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焦糖绿玫瑰写身为受暴不婚妈的告白,过去原生家庭带来的人生课题,在为人母的时候生命经验里一一学习。

文|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

说来惭愧,我的原生家庭充斥着极端、暴力与报复,一切的一切,都沦于表面与形式化,我不曾从原生家庭中了解,什么是对待家人的尊重,不懂什么叫做“平淡的幸福”,只有强烈的表现,才可让我感受到爱,绝对的反击,才能使我接收到恨,然而,我是多么渴望知道这些感觉啊?

对于亲近的人,父亲有强烈的占有与支配欲,在这种高压的精神胁迫下,使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逃离,但他却没有自觉。我得坦承,长期封在一个闭塞的环境内,自己并不太懂得如何与人往来,不管是爱情、友情,我都做得不是很好,别别扭扭、特别玻璃心。(推荐阅读:
《不过就是世界末日》:我的家庭不可爱,但我依然愿意去爱


图|作者提供

我对于人家的玩笑话特别认真,对于暧昧对象的选择离去特别难过,一直到遇上了 DA 爸,他也是这种不擅社交、情绪压抑的个性,天时地利人和下,我们给了对方足够的安全感。

当人有了安全感,才能客观面对过去,我发现,当原生家庭中缺乏了好的示范,自然无法让孩子懂得“什么是健康的相处与关系”,不会与人相处,不懂什么叫幸福,一定要很浮夸的表现,我才会有感觉,否则在父亲的认知里,那个叫“应该”。

但人与人之间,没有什么叫“应该”的!

我开始去回想,厘清曾有的旧关系,发现自己对于“尊重”实在太缺乏,也因此给人霸道的错觉。其实,我心里就是一个渴望爱的小女孩,一直喊着“More”,却没看见对方阮囊中的困窘。

于是,经过漫漫的整理过程,检视与每个朋友、情人的交往过程,竟惊觉盲点:“人际是流动的,也是我们该取舍的,接近让自己惬意的关系,离开使自己不舒服的对象,才是健康的。”

我并没有尊重到过去那些与我来往的人。

有时候,孩子难免承袭了父母的观念与做法,但我却拥有父亲所没有的力量:“自省”,其实,生下女儿以后,我一直很怕,很怕自己从受害者,变成施暴者。老实说,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可是我不断提醒自己,曾发生的憾事,只能停在这里,不能再延续到下一代。(推荐阅读:对话原生家庭:一面抱怨父母,一面保护父母的孩子

我正在亲情中弥补这一点,弥补的不是女儿,而是藉由与女儿的相处,穿越时空,弥补到那个无助的我。

爸妈没教我爱,得自己学习,这是我一辈子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