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佩姬于 11 日发文指控导演布莱特雷纳言语性骚扰,盖儿加朵随即支持,表明若雷纳不退出《神力女超人二》的制作,她将拒绝出演。

11/11 日,加拿大女演员艾伦佩姬于个人脸书上发表长文,指控电影导演布莱特雷纳 Brett Ratner 在合作电影《X战警:最后战役》期间,对她公开言语性骚扰。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那时艾伦佩姬 18 岁,将饰演《X战警:最后战役》的幻影猫一角。电影开拍前的内部会议,布莱特雷纳指着艾伦佩姬,对她身旁较年长的女性工作人员说,“妳应该干她(指艾伦佩姬),这样她才知道自己是 Gay。”

当时艾伦佩姬尚未出柜,仍在摸索性倾向,旁人粗鲁地当众帮她公开出柜,让她不知如何回应,她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脚趾头,听见现场一片沈默,无人声援,无人抗议。

她吞忍下来,知道自己无力反击,更可能丢失好不容易得来的演出机会。

27 岁时,艾伦佩姬在 2014 年 2 月 14 日时参与人权运动组织的座谈会时出柜,她分享,“我厌倦了过去自己绝口不提或是隐瞒说谎,我痛苦了许多年,我今天想在这里,与你们同在,站在痛苦的另一方。”并且呼吁,“请大家为了像我这样的人,继续改变世界。”(推荐阅读:勇敢不是同志的代名词!艾伦佩姬:我们让自己成为趋势

2017 年,接力 #METOO 卷动的社群浪潮,艾伦佩姬在脸书大力指控,“看看那些曾指控好莱坞性别问题的少数人。她们有的已经不在了,被迫离开或是自杀,但是那些性骚扰的加害者,他们还在,他们仍被保护着,我们都知道他们是谁。”

这些行为人之所以还在,是因为强而有力的共犯结构与兄弟结盟。

“我包庇你,你支援我”的男性结盟与共犯结构

根据洛杉矶时报报导,目前布莱特雷纳面临六位女星指控——《异种》女主角娜塔莎韩丝翠指称雷纳曾以蛮力压制她,迫她口交,“最后我只好屈服”;奥莉维亚穆恩则说,雷纳曾在她面前刻意打手枪,“我当时一阵尴尬,他在我面前射出来,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随后聚会场合,雷纳在她耳边低语,“我是看着你的杂志封面打手枪。”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从韦恩斯坦到凯文史贝西,从路易 C.K. 再到布莱特雷纳,其中有巨大的共犯结构,行为人之间互相包庇,彼此声援,甚至协助打压。

在好莱坞,握有权力者多为男性,兄弟结盟无坚不破,导致不停复制的性宰制与性骚扰文化。这是一场握有权力者的性猎捕游戏,这一直都是好莱坞深藏的秘密。

如同伍迪艾伦在韦恩斯坦事件后,公开表示,“我必须指出这是‘猎巫行动’,未来好莱坞男性连在办公室对女性眨眼都可能被起诉。”

如同班艾佛列克明明知情韦恩斯坦的劣行,私下安慰被强暴的女星罗斯“我早就告诉他,别再这么做”,在媒体面前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痛心自陈,“我问我自己该怎么做,才能避免事件重演。”班艾佛列克自己,也曾于 2003 年,在节目中对女主持人大胆袭胸,宣称节目效果。(同场加映:【性别观察】凯西艾佛列克的性骚扰疑云:每次宽容,都是告诉受害者你不重要

如同知名导演昆丁塔伦提诺坦承知情,“我知道得够多了,比我该做的还要多。”

说出口之所以如此困难,更因为当受害者出面指认,要面对的从不只是单一的加害者,更是一整个体系的相互包庇与纵容,极少有人跟她站在一起。

女性经验的现身,与女性支援网络的建立

索性这一次,艾伦佩姬不再是孤立无援,好莱坞不再一片沈默。

也曾参与《X战警:最后战役》演出的女演员安娜·派昆(Anna Paquin)在推特声援:“我当时也在场,我支持妳。”表明也在现场的她,当时同样不知所措。

同时,诠释神力女超人的盖儿加朵同样宣告,若是华纳兄弟不停止和布莱特雷纳创立的制片公司合作,她将退出《神力女超人二》的拍摄,并拒绝与布莱特雷纳出席同一个场合。(推荐给你:【性别观察】神力女超人,女英雄的诞生与她的择偶条件


电影《神力女超人》剧照

盖儿加朵坚定地向媒体表示,“神力女超人是一部宣扬女性主义的电影,那更不该有歧视女性的电影人在幕后团队。”并在 IG 上写下,“性骚扰与暴力不该被纵容。我与所有直面内心恐惧,并选择说出口的女性站在一起。我们是一起的,我们将共同面对时代的改变。”

女性经验集体现身,有其必要,因为性别暴力与性骚扰,不是个案,更不是女性个人的问题。之所以叫做性别暴力,就是因为其中有严重失衡的性别比例,与性别权力的宰制关系。

如何对抗共犯结构?在这次的女星声援中,我看见另一种可能:延续 #METOO 力量,女性也该建立支援彼此的结盟网络,让女性经验得以传承,也不再让任何一个受害者得独自面对被权力养得肥厚的兄弟结盟。

艾伦佩姬已经做了很好示范,指控之后,她同样意识到,自己早有身为演员与白人女同志的“特权”,既然握有特权,除了替自己,也替更多无法握有发言权的人发声。

“我身为演员,握有发话权,对于出面指认性骚扰犯,仍会感到犹豫,觉得有诸多风险。那么其他弱势族群碰上性骚扰,还能有什么选择?”

她进一步点出,“性别暴力像传染病,低收入户女性、非白人女性、酷儿与跨性别女性、原住民妇女碰上比其他女性更多的性别暴力与骚扰问题。这些女性,更因为经济条件与司法体系的不友善,而持续遭到压迫。”

女性结盟有其必要,看见女性身份因性别而承受的不公待遇,共同面对“身为女性”的困境与经验,共同分享“身为女人”的成功与诀窍。不同族群,固然也有自己的战要打,但女性结盟提供一个新的可能,往后的路,我们实在不必再一个人苦撑,一个人走。

女性孤军奋战了很久,透过女性经验的集体出柜与支持网络的建立,我们有机会真正落实盖儿加朵那一句,“我们是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