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脱情绪勒索先从关注他人,变成照看自我情绪开始!减少母爱创伤,你其实不必为母亲的幸福负责。

文|苏珊・佛沃(Susan Forward, PhD)、 唐娜・费瑟(Donna Frazier Glynn)

当母亲见到脚步蹒跚的孩子努力学习走路,于是脸上拉开微笑,一边伸手帮忙,一边说:“妳好棒!瞧瞧妳!妳在走路呢!妳已经是个小运动员了呀!”就在那一刻(以及之后数千个类似的时刻),许多讯息从母亲传递向孩子,而孩子也全面接受:“妈妈有注意我在做什么,也很关心。她爱我。我很棒。我正在走路。”

对于依赖父母才能存活的小孩而言,全能母亲的微笑称赞意义深重,于是,为了获得类似的回馈,孩子会继续做出足以使母亲满意的行为。相对而言,母亲的严厉批判就吓人多了,孩子会因此深信:“如果让妈妈不开心,我大概就活不下去了。她可能会丢下我自力求生。”但无论母亲传递的是正面或负面的讯息,孩子都会全盘接受,并据此建立对自己的核心认知。母亲的“妳”,于是成为女儿的“我”。(推荐阅读:【日本文化观察】有毒母亲,亲职的情绪勒索


图片|来源

所有孩子都是将讯息内化后,建立起最初也最深刻的自我信念。这些讯息多年来如同空气般存在于我们身边,我们本能地信以为真,从没想到质疑其真伪。假如我们从小受到了各种称赞及鼓励,那当然很棒,因为能据此形成“我既强壮又有能力”、“我是一个好人”、“我很有毅力”及“我很可爱”等信念。所谓信念,就是人们看待自己时,坚信不疑的观念、态度、期待和观点,无论其中对错。但无爱母亲灌输孩子的信念,却充满了谬误又具有高度毁灭性。

许多读者的母亲常透过描述“妳”,来反映自己的不满、批判和无助。“妳真自私。”“只有妳能把一切处理好。”“妳害我都不开心到病了。”一旦这些讯息被内化为信念,就不会只是安静栖息于妳体内,反而会触发许多痛苦感受。妳必须跟这些认定妳糟糕、粗心、自私又无能的信念对抗。妳会试图与这些声音争论,但又担心这些评论其实没错。假如没错又该怎么办呢?妳会努力证明自己不是这种人,但大多时候仍痛苦不堪。妳觉得伤心、愤怒、愧疚、尴尬、忧烦、羞愧、尖酸、叛逆、糟糕、认命⋯⋯总之,全是伤人的情绪。

然后呢?这些痛苦感受开始让人出现自我挫败行为。若妳的自恋或控制狂母亲让妳觉得永远不可能符合她(或任何人)的标准,这种错误信念会使妳失去安全感和自信心,甚至觉得低人一等又能力不足。此外,因为这些情绪,妳很可能在面对感情时设下过低标准,刻意不让自己拥有成功的好关系,或者在遇到好的工作机会时退缩,然后说服自己,反正最想要的工作已经没得到了,之后努不努力也没差,何必逼迫自己去面对更多的羞耻与失望呢?妳的脑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妳:“毕竟我永远都不够好。我毫无竞争力。”(推荐阅读:“勒索者永远无法被满足”七个步骤让你跳脱情绪勒索循环

那是谁的声音?是妳母亲的声音。为了符合谁的利益?她的。自恋的母亲不会明摆着告诉妳:“压抑自己好让我看起来比较体面。”控制狂母亲也用不着说:“赶快透过妳的失败来证明我是对的。”她所灌输的设定早已在妳体内运作,就算人不在场也一样。

当妳发现深陷类似自我挫败的行为中,可以确定背后一定有个运作机制:错误信念,创造出痛苦的感受;而为了回避或减缓痛苦,妳会下意识地选择不健康的行为模式。

为了进一步解释此机制如何运作,以下提供更详细的例子。


图片|来源

错误信念的运作机制

一、身为孩子,妳会吸收来自母亲的讯息

打从妳还很小的时候,总是忧郁的母亲就告诉妳,“没有妳真的不行。这个家是靠着妳才没垮。妳真是为我奉献的小天使。”只有当妳(才八岁)为全家煮饭时,她才会露出微笑;又或者她明明窝在房里看电视,妳却得帮她打电话给主管请病假,才能得到她的称许。

二、妳会把早年接收到的讯息,转译为错误的信念

“只有我能让母亲快乐。我得透过‘优良行为’让她感觉好一点,也才能赢得她的爱,甚至包括为她说谎。如果她不快乐,那就是我的错。我没有权利做想做的事,也没有抱怨的权利。我的工作就是照顾她。”

这些信念与妳及母亲的权利、责任和认同相关,于是透过错误信念,妳开始追求不可能达成的目标。但真相是:妳不必为母亲的幸福负责,也不可能治好她,只有她自己有办法。妳永远不可能成功。孩子不该透过“优良行为”来换取爱。妳本来就有权拥有童年和自己的人生,相信自己能放弃掉这两者,一点也不合理,更别说是毫无怨言地放弃了。妳真正的工作是建立专属于妳的人生,而母亲的工作是从旁提供协助。但如果妳的信念完全呼应奠基于母亲传递的讯息,而非基于理性真相,那妳此生的感受及行为都会染上错误信念的色彩。(推荐阅读:《母亲这种病》:别让对父母爱的执着,成为痛苦来源

三、错误信念,导致了痛苦的感受

妳想治好母亲,但不可能成功,于是,无论儿时或成年后,妳都觉得自己无能、愧疚、缺损、糟糕又羞愧,毕竟根据设定,妳应该要能达成目标。妳可能也会觉得烦忧、怨恨,然后又因为心生怨恨而羞愧,并因为努力想撑起全家时错过的童年生活,而感到难过。

四、为了缓解痛苦的感受,妳开始出现自我挫败的行为

为了减轻痛苦的感受,妳可能会做出各种尝试。若妳年纪还小,或许会觉得有义务花费大量时间,一次次地修补母亲人生中不对劲的地方。透过这项行为,妳能证明自己是个好女儿,也证明自己值得被爱。妳开始擅长在不顺利时假装一切都好,而非求助,因为妳深信求助只会暴露自己的弱点、缺陷和无能。

就算长大之后,妳仍对母亲的需求非常敏感,即便理性上知道没有必要,或努力也没什么帮助,妳仍会百般不情愿地尝试符合她的期待。妳必须向自己、母亲及整个世界证明,妳充满竞争力、优秀,并且没有重大缺陷,而其中最快、也最熟悉的方法,就是去回应她的所有需求。

人类行为非常复杂,我并不是说所有忧郁母亲的女儿都会经历一模一样的运作机制(错误信念导致痛苦的感受,再产生不符合自身利益的行为)。每个母亲都有个体差异,女儿也一样,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只要追溯自我挫败行为的根源,妳就会发现,在负面信念及其产生的感受之下,确实埋藏了一层层妳从未意识到的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