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 Ellen.C 写《婆的深柜之路》,同志女儿写给母亲的家书,即使我们只能隔着远路去爱,但这份爱,会让我们找到不伤人的方式去拥抱彼此吧!

文|Ellen.C

梦幻彩虹色的天堂道路

这是一封,写给一位同志妈妈的公开信。

亲爱的妈妈,请原谅我,还不够坚强勇敢,不能当面告诉妳,反而匿名写信给妳,我在远离家的地方,提笔写下我对妳的爱与怨。即使妳不会知道,但我承诺,有一天,当我足够强大时,我会带着这封信,诚实现身在妳面前,让我们终于可以诚实地陪伴着彼此,走过旁徨怀疑,却充满梦幻彩虹色的天堂道路。


图片|来源

亲爱的妈咪

我是妳的女儿,妳的最爱,妳此生倾力深爱的唯一。

小时候,妳常抱着我说:我是妳最大的希望。妳严厉地教导、温柔地拥抱,谁欺负我,妳就要跟他拼命。

一直到 16 岁搬家前,我们都睡在同一张床上。搬家后的小公寓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地方,大一时,我一直不能适应一个人生活,三天两头半夜跑回家,再晚,妳都留着那扇门,做我最坚实的依靠。

我们是非常相似的,从小小的骨架开始,我从内而外都透着妳的影子,搬家后妳要独自照顾我,还要关心父母、扶持姊妹,妳说这些是甜蜜的负担,再重都不曾压垮妳瘦弱的背脊,有时候我回家,隔着衣服触碰妳时,都觉得妳好小,又矮又瘦,台风却都没有吹走妳过。(推荐阅读:【婆的深柜之路】妳爱的人是错的,可妳的爱是对的

妳时常说,我能考上好高中、好大学,是妳的骄傲,而且未来算命的都说我会读博士,妳按着我的肩膀,骄傲地说,妳养了一个好女儿,妳要拚尽全力,让她没有忧虑地尽情念书。

这样让妳骄傲的女儿,却在爱情上跌倒了无数次,因为她爱的,是女人。

读女高时,我初次恋爱:“妈,我跟班上的 XX 在一起了。”第一次,妳看起来好错愕。轰轰烈烈的初恋,带来我们第一次势同水火的争论,妳认为我终究会懂事,会爱上男生,但“我不会爱上男生了,妳不要逼我。”;妳让我在外公外婆面前说些讨喜的话,我就发脾气:“妳就是觉得我很丢脸是吗?妳就只在乎妳自己。”;妳责怪自己,偷偷在房间哭,路过的我丢下一句:“要这样哭哭啼啼,妳当初就不要生下我。”

我不记得妳说了什么,好奇怪,妳是不是不愿意伤害我,所以都不说话?那么,我怎么忍心这样对妳说话?妳的白头发是我一句一句说出来的吗?

妳的年代里,女大当嫁,妳还曾给我看过存摺,说这是妳捏紧荷包攅下来的嫁妆,妳打拼来的一切,百年后都要给我成家立业。那当年平地一声雷,是不是吓坏妳了?不经大脑的一句“我是同性恋”,是不是让妳手足无措,打碎了妳预演过无数次,关于女儿婚礼的蓝图?

妳一定很担心百年之后,自己的女儿孤独活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家,对吗?妳的抗拒都是对我深刻的爱,是吧?虽然有时候妳并不知道,妳的爱伤害了我,就像我只关心我的爱情和泪水,认为妳不爱我了,所以,我一定也卯足力气,深深伤害了妳,即使妳不知道,但伤害妳的愧疚,却时时缠绕着我。

即使我是个不肖的女儿,妳还是抠下每一分钱砸在我身上;即使我终日碌碌无为,在妳眼中,却依然是那个资优生女儿。是妳用心跳给予我脉搏、用血流赋予我心跳;妳吃下的每一口饭食,都曾经滋养过我的生命。

女人是花,妳的盛放是我的发芽;我的花开踩着妳凋零的泥地,无论妳花落何处,那里,都是我要回去的家。

524 释宪那天,我盯着萤幕直播,幻想着结婚典礼那天,妳一定要在,要帮我披上白纱、牵着我走到红毯尽头,把我交给要与我执手一生的人。我一直想、一直想,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因为我不知道怎么不伤人地告诉妳,红毯那端的,是另一家的宝贝女儿。

我不知道怎么无痛地让妳接受我的爱情。


图片|来源

我是那么爱妳,妳的深情从我懂了以后,就感到无以为报,那我又怎么忍心妳受苦,怎么愿意让妳操碎了心?后来,每一次我与女友拥抱时,都会想到妳,那些回忆像针一次刺痛我,回忆里,妳的每一滴眼泪都苦透了我的心,年复一年,我看着妳越来越多的白发、越来越小的肩膀,就越来越没有勇气,再一次出柜。

我宁愿就这样关一辈子。

可是隔着我们的这个秘密,却一年一年越长越大,隔得我们距离越来越远。我不是没有怨恨的,在暴力的亲密关系里挣扎,却不能开口告诉妳我的伤痛时,我是怨恨的;在妳把我丢上计程车,送回满是暴力怨恨的女友家时,我是怨恨的;在被历任女友询问着为何见不了家人时,我是怨恨的。(推荐阅读:【婆的深柜之路】失声的女同志,妈妈我们不只是好朋友

即使怨恨,却无法不去爱妳,妳的爱给我伤痕,却同时包容我的尖锐。我还是有好多好多事想对妳说,我好想好想,现在就见到妳,然后问妳:亲爱的妈咪,我是同志,这样妳还要爱我吗?

如果妳会不爱我,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我,不要让我无家可归,我们就这样隔着柜子的门一辈子,好不好?我依然会爱妳如昔,即使渴望诚实地现身在妳面前,也不愿错把任性当诚实。

但是,亲爱的妈咪,当我诚实,妳会否爱我如昔?当我诚实,妳会否伤心痛苦?当我诚实,我能接住妳所有的情绪吗?当我诚实,我能陪着妳走到欢喜接受的结局,过程毫不怨尤吗?

我不知道,我们还在寻找打开柜门的钥匙,但我们的爱还在彼此身上发酵,有一天,我们会有答案的,对不对?

爱妳的,同志女儿

July 19,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