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校园到职场,许多令人发指的性骚扰正悄悄的潜伏在生活周遭。带你看台湾政坛的性别困境,从抠手心到强吻,我们是否还要姑息这样的风气?

国际掀起反性骚扰的“#MeToo”浪潮,国内日前也传出法官性骚扰助理获轻判的争议。立法院昨天也惊传性骚扰,据指出至少有6人受害,立法院秘书长林志嘉表示,立法院设有性骚扰申诉管道,立法院任何员工如果面临性骚扰,一定要勇于提出申诉,杜绝所有不法行为。

多个民间团体宣布成立“Me Too”支持网络及申诉专线。台湾职业安全健康连线执行长黄怡翎昨天爆料,立法院也有男助理会性骚扰其他助理,受害者至少 6 人,且至少已有 2 人因此离职,过去曾向涉案助理的立委老板反映过此事,但加害人始终没有被惩罚。(推荐你看:不属于女人的“公”共空间:无所不在的性骚扰


立法院惊传性骚扰事件,至少已有六名女助理受到性骚扰,但加害人即使被申诉,也没因此受到惩罚,图为示意图非当事人。图|联合报系记者余承翰 摄影

黄怡翎昨下午现身还原事件经过,透露 H 男已经进行骚扰有 10 年左右,是中年男子。目前有 4 名被害人跟她接触,根据其他人说法,被害人恐达 7 人。H 男在立院时间很久,陆续都有发生性骚案件,受害人涵盖资深、资遣员工。

黄怡翎说,其中一名被害人指控 H 男讲话习惯会靠很近,几乎要贴到脸,有次没想到就直接亲脸颊,被害人当吓一跳,回办公室找自己委员申诉,立委老板打给 H 男老板时,H 男老板仅说“有听其他人这样说”,后续有无惩处不晓得,案子也无疾而终。(同场加映:“他爽领退休金,我每天做噩梦”请改善纵容性骚扰的公务体系


台湾职业安全健康连线执行长黄怡翎(右)。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黄怡翎也说,H 男会以业务关系,藉机在讲话时手搭在对方肩上,甚至搂着受害者,让她每次跟 H 男讲完话都会躲到洗手间哭。有受害者当场告诉 H 男这是骚扰,对方还有恃无恐说“不然你去申诉我啊,反正平常委员的陈情案也是我在处理”。

受到国外“反性骚扰运动”影响,“#MeToo”从司法界掀起波澜,到近日政坛上不少人纷纷跳出来,透露过去遭性骚扰的遭遇;过去也曾屡传政治人物骚扰他人或被骚扰的事件,一度引发社会哗然。

前立委被政坛大老“抠手心”


前立委黄淑英受访时透露,自己曾被一个“政治圈大老”牵手、抠手心。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前立委黄淑英受访时透露,自己曾被一个“政治圈大老”牵手、抠手心。日前公布申诉专线之后,已经陆续接到不少电话。她强调,鼓励受害者自己站出来,并且也可以帮别人打申诉电话,用“Her Too”的精神,帮别人说出被骚扰的经验。

民进党妇女部主任蔡宛芬更自爆,曾被某“公卫大老”邀请单独去泡温泉,她当时鼓起勇气告诉对方“你这是职场性骚扰”,不过不便透露这名“公卫大老”是何人。

名嘴被现任阁员酒后性骚扰

前北高行法官陈鸿斌被控骚扰女助理,后改轻判,引发争议。蔡英文总统在脸书发文,对于关心女性在职场的处境,并盼司法制度应落实性别主流化。资深媒体人周玉蔻昨天转贴此文表示,“很感动蔡总统对女性平权及职场不当待遇的声援,但注意,现任阁员中也有一位酒后性骚扰纪录”。

周玉蔻说,当年,她就反应给扁政府过,“无效,没有人理睬!”下方有网友留言要周玉蔻提证据,让该阁员一刀毙命,周也反驳“性骚扰案件,不须证据”。(延伸阅读:【性别观察】中山女中性骚扰:姑息事件,是告诉孩子你的不舒服并不重要

张花冠控陈明文涉性骚扰


立委陈明文、县长张花冠“两个太阳”纷争,因陈强行勾肩,昔日战友对簿公堂。 图|读者提供

嘉义县长张花冠去年因不满同党立委陈明文,在民雄乡大士爷文化祭,强行搭肩讲话,指控陈涉嫌性骚扰、恐赫,嘉义地检署去年 9 月 24 日就同一行为分 2 案,各指派 1 名检察官侦办,经 4 个月调查,案件还未侦结。

张花冠指控陈明文未经她同意,强行搂肩,违反刑法强制罪与性骚扰防治法,她说“陈明文硬勒住我的脖子、与我并行时,事实上,当时他讲的是:他的官司都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事。等宣判确定没事后,他会让我死得很难看”;但陈明文上民视政论节目,则说二人对话内容是“妳叫黄越宏写这篇(法治时报),妳是存心要让我死吗?”,双方各说各话,如罗生门。

陈明文上节目,谈民进党嘉义县长初选,与张花冠翻脸交恶官司,他说,这次初选是派系政治与政党政治之间的拉扯,翁章梁与张明达竞争激烈,张花冠任期届满卸任,他和张花冠将逐渐退出,结束派系政治,开启政党政治新时代的新嘉义。

至于案件进度如何,陈明文说,有人告诉他,案件已经不起诉处分,他澄清,当天他是搭肩张花冠说话,张花冠却在搭肩后第 3 天提告。

陈为廷袭胸案


陈为廷自爆性骚案后,被网友揭露其在高中时在捷运对高中女学生袭胸,陈因此宣布退选立委。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陈为廷在太阳花学运后爆红,前景一度被各界看好,在 2014 年宣布角逐苗栗县立委补选时,自爆曾涉 2 起性骚扰事件。2011 年 7 月 5 日,在客运上,抚摸在旁熟睡的女乘客的胸部,被送往警局。经警方侦讯,移送士林地检署。检察官最终处以缓起诉处分,陈为廷须写悔过书道歉、缴交1万元罚锾并强制接受 6 小时法治教育。(同场加映:写在退选之后:性骚扰经验,让我无法同情陈为廷

2012 年,陈为廷在夜店舞池与女性有不当肢体碰触。经国立清华大学性别平等委员会决议,并对陈为廷进行心理谘商。

陈为廷自爆性骚案后,PTT 八卦版有网友揭露,陈为廷在 2008 年高中时期曾在捷运上对一名高中女学生袭胸,陈为廷因此宣布退选立委。

女立委、议员拜票遭吃豆腐


内湖南港区议员高嘉瑜曾在拜票时被民众偷抠手心。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不少外貌出众的女性议员候选人,在人潮汹涌处拜票,不免遇到过度热情的选民搭肩搂腰,甚至疑似伸出咸猪手。为避免遭骚扰,女性候选人们也各出奇招因应,避免跑行程之余被“吃豆腐”。(推荐你看:权贵子弟才能拼政治?高嘉瑜证明没有派系财力也能赢

内湖南港区议员高嘉瑜就透露,向选民拜票时曾遇过有人偷抠手心、紧握不放,她会出点力气把手挪开,或合照时身体贴得很近,只好假藉有其他行程赶着离开,避免骚扰化解尴尬。


民进党立委陈莹。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民进党立委陈莹曾因拒绝喝酒被官员比小指,国民党立委李彦秀则是握手时被民众抠手心,甚至强吻。对于这些令人不舒服的情况,陈莹说自己会喝斥不理性劝酒者,若有言语或行为上的骚扰,会直接向对方主管反应,或在立法院质询、开记者会公开。


台北市议员许淑华。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松山信义区议员许淑华,扫街拜票时也曾遇到支持者握手时抠手心,或要求合照时搭肩搂腰。有时参加餐会遇到喝醉的民众,甚至会藉着酒意熊抱,她会特别注意敬酒时该桌若有喝醉的人,就请男性助理代打,对方若有不礼貌行为,也可随时把人拉走。

高官遭控袭胸女助理


花东纵管处长廖源隆 2006 年被踢爆,藉酒装疯对陈莹助理性骚扰。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民进党原住民立委陈莹 2006 年指控,花东纵谷国家风景区管理处处长廖源隆不但酒醉闹事,要求她的两位助理陪酒,助理不从竟出手打耳光,事后更不断伸出咸猪手,她当场制止,廖源隆却视若无睹。

陈莹说,当天会后廖源隆与友人送一大群人回立法院,又当场趁机吃助理豆腐,借酒装疯,又勾肩又搭背,还碰触她助理的胸部。“公务人员可以有这种行径?”

廖源隆事后坦承错误,表示自己不该喝酒误事,接到许局长电话后,他曾致电向陈莹致歉,希望取得谅解。交通部事后将廖降调为技正,行政院长等多位首长也谴责此种行为。

卫生署官员舔耳案


陈情受到性骚扰的郑可荣[左]向李庆安陈情,由于舔耳者当晚自称是“ㄊㄨˊ”署长,郑因此误认是时任卫生署代署长的涂醒哲。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2002 年 8 月 6 日,小吃店老板郑可荣受友人丁瑞丰邀请,至钱柜 KTV 聚会,陪“内阁长官”喝酒唱歌。郑可荣接受公关业友人丁瑞丰邀约,到台北市松江路钱柜 KTV 包厢,与丁的友人唱歌聚会,众人酒过三巡后,郑突遭旁边男子强行抱住肩膀,然后将舌头伸入郑的右耳内深处翻搅。

后来郑向李庆安陈情,由于舔耳者当晚自称是“ㄊㄨˊ”署长,郑因此误认是时任卫生署代署长的涂醒哲。李庆安据此开记者会指控涂,自称是涂醒哲学长的徐群瑛也说涂曾出现在包厢内。


卫生署前人事室主任屠豪麟(中)。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但检方调查后,查出舔耳者是卫生署人事室主任屠豪麟,考量郑不是故意认错,且李庆安开记者会前曾访谈相关人,因此不起诉两人。不过高院法官认为,李庆安当时向行政院长游锡堃查证时,游已告诉李“涂否认参与聚会”,李却在获得舔耳者另有其人的讯息后,仍与郑执意指涂涉案,造成涂名誉受损,因此判决两人要赔涂。

一审判李、郑两人须连带赔偿涂 60 万元,涂上诉后,台湾高等法院审酌两造身分及经济状况,改判两人须连带赔涂 100 万元,但不必登报道歉。

台湾名人受害者多不公布加害者身分

“#MeToo”反性侵性骚运动如火如荼在全球各地展开,台湾终于逐渐萌芽,政坛上陆续有女性勇敢站出来;然而,对照美国、日本、南韩等国家的受害女性直接指名色狼,台湾名人受害者或许碍于各面压力,甚至是寒蝉效应,多半选择不公开加害人姓名,在“勇敢揭露”这条路上,台湾社会显然还有段路要前进。(同场加映:院内无人敢言!55%女医师曾目睹或受高层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