈芳姊走上舞台,开心地唱起〈白观音〉这首歌,“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靠夭啦!什么白观音,歌名明明是〈萍聚〉。

这是我在宜兰地方电视台工作的最后一晚,电视台的摄影大哥、助理加主持人一群人帮我办欢送会,地点是农田中间的投币 KTV。

那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得到了梦想的第一枚“铜币”

当时才二十多岁的我,念的不是传播科系,却很想当“传播妹”。为了跨行抢饭碗,哪里有机会,我就往哪里去。记得从台北到宜兰面试时,人生地不熟的,我拿着地址搭计程车才能有礼貌地准时抵达。

没等多久,时尚又漂亮的总监走进面试的办公室,大大的眼睛像是在审视玩具一样地看着我,问:“你投的履历是应征记者,但我们记者都补满了。现在有缺主持人,你要不要?”

要要要!我要我要!统统都可以,绝对没有问题!我内心喊了一百个“我愿意”,千言万语最后化约成一个简单句:“嗯!好,我要。”总监立刻转身往楼上走去,俐落地朝我挥手示意,明快地说:“走,到摄影棚试镜。”

试镜?那是什么?她懒得跟我解释太多,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要让菜鸟最快学会飞翔,就是不顾死活地把他推出去,看他如何求生。

“你就坐上去那个台子,看着摄影机,我喊:‘五四三二一,说话!’你就开始说。我没说停,你不能停。”

听着她的指令,我彷佛被按下了启动钮,滔滔不绝地说着:“我是黄大米,×× 系毕业,我们这个系念的是公共政策、政治学、组织行为,毕业后可以考公务员,女生可以当官夫人,如果你没有走这两条路,你花四年念这些都没有用喔⋯⋯”

总监噗哧笑了出来,大概觉得妙毙了,便恩赐地说了声:“停!可以了。”打断我的胡言乱语。接着她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说:“你,很会讲话。”

我被录取了。

上班第一天,我就拿出行事历,翻到半年后,拿出红笔在日期上画圈,写上“离职”两个红字。上班第一天就设定好离职日,一开始就准备道别,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是来“拿资历”的,这里不是我职场的终点站。(推荐阅读:差异化创造职场价值:仅你一家,别无分号


图片|来源

我远从台北搬到宜兰,是不让自己因为“非本科系”被传播圈刷掉。如此决然的理由只有一个:我要圆记者梦,我怎样都要到全国性电视台当记者。

在宜兰上班的日子很开心,主管很严格、很会骂人,但同事们之间有很深的革命情感,没事时,大家喝酒、吃饭配闲话,日子好惬意。然而,即使身处这么好的环境,也没有让我延后离职的日期。我像是要偷宝藏的海盗,拿到手就走,此地不宜久留;拿到这份资历之后,我得快点去拿下一份资历。

在异乡孤独地活着,感受寂寞的无边无际,但这些没有动摇我为了梦想继续付出努力。那时,我常坐在小套房前的楼梯口,摊开空空的双手,想着:“有了地方电视台这个资历,等于拿到一枚铜币,我要拿铜币去换银币,再拿银币去换金币。”

“以物易物”这个古老的交易方式从来没有过时,我早早就悟出,这世界的游戏规则是“以小名牌换大名牌”。要快速收集到足够的企业品牌与资历,必须策略性地设定离职日期,一秒都不浪费,这是圆梦的节奏,也是自己企盼成功的奏鸣曲。

我真的照表操课,在预定的离职日接近时,送出了离职单。

“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环境很差,你出去可能会找不到工作?”总监看着离职单,淡淡地说着,关心与唱衰兼具。我点点头说:“我知道,谢谢总监的照顾。”

潇洒地说再见。离开是为了成长。成长,是在沾满不安、未知、出走和归零的泥土中,等待养分俱足,开出芳香扑鼻的花。

“梦想的银币”在闪亮

搬回台北后,我每天丢履历,一起床就上人力银行网站去看哪家电视台开了记者的职缺。然而,丢出去的履历却像是丢到黑洞里,连个回音也没有。我手机不离身,深怕错过通知,错过幸运降临。可是手机始终好安静,我怀疑它坏了,还用朋友的电话拨打给自己──没坏啊,铃声很大呢!

电话一直没响铃的主因,是没有公司要用我。

晚上无力感来袭,又是没消没息的一日。我变成一滩泥似的躺在床上,眼泪自动自发地从眼角流下。“为什么没人要我?为什么没人要我,我真的很努力耶!”沮丧是所有情绪的总和。想一圆梦想,真的需要极大的毅力。

“撑下去,撑下去。继续找,继续找⋯⋯”我给自己打气,对家人则是报喜不报忧,南部故乡的爸妈都以为我在台北过得很好。

机会总会来敲门,只是需要耐心,等待它慢慢跑来。它真的来得比乌龟和蜗牛还慢啊!

有一天,我的手机终于响了,如同天籁。“我们是 ×× 电视台政论节目的制作单位,你有丢履历,对吗?”天啊!是 ×× 电视台耶!我心脏狂跳,连忙说:“对对对,我有丢履历。”我很需要大电视台的资历,要我做什么都好,那是一枚银币,我要拿到它。

电话那头的人以非常冷静的声音接着问:“你是传播科系的吗?”又来了,又要因为不是本科系而卡关了吗?希望的火在减弱,我怯生生地说:“我不是。”

她似乎还想给我一点机会,又问:“你有认识政治人物吗?”希望的火逐渐熄灭,我尴尬地说:“没有。”她再问:“你有发过通告、敲来宾的经验吗?”希望的火灭了。我吸了一口气,绝望地说:“没有。”

没有连三发,一问三不知,任谁也不会想用我。

她明快地说:“好,再见。”

不──不要再见,不要收电话!我抢在她挂断电话前,慌乱又急切地说:“我知道你们刚开台,很缺人,有总机缺吗?工读生缺吗?我都可以,我都可以,我真的很有兴趣。”我没有逗点也没有停顿的说出这一串话,一如被宣判死刑前的挣扎。

电话里传来她的笑声。“都补满了。再见。”

机会曾经近在咫尺,瞬间又回去天涯──那么近,却也那么远。四周光线暗了,前途无光,心茫茫。我突然爆哭,趴在桌上呜咽,心痛而失语⋯⋯机会会走,机会也永远会再来。两天后,电话响起,来电显示又是 XX 电视台打来。我接起电话,像是闹剧一样,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台词说着:“我们是 XX 电视台政论节目的制作单位,你有丢履历,对吗?”

我的热情在上一通电话被消磨殆尽了,冷静地说:“对,我有丢履历,你前几天有打来。”对方困惑地接话:“我说了什么?”我像是向老天爷借了胆子,鼓起全身的力量,把这阵子失业的压力、梦难圆的焦虑及几天前被拒绝的打击,一口气爆开丢向了对方,恼怒地说:“你说你不要我!我告诉你,虽然我不是本科系的,没有认识政治人物,没有发过通告,但你们 ×× 电视台的招牌这么大,还怕没有人去上节目吗?政治人物上节目是因为你们招牌大,不是因为我!”

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完了,泄了气的我抓紧手机,无依无靠。空气一片静寂,电话那头的她应该被突如其来的这顿嘶吼吓到了,安静几秒后,她像是想赌一把地说:“你来上班吧!”

喔耶!我得到工作了,这份制作助理的工作是我“骂来的”。制作助理的薪水仅有两万三,节目在高雄制作,我又得从台北搬家。但我不介意四处奔波,我要拿到“梦想的银币”──在大电视台的工作资历。

我辞掉所有家教跟兼差,放下了月收五万元的日子,往梦想的路上飞奔而去。但我也在上班第一天便翻开行事历,设定好一年后要离职。

预先设定离职日,让“金币”到手

那些年,我对每一份工作都敬业、认真,在职场上口碑良好,却也始终保持一份“姊只是路过”的洒脱。在终极梦想达成前,永久居留是浪费时间。在这么拚的情况下,后来当然顺利拿到“金币”,一圆记者梦,天道酬勤,合情合理。

上班第一天就设定离职日期,对于想追梦的人来说是有许多好处的,这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

一、你进这家公司图的是什么

做人可以傻气,职涯不能傻干。选择一家公司的某个位置去任职,要思考这个职位对于你往下一步有什么帮助,是否让你更接近理想人生一点。

公司能给予你的东西大概有这几项:

(一)金钱:

圆梦的路上,第一份薪水大部分都不太多,一来你还年轻,年资少又缺乏专业能力,薪水自然不高。既然不管哪一行给菜鸟的薪水都不多,何不选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若是困在鸡肋般的工作中,没赚到钱也没赚到开心,就太傻了。

倘若公司给你高薪,那你是否要舍弃梦想?这决定很个人化,但有种评估的方法:请把薪水与梦想拿出来放在天秤上秤一秤,让数字说话。例如:用月薪四万元买走你的梦想,你会不会不甘心?

(二)专业技能:

学非所用已经是常态了。我有个朋友从事劳工安全管理工作,大学念化工的他,所有工安的相关证照与专业技能都是上班后才学会的。我采访写作的能力,也是电视台训练的。

如果工作上可以学习到圆梦的技能,就颇值得考虑。每个职位需要的专业技能不同,你只要学自己想学的,并且学精、学好。别在同一时间奢想学太多东西,因为一个人的时间和体力都是有限的资源。你需要能决定什么才是最必要的关键学习。(推荐阅读:重要的事都是麻烦的!宫崎骏:工作追寻价值,更要享受其中


图片|来源

(三)履历镀金:

大品牌的企业可以让履历镀金。如同我之前说的,这是个“名牌换名牌”的世界,你的履历有大公司的加持,将让你更有机会往顶尖企业迈进。

每年都有“大学生最想进去的企业”调查,这些入榜的企业。薪水给得不一定高,甚至可能低于业界行情,每天很操、很累。为何大家还要挤破头进去?因为履历上有一、两家大品牌公司的资历,等于拿到了职场任意门,方便你未来穿梭各企业,资历丰厚后,主客易位,换成你来挑公司,也将有助于梦想的实现。

至于实现梦想后,你要不要继续待在大企业,那就不一定了,生涯规划要随着年龄、心境与体力,产生阶段性的转换。总之,拿着一、两张大企业的护身符,想冲刺时可以更上层楼;想休息时,也会有适合养老的地方,让你的日子平安过。

当你年资尚浅时,进入一家公司,很难把前面三项一次集全。你该思考的是在逐梦的路上,最先要拿到的是什么。梦想往往不是一步就能到位的,大部分都是逐渐接近,一边接近,也一边调整脚步与目标。梦想,是逐渐校正的过程。

以我自己的例子来看,去地方电视台工作,是为了让履历表能写上电视台的媒体资历。公司虽然不具备高知名度,但是在产业的专业训练上与大电视台几乎是大同小异,学习到的专业技能在后来也派上了用场。后来跳槽去大电视台,是为了让履历镀金,有第一家全国性媒体的资历,将有助于我往更大的电视台迈进。虽然这两份工作都不是当记者(前者是节目主持人,后者做制作助理),但是到第三份工作时,我就顺利当上记者了。

我的梦想逐步到位,人生从没有白走的路。

别只是日复一日地傻傻上班,要知道自己为何而来,为何而走。公司是用来让自己赚钱与成长的地方。要当个有企图心的圆梦人,为自己的梦想而工作。

不要抱怨公司把员工当免洗筷,你也可以把公司当即可抛。千万别忘记,你可以掌握选择权,不喜欢一间学校都可以转学了,为什么换个工作要觉得为难。职场是拿劳务或者专业交换金钱,拥有愈高利用价值的人就能换到愈多的钱,这是一桩很单纯的买卖。

公司就像超商一样,里面的货品(职位与专业技能)很多,你不可能全部买走,带走自己想要的就对了。甚至你该把自己当作一家公司,大脑和身体该有什么装备、怎样的功能性,才能变成抢手的变形金刚,这才是你每次转换工作时该思考的课题,功能性愈多元,竞争力也愈高。想想看:如果哆啦A梦的口袋只拿得出一样法宝,那只画一集就没戏唱了。

二、给自己时间压力

当学生时,每逢大考,考前两、三天的阅读量与读书效果最好。为什么呢?因为时间压力倍增,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费。压力可以使人成长,压力能够让人大跃进,压力足以把木炭变钻石。上班第一天便设定离职日期,就像是在给自己设定期末考,在离职日到来前,要把握时间去学会专业的技能,无论是跪求前辈教导或熬夜学习都不会觉得苦,因为姊加的不是班,是在练功,是在让自己翅膀变硬,时间一到,展翅高飞。(推荐阅读:【女人迷儿说工作】站在低处的人更有高度

三、有助于适应能力变强,人脉增广,不卷入派系

上班第一天就设定离职日期,会让你有一阵子处于常常跳槽的阶段,对环境的变动有很高的适应性,一如游牧民族,无论遇上高温、高寒或酷暑等天候变化,都能活得好好的。勇于接受挑战的人,整个世界都是他的舒适圈。

在人际关系上,则有助于让你擅长四处认识朋友,交朋友的能力大增。一如你去海外游学,虽然心知肚明这是短暂的交会,但也因为你无意追逐公司的升迁,不会卷入公司的派系纠纷,黑派、白派皆朋友,跟谁都无利害冲突,人缘自然好。反之,如果整间公司的同事都看你不顺眼,你也不会太痛苦,毕竟你深知自己只是短暂停留,离职后便老死不相见,也乐得相安无事,少了情绪上的纠结。

我仅仅在宜兰工作半年,迄今仍与当时的几位同事联络。后来朋友到宜兰玩,我是最好的导游,因为在那半年期间,同事们带我四处跑、四处玩,真是赚到资历、赚到钱、赚到朋友,还赚到游山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