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志 Janerson 的婚礼纪实,让我们看见同志伴侣与家人间的亲密羁绊,父母的支持让他们爱得坦然,也希望让世人懂,他们的爱与一般人无异。

“我风尘仆仆赶去,一脚踏进拥挤的饭店化妆间,只见高挑帅气的 Janerson穿着西服,在清一色粉嫩礼服的伴娘群中指挥若定。整场婚礼最让我震撼的,不是男女性别角色的颠覆,而是‘主婚人’有勇气做这样的事⋯⋯”记者曾千倚如是写下,她眼里这场多么平凡又不凡的婚礼。


女同志 Janerson(右)的婚礼仪式开始前,父亲贴心地帮“女儿”系上领带。曾千倚摄

同性婚姻激起对立和辩论,存在于世代与世代、相同信仰与不同信仰间⋯⋯这些对立也曾经剧烈地撕裂彼此。如果,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你的家庭?做为一个父亲和母亲,你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么深刻的疼爱,来为你的女儿和另外一个女儿办一场婚礼?(推荐阅读: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这篇报导的缘起,是出自一个记者的好奇:今年 5 月 24 日同婚释宪案通过后,台湾同志婚姻即将合法化,引发各界热议。亲子天下摄影主编曾千倚,在释宪案通过不久,听到有一场台湾女同志 Janerson 将与美籍伴侣 Anastasia 婚礼在台中举行。在这场婚礼上,曾千倚被邀请坐上主桌,她也是一位母亲,这场婚礼感动她的是主婚人的勇气与爱。以下是曾千倚的图文报导:


女同志 Janerson(中间回头者)婚礼前在化妆间和工作人员确认流程细节,在粉红礼服的伴娘群中更显英挺。曾千倚摄

我对坐在 Janerson 身旁的“主婚人”之一 J 妈道贺,她是传统客家妇女,一边让新娘秘书帮她梳妆,一边忍不住叨念:“有邻居说我们很新潮啊,是这样吗?她以后的人生是她自己要过,又不是我要帮她过,如果当作多一个小女儿我可以接受啦!”

化妆间已挤到无我容身之处,我转身出门,马上在墙角认出 J 爸(毕竟这样的婚礼是几乎不会有长辈参加的)。吉时已近,J 爸低头整理领带,我欲上前打招呼,Janerson 冷不防从化妆间大步走向父亲并对着他抬起头,此时我恍然大悟,这领带不是 J 爸为自己打的,是替他“女儿”打的!

瞥见我吃惊的神情,Janerson 苦笑着解释:“我不会弄领带啦!这感觉超怪,女儿结婚竟然是爸爸帮忙打领带,好尴尬。”只见 J 爸细心地将领带先绑成一个大圈再套进女儿脖子,Janerson 一边用手微调衬衫领,一边冲到宴会厅的大落地窗前让媒体拍照,由于同志婚话题正夯,吸引了几位中外记者造访。(推荐阅读:反同志夫妇到彩虹围城现场的感动:我们想理解儿子的“爱”


婚礼即将开始,Janerson 在拍照前不忘打理好服装仪容。曾千倚摄

我问 Janerson,既然和 Anastasia 已在美国公证,为何非得回台办婚礼不可?她说:“我从小就向往有自己的婚礼,不是因为释宪,会接受采访是想让同志结婚普及化,这对同志是一个奢侈。”随着音乐声响起,宾客逐步往户外花园移动,J 爸和 J 妈听从饭店服务员指示就定位。烈焰高照,J 爸微皱着眉,Janerson 仍紧张地猛乔领带,在司仪热情呼喊下,一家子人陆续进场。


主婚人 J 爸和 J 妈(前排)在婚礼仪式开始前等待进场,后方站立的新人 Janerson 神色略显紧张。曾千倚摄

所有程序一如平常的异性恋婚礼,只不过这回“新郎”是女生,新人交换完戒指,Janerson 给 Anastasia 一个深长的拥抱,彷佛在告诉伴侣:我们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


Janerson(前方左)在交换完戒指后,情不自禁拥抱着伴侣 Anastasia。曾千倚摄

含蓄爸妈 心里有底

或许是 J 爸表现出的从容使我太震撼,那天回台北的高铁上,我脑中仍不断重复播放他帮女儿打领带的画面。之后我分别约了他们父女深谈,J 爸告诉我:“那天心情还是满复杂的,免不了担心别人的看法,或想到她们以后生小孩的问题。”(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我们该“接受”麦当劳同志广告里的父亲吗?

J 爸中年从军中退伍转战金融业,还和 J 妈在社区自营杂货铺。Janerson 小学就懂得到市场切葱赚外快。后来赴澳洲打工游学,还洗过猪尸体。采访过程中,J 爸不止一次提到很佩服女儿的勇敢:“她很孝顺,都没跟我们要过一毛钱。一个人带两个大包包、扛了一部脚踏车就这样去了澳洲。”

看 Janerson 从小到大打扮都很男生,J 爸说有猜到女儿可能是同志,相较于 J 妈总是焦虑地问女儿:“怎么都不穿裙子?”、“有没有跟男生一起出去?”基于做父亲的腼腆,他只能委婉地说:“你长得也不丑,怎么老是把头发剪那么短,这样去女厕不会吓到别人吗?”


和 Anastasia(右三)手握钱币许愿,Janerson(右二)双手合十若有所思,身旁有 J 妈(右一)相伴。曾千倚摄

从澳洲回台后,Janerson 决定跨出最艰难的一步:跟父母出柜。趁 J 妈在看电视,她鼓起勇气走到妈妈身旁,说了 20 几遍“妈,你知道吗?”终于吐出:“其实我喜欢女生”。

回想当时情境,Janerson 说很意外地,J 妈看着她笑笑说:“我知道啊!”却仍不死心地问:“你要不要再尝试一下跟男生在一起?”坚持做自己的 Janerson 回答得妙:“假设你喜欢爸爸 2、30 年,现在要你喜欢隔壁李太太,你做得到吗?”

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

身为同志的父母,最艰难的课题,莫过于来自亲友的探询,“太太比较担心亲戚的看法,我安慰她只要女儿幸福就好,我们不可能跟她一辈子。”J 爸说得淡然,眼神却停留在与女儿小时候的合照:J 爸搂着骨架纤瘦约略 7 岁的小 Janerson,一头短发怎么看都像个小男孩。


由于释宪案刚过,同志婚话题正热,Janerson(前方右)和 Anastasia 的婚礼吸引不少媒体采访。曾千倚摄

身为人母,我完全理解从孩子出生那一刻起,牵挂,是和我们心跳呼吸共存的丝线。孩子小时,我们雀跃地拉线,他翩然起舞,和我们一起享受那共振的激荡;孩子大了,他想挣脱,我们却收不了线,只能拉得好轻、怕被他发现。这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却得在备受煎熬时转身拭泪,再微笑着对孩子说:我很好,没事的,你怎么不飞呢?外头天气正好呢!(推荐阅读:一生该为自己出走一次!你学着长大,爸妈学着放手

相较于其他同志,Janerson 深知自己是幸运的:“很多同志心中最主要的遗憾是爸妈,在爸妈走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志。”我问 J 爸那天帮女儿打上领带的心情:“看她头发一梳上去,打扮完全是男生,真的有要结婚的感觉!”


婚宴中 Janerson(前方左)和 Anastasia 开心迎接人生中的新页。曾千倚摄

这场平凡又特别的婚礼还有个小插曲,就是我和新人那天才相识,喜宴时我却坐在主桌,因为主桌突然空出两个位子。Janerson 说直到前一天彩排才发现主桌人不够,“爸妈不让我找亲戚,我太太又是美国人,怎可能突然生出坐主桌的宾客?”J爸忍不住反驳:“我们会挣扎,因为自己也没看过这种婚礼,不知道会有什么状况。”


新人和主婚人逐桌敬酒,Anastasia(左二)的礼服裙摆太长不好走,J 妈(左一)从头到尾都体贴地帮忙她拉起裙摆。曾千倚摄

虽然当天我觉得冒昧,J 爸却不断说服我要把主桌坐满,Janerson 不改俏皮本性:“他是怕浪费吧?”J 爸却急着否认:“哪有啊!主桌一定要坐满才吉祥!”

心心念念都是为了爱女。谁说女儿不是爸爸的前世情人?


合照时 Janerson(前方右)很自然地和 J 爸搭着肩,父女的好感情表露无遗。曾千倚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