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按摩文化中的身体工作与照顾伦理,正视情欲,男男按摩不只是情欲销售,更多的是手与身体对话的亲密实作!

文|陈伯伟/南华大学应用社会学系助理教授

“男男按摩”(Gay Spa) 是台湾近年来相当热门的男同志性消费文化,但也因“男同志”与“性工作”的污名,让男男按摩成为媒体眼中匪夷所思的“另类性产业”,“散播疾病的温床”。为了安定人心,2015 年6 月台中一名男警“牺牲色相扮同志搜证”,除了强忍按摩过程的不悦,还要承受“第一次被男人碰触私处”的羞辱,只能“泪水往肚里吞”,最后无法忍受,搜证后立即找藉口离开,事后“吓得直呼我真的无法招架”。男男按摩到底提供哪些服务,让身为人民的保母如此焦虑不安,必须咬紧牙根硬撑?媒体报导对男同志性消费的刻板印象,又让我们忽略哪些男师专业的劳动内容?透过研究男男按摩,我们是否能对男同志性产业作“另类”的社会学想像?(推荐阅读:同志大游行现场笔记:阳光胴体以外更多的同志想像


图片|来源

男男按摩基本款

男男按摩基本可以分两种:有没有“数字”(1069)【注1】服务的提供。从事“数字服务”的师傅,相较于按摩技术,更强调提供专业的“性服务”。别以为勃起是男人的“天性”,提供性对男师来说轻而易举,这简直是一份“赚钱又赚爽”的差事。试想,你喜欢的“菜”是《大英雄天团》(Big Hero 6 )中阳光精壮的阿正,而你的客人却只有“杯面”(Baymax) 般的身材,除了不能面露难色,在真枪实弹上战场时,一方面要让客人爽,一方面还要担心自己的声音、表情与姿势看起来不够爽。因此,不管是 1 号师傅持久卖力的勃起演出,或是 0 号师傅“真情投入”(还是偶尔含泪当 1 的反串演出),都需要专业的情欲展演。

另一种店家类型并不主打数字服务,而是提供情欲按摩,强调在大约两个小时的流程,如何透过手法让客人备感呵护,拥有“谈恋爱的感觉”。因此,老板常告诫新手师傅“不要把客人当(CPR)安妮”,因为即便师傅长得再帅、身材再好,但“按客人像在按大体”,都不容易有回头客。换句话说,相较于赤裸裸的性,“体现”亲密乃是这类店家主要销售的商品。虽然师傅偶尔在遇到自己喜欢的客人会擦枪走火,不过一般而言师傅不太会跟客人发生性关系,除了担心服务流程因此变得更复杂,也担心客人一旦得到手后就失去新鲜感,又或在同业中传开而有损身价。话虽如此,从事情欲按摩的师傅仍须帮客人“会阴保养”打手枪,作为整个服务的“happy ending”。读到这里,你也许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专业手法,可以让人有种恋爱的 fu ?(推荐阅读:六对同志伴侣的告白:很多人说人生七十才开始,我是遇到你才开始我的人生

前奏:宠爱劳动

情欲对男师而言是一把双刃剑:透过情欲的流动可以传递给客人“我也喜欢你”的讯息;然而,如果按摩过程只剩情欲,师傅无法营造“情人般的互动”。为了营造师傅与客人之间的亲密感,专业“去性化”(desexualized)的手法在一开始按摩时很重要,一个受欢迎的师傅需要知道“如何在对的时间,把事情做对”。“对的时间”包括:客人往往忌讳师傅在还没有按摩前就开始挑逗,因为这会让客人感觉“这个师傅是不是有那么饥渴?”,还只是想偷时间、草草了事。“把事情做对”则像是按摩时要注意客人的呼吸频率,让客人身体律动带领你的双手,不要客人吐气你还将身体硬往下压。有经验的师傅透过对按摩细节的掌握,除了直接展现自身的专业,也间接告诉客人“我会好好呵护你(的身体)”,进而赢得客人的信任。赤裸裸的情欲在一开始按摩时反而会替师傅带来反效果,让客人觉得“这个师傅怎么这么花痴、不专业”,客人也无法感到师傅对自己身体的照顾与呵护。

间奏:专业手法,“意”出的亲密

男师的工作不会只停留在对客人身体的呵护。专业的手法乃是为了铺陈后续更“逼真”的亲密氛围,营造与客人“互有好感”的暧昧互动。譬如,“挑逗”一词常出现在我的田野访谈中,客人对“不经意地挑逗”特别有感觉。因此,有经验的师傅不会直接挑逗客人,而是呈现于专业的按摩手法中。以充满性暗示的奶头为例,师傅不会直接碰触客人的奶头,因为对方会觉得太突兀,而是在按摩的过程中,“不经意”地滑过奶头,带给客人有更多遐想,“ㄟ?不是在按摩吗?怎么好像有碰到奶头?这个师傅是不是也喜欢我?!”

师傅如何在按摩过程中创造出“意外的惊喜”也很重要。一位年近四十岁、从业十年以上,也是受访 35 位男师中收入最高者提到:好的服务要像在跳 tango,除了既定流程外,还要能够即兴演出,带入适合的手法与花式,因为“这超乎他(客人)的想像⋯⋯让他更好奇与期待接下来的流程⋯⋯你的按摩也告诉客人你很享受你正在做的事情,而他的身体不会让你觉得无聊⋯⋯”。

不管是“不经意地”挑逗,或者在按摩过程中带出的“意外”的惊喜,师傅想要营造的是一种与客人“互有好感”的暧昧氛围。不照表操课的按摩手法,除了让客人觉得自己享有“特别待遇”外,也为师傅接下来的情欲展演增添说服力。


图片|来源

高潮:“眼见为凭”的好感

营造暧昧的氛围是一回事,对男师来说,更重要的是持续让这样的感受,成为客人眼中的“事实”,师傅勃起与否便成为重要的指标,因为对客人来说师傅如果没勃起似乎意味着“他对我没兴趣”、“好像在告诉我(客人)长的抱歉”;对师傅而言,勃起除了告诉客人“你是我的菜”,也能隐藏自己内心对客人的真实情感,尤其大部分的客人并非是男师欲望的对象。为了不让客人觉得被打枪,师傅需要透过“情欲劳动”来掩饰“表里不一”的感受,抑制自己可能感到不悦的负面情绪,也藉由勃起对客人的期待做出正面的情欲回应。(推荐阅读:女性主义坏教欲:第三波女性主义的情欲书写

能替雇主带来经济效益的个人情绪展演,常是服务业主要的工作内容,员工的脸部表情、身体姿态以至于说话声音,都可以成为从业者情绪整治的范围,成为销售内容的一部分。然而,阴茎并非像脸部肌肉容易操控,为了服务客人眼中的欲望,师傅需要挪用自身的情欲脚本,来向客人证明自己的心意。譬如,受访男师提到遇到不是自己菜的客人时,“⋯⋯不要看整张脸,只看鼻子跟下巴之间,这样比较容易把他换成自己喜欢人的脸⋯⋯你喜欢有很多腿毛的腿,那只看他的腿,如果他的腿不好看,那就只看他的(腿)毛”。在以身体感官为主的男男按摩,暧昧氛围的营造,乃是为了铺陈“眼见为凭”的好感,让客人觉得自己是师傅眼中可欲的对象,透过情欲劳动,男师除了“体现”(口是心非)的情感,迎合客人眼中的期待,也在有限的服务时间内,让彼此间互有好感的亲密氛围更显“真实”。

“感同身受”的照顾工作

男男按摩不只是情欲销售,也是感同身受的照顾工作。举例来说,某受访者谈到令他难忘的工作经验是服务一位已婚的身障男同志。相较于一般客人会卡师傅油水、在服务的过程中他觉得“他(客人)很卑微⋯⋯有很多包袱,花了这么多钱却连碰都不敢碰我”。在这位客人腿上有一道很大的伤疤,“严重的程度就好像你亲眼目睹他在你面前被卡车压过”,在按到这个疤时,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按到(疤)的时候都会有感觉,就会觉得说⋯⋯你真的很辛苦⋯⋯真的希望你的苦难到此为止的那种感觉⋯⋯”。这种“感同身受”的情感体现,在消费者身上也可以看见。譬如,在传统家庭长大,必须隐藏自己对男人欲望的L(消费者) 提到,男男按摩过程让他有种“能被深深理解”的感动:“⋯⋯按摩师那温暖的手⋯⋯细致的呵护⋯⋯顿时间你会觉你整个心房是松懈的⋯⋯一个突然觉得~哇!他怎么会那么了解我⋯⋯他好像知道我身体的疼痛在哪里,好像知道我的 (辛苦,不能做自己的)点在哪里⋯⋯”。

透过按摩过程中身体的亲密邂逅,客人的身体不单只是沉默、被服务的身体,而是成为“会说话”的身体,述说着自身被轻忽的苦楚;男师的手则成为一双“会倾听”的手,倾听着客人身体所承载的苦楚与社会排除。透过身体的亲密感触,手与身体开始对话,身体不再用来划分彼此之间的陌生距离,而是成为陌生人可以相互对话的空间;男男按摩也不只是矫情的情欲展演,而是情感照顾的具体实作,抚慰着边缘的身体。身体的社会排除与“另类”的亲密实作。(推荐阅读:打手枪被骂!身心障碍者:“我们的情欲,是一扇随时会被打开的门”

近年来(男)同志在台湾消费文化中的再现与能见度,似乎让人觉得同志不再是隐晦、难以启齿的议题,同志族群也认为自己应该站出来,为“正向”与“健康”的形象感到骄傲,“良善”的同志情感如对婚姻、家庭的向往,也应获得法律实质的尊重与保障。然而,我们不能忘记,在“快乐酷儿”的年代与“同志骄傲”的领土,并非所有人都能够进入,也唯有国度内的公民以及被允许入境的身体,才能拥有权利定义何谓“快乐”与“幸福”。当我们在提倡“同志骄傲”、“快乐酷儿”的形象,并主张同志应也享有追求亲密关系的权利,似乎只有青春、健康的身体被推崇,正向、阳光的形象被鼓励,符合社会“道德”标准的亲密关系能够被赞赏,至于老、残、病、丑的身体却被排除在外,“淫乱”、“不洁”的形象也不被看见,同志性工作仍被社会大众视为污秽、难以理解。

在我访谈的过程中,虽不乏有高身体资本的消费者;但同时我也看见许多“不快乐”,甚至让人感到“恶心”的身体,如何被排除在男同志情欲市场与亲密关系的追求之外,反倒是被视为“肮脏”、“危险”的男男按摩,直接提供这些老、残、病、丑的身体在情感上的照顾,辛苦生活的出口。如同把自己工作当“长照”的男师提到,Gay Spa 可让老年同志“⋯⋯觉得日子不用一直过得那么苦闷⋯⋯还可以感觉替自己活⋯⋯”,即便男男按摩常要游走法律边缘,不被公权力与社会所接受,但却也在这灰暗不洁的角落,提供被漠视的身体活着的尊严,不被拒绝的空间。

看见差异、拥抱边缘:正视男同志性工作

看见差异、拥抱边缘,是近年来台湾同志运动的主轴。然而,社会对金钱与亲密关系两者之间的既有框架,也就是“真心无价,用钱买来不会是真感情”,抑或“性交易过程只有性与金钱的交换”,让我们忽略男男按摩专业的身体工作,以及“感同身受”的照顾实作,如何协助老、残、病、丑的身体找到生命的出口,体现男同志情欲文化中被忽略的情欲需求与慰藉。再者,社会对男同志性工作者的污名想像,让我们忽视男师专业的身体工作,简化同志性交易过程中衍生出的多重亲密互动与情感意涵,要求男师背负无谓的道德指控,“理所当然”将男男按摩视为社会问题的根源与疾病的传染源,成为公权力整治男同志性产业的理由,国家公卫部门扫除“爱滋地雷”的藉口。

另一方面,同志族群也须正视男同志性工作者所遭受的污名,而非排除族群内部的差异,以维持自身的纯净,换取可能将被应许的权益,成为排除异己的推手。透过男男按摩的社会学想像,或许我们可以重新思考,男同志性交易不只是“交易性”,而应正视男男按摩存在的正当性与必要性,看见男师专业的身体工作,以及感同身受的照顾伦理与亲密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