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骚扰与性侵犯行长达三十年,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好莱坞沈默了这么久?

纽约时报近期刊出报导指出——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骚扰与性侵犯行长达三十来年,他对女星与员工下手,凭藉身份地位,他相信多数人不敢说不,大不了闹上官司,他也可以付钱了事。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这是好莱坞非常必要,再一次的性别重击。

2016 年 12 月,贝托鲁奇承认《巴黎最后探戈》最后一幕的牛油性侵画面,未经女演员玛利亚·施奈德同意;2017 年 3 月奥斯卡影帝凯西艾佛列克性骚扰疑云,我们想问,为什么好莱坞影业沈默了这么久?

女演员艾希莉贾德表示,20 年前,她受韦恩斯坦之邀见面谈工作,没想到地点却约在他半岛酒店的房间。韦恩斯坦身穿浴袍现身,要她帮忙按摩,并且问她,“你想不想看我洗澡?”她脑中不停闪过一个念头,“我该如何安然离开这个房间,又不惹恼眼前的重量级人物?”

这不是艾希莉贾德第一次开口谈,2015 年,她在接受采访时就曾透露,自己曾被性骚扰,而她相信自己并不是个案,对象是某个无法透露的电影大亨。当时她支吾着,“我不太愿意在网路上公开这件事,因为我相信很多网友会留言问我‘你为什么不走’?”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妳为什么不走?你为什么不说出口?忽视场域的权力结构关系,轻率地咎责受害者心态,实则巩固了难以撼摇的性别霸权。

艾希莉贾德确实不是个案,纽约时报揭露,韦恩斯坦透过法律途径私了的性骚扰案件,起码有八起,其中一起性侵萝丝麦高温案,他以三百多万美金和解。

性侵与性骚扰不是私德问题,而是公共议题

韦恩斯坦召开记者会,“我身处的时代与现在不同,职场文化确实有不同作法,但我知道我过去与同事的相处方式造成了许多痛苦,我真心为此道歉。”10 月 8 日,韦恩斯坦电影公司董事会继而发出声明,宣布开除创始人与 CEO 哈维·韦恩斯坦。

平心而论,韦恩斯坦确实促成好莱坞的黄金时代,他经手制作多部大片,总计囊括共 300 多个奥斯卡奖项,包含《黑色追缉令》、《心灵捕手》、《魔戒》系列、《为爱朗读》等片在内。多位奥斯卡影后在其提拔下,夺下小金人,包含梅莉史翠普在内,亦曾在得奖致词中真诚言谢。(推荐阅读:700年后,好莱坞才会男女平等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辉煌成就在前,许多人倾向用私生活处理不妥来理解事件,或是以“一时情不自禁”、“情感偏差”、“不擅建立亲密关系”为其开脱。但是性侵与性骚扰,从来不是私德问题,而是公共议题。

我们必须认知到,性侵与性骚扰,是暴力行为,而不是亲密关系实践。性别暴力的重点在于,违反他人意愿,它满足的重点往往也并不是性欲,而是权力的支配与宰制关系。

我们同样必须明白,哈维·韦恩斯坦的举措,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职场环境,发生在公领域的性别暴力,以权力要胁或作为诱饵,有目的的选择对象下手,并且知道,自己在这结构之网上,能够轻易脱罪。

社会咎责被害者的心态不改,姑息加害者就成了一种常态。在此次事件,曾与韦恩斯坦共事多年的多位女演员,纷纷表态,支持挺身而出。

曾与韦恩斯坦共事的凯特温丝蕾听闻消息,发表评论,“这些女性愿意挺身而出,指控电影界最受好评的制片,非常勇敢。毫无疑问,对于她们来说,创伤一直都在,我们必须向她们的勇气致敬。或许我太过天真,我曾希望这些事情只是传言。但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发生这种事情,我的立场都是零容忍。”

茱蒂丹契也发表声明,诚实点明自己与哈维的长年交情,“毫无疑问,哈维韦恩斯坦对我过去20年的演艺事业帮助很大,而我对于这些可怕的丑闻一无所知。对所有的受害者,至上我的同情;对所有挺身而出的人,我由衷支持。”

如果你是当事人:说不与拒绝的资本,不是人人都有

若是可以,让我们也进一步去问,表态支持以外,我们是否有能力做得更多?

若是细看,好莱坞环境对女性并不友善,根据女性媒体中心(women's Media Center)的 2017 年度分析报告,第 89 届奥斯卡,女性电影从业人员仅占提名人数的 20%——女性是幕后也是舞台前的少数。(推荐阅读:【性别观察】第 89 届奥斯卡,谁是幕前与幕后的关键少数?

幕后,男性视角与阳刚声音仍是主宰大宗,幕前,女性比男性更难获得角色出演,相较之下,女性演员的演艺寿命通常更短且更有风险。


图片来源:女性媒体中心(women's Media Center)

在既有环境的性别不平等倾斜之下,我们也该开始谈:说不与拒绝的资本,不见得人人都有。

假想你是当事人,你就是艾希莉贾德,你在这行熬了许久,等到一次试镜出演。那个能给你灿烂机会的电影大亨向你伸出手,邀请的地点却是饭店房间。你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他接着问你,“你要不要看我洗澡”“你要不要帮我按摩”,你会怎么做?你该怎么拒绝,你该怎么表态自己的意愿,又不至于丢失难能可贵的机会?

几乎没人正面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有人要求你,以身体自主意愿交换可能的职场机会,在这种情景之下,我们有全身而退的可能吗?

当我们只能在两者间二选一:捍卫身体权益与自身名誉而让事业陷入窘境,或暂且屈从意愿用身体换取未来的顺遂发展(甚至可能是一场骗局),其实我们等同没有舒服的选项。

助长这个情境的,不只是眼前滥用权力的加害者,也是整个社会的默许——社会并不允许女人有拒绝且能漂亮地全身而退的资本。是你散发魅力勾引,是你长得漂亮让人意有所图,是你选择走进房间等同合意性交,是你没有拒绝就等于全然同意。(同场加映: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无法反抗?这个世界正在告诉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该

勇于说不也全身而退的资本,需要整个环境共同撑起

要求受害者勇于挺身说不,捍卫个人权益,其实是一种懒惰,忽视背后的结构问题:我们真正应该去谴责与挑战的,是权势胁迫情景的重演与加剧。在那个当下,无论受害者选择哪个选项,做与不做,我们都该同样谴责这样的权势要胁场景。

当下的情景艰难,于是我们不该过度赞扬拒绝的受害者是懂得“洁身自好”,等同忽视权力的不对等,并将性别暴力的压力单方放回受害者身上,甚至是暗示——拒绝是你懂得保护自己,不拒绝是你根本自愿。(推荐给你:【性别观察】以“保护”为名的自由勒索,我们都是辅大灰姑娘

试问,为什么他的胁迫与要胁,咎责的却是我有没有拒绝?

事后的说同样也很困难,在权力关系底下,说出口面对的是整个环境的支持或不信任,同样二选一,更多时候受害者只能选择赌。更多时候,受害者选择隐忍,等待时间经过,等待自己拥有更多信任资本,等待自己退到安全位置,不受权力波及时才可能发声。(同场加映:【性别观察】500 startups 共同创办人性骚扰:“我该录用你,还是跟你上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性别暴力不是个案,我们确实该搭建让受害者能发声的安心环境,目的是让不同资本,不同条件,不同情景下的受害者,都能有舒服的,全身而退的选项。我们更该检讨既存的恶劣环境,不再把公领域的性骚扰与性侵事件,视为私事或是个人丑闻(而这个丑闻,多半被认为是女性的)。

于是,我期待韦恩斯坦电影公司董事会除了极力撇清,漂白,并且解雇哈维·韦恩斯坦之于,能更积极呼吁、发起、投身好莱坞的性别运动。是的,现况并不美好,但是握有权力者有资格也更有能耐促成关键的改变,让职场发挥应有的专业,让演员好好做一个演员,让将近百年的好莱坞影业,长出新的更平等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