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异男的自白:去思考,或许所有可能发生的事,都是自然的,一起拥抱性别多元,让我们走在更好的路上!

受到邀约来写 Gender 的议题。

但其实一开始我苦恼了一下,不知道要从什么方面下手。身为一个异性恋男性,也就是俗称的异男,通常往往是 Gender 议题攻击的对象(?),或攻击 Gender 议题的对象(比如之前 Ptt 各种强大的仇女情节)。

老实说,对于性别,我在成长的环境当中,是比较无感的。小学和国中的时候,我们班上都会欺负一些娘娘腔。我有时候会帮这些被欺负的人一把,但也不算真的非常在乎背后的议题或原因,只是觉得可怜。上了高中之后,就读的是男校,大家甚至有一点恐同,也会开一些恶质的玩笑。但其实仔细回想,当年我身边,应该也有一些人,其实性倾向是与我不同的。

一直到大学来到着名的猫空大学,那里好山好水天天下雨好无聊,但男女比例悬殊,大约 3 比 7,而其中的 3,又有大约接近一半的人性倾向与我不同。而我喜欢我许多大学时期的好友,不因他们的性倾向而有所差别。(推荐阅读:性别二元与多元的对话:让每个人安然成为自己


图片|来源

那对我来说,所谓的性别代表什么?

我开始思考我自己最在意的东西是什么,身为一个长期的运动员与武术爱好者,我认为人一生的过程当中所追求的,是一个持续精进、更好的状态。

随着年岁的增长与技艺的精进,我们应该是要走在一条“更好的路上”,有更开明透彻的眼光、更成熟不躁进的气度、更真诚一致的行止,从武术的角度、从做人的角度,这些都是我们必经的过程。

而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的选择,以及更重要的,在于他的行为。

而如果推己及人,从个体出发,到一个社会状态,如果我们的文明社会要进步,会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我认为,这样的社会,评断一个人的价值,不因他的出生而有所差别,也就是佛家所说的:“众生无别。”

既然众生无别,那又怎么样去评断一个人的好坏呢?在于它的选择与行为。如果我们社会可以达到这样的状态,我认为,那就是一种进步。

但现实中,其实我们一直无法做到众生无别,因为所有的人,都会受到他的出生而影响,这样的出生,就包含了家庭、种族,以及性别。

反观历史当中,其实我们一直在试图脱离这样的枷锁,从种族、从国家,每一次的反抗,可能会让我们往更自由更超脱的路上前进,也可能会造成倒退。(推荐阅读:在地妈妈的性别起义: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在尊重性别多元价值的世界

我身边有许多值得尊敬的朋友,分别为着不同的枷锁在努力着,比如说,有一位朋友就在致力消除我们对于东南亚移工的偏见,也有朋友,在努力为着精神疾病患者去污名化,并给予更正确的观念教育。而也有一群朋友,在为自己的幸福争取,换取一个更友善的性别空间。


图片|来源

人类的问题,总会用不同的面貌出现,偏见、歧视、贫富不均、有形与无形的暴力等,都用不同的形式重新回到我们生活当中,或许骨子里的天性,我们就是热爱阶级、热爱特权、热爱打压彼此取得优越感。

但我们的天性并不决定我们是谁,在一个机器人即将要出现、生化人或复制人的技术似乎也不太遥远的年代,我们要怎么样去定义一个人?我们又怎么样可以与这些即将要出现的高等智慧做出差别。在于我们的选择,我们选择要往一个更进步的地方前进。

道家有一个名词叫做“真人”,相信大家都听过,我们生而为人,但为什么又有所谓的“真”人呢?因为如果不超脱于我们的偏见与谬误,我们其实跟动物并没有差别,甚至可能更劣等于动物。

《人类大历史》与《人类大进步》的作者哈默尔曾说过一句话,我非常的喜欢,他说:“所有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发生的事情,都是自然的。”希望我们都在往一个更好的路上前进,身为个人,也身为社会的一环,让我们一起消除,下一个歧视与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