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实习生现身说法,在工作超时、法定休息时间无法落实、休息与学习时间难以平衡的现况下,反思医学生应被保障之权益。

日本新舄市民医院一名 37 岁实习女医木元文,在去年 1 月自杀身亡,家属提出木元文是因为过度加班导致精神疾病爆发而自杀,新舄当局昨日认定,木元文的自杀,跟过劳死有直接关系。

木元文的丈夫主张妻子是过劳导致精神耗弱而自杀,他指出从木元文的电子病历登录纪录来看,她曾经一个月内最多加班到 251 小时,而平均每个月也加班 187 小时,是政府规定的 80 小时的两倍⋯⋯

日本一名实习医生木元文,在去年 1 月自杀身亡。一个月内最多加班 251 小时的她,最终不堪负荷离开人世。

若谈到校内繁重、休息时间少的实习课程,医院实习也是值得关注的部分。一般医生到目前为止还没被纳入劳基法,而在成为正式医生前的实习医学生阶段,更只有大学校院办理医学生临床实习实施原则有订定规范。(延伸阅读:告诉我,把医师纳入劳基法,为什么这么难?

记者访问到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与化名“小林”的实习医学生,他们揭露现行实习医学生制度的问题:实习医学生虽有颁布相关休息的规定,但规定中的休息权利实际上难以达成。休息时间与学习之间的平衡是难以拿捏,透过夜间值班确实可以提升实习医学生的经验,然而最长连续工作可能要达 32 小时,是让人最捏把冷汗之处。

实习医学生(intern)的制度与实习内容

目前的实习医学生仍属七年制(旧制)的学生,于五、六年级时在医院担任见习生(clerk),七年级担任实习医学生(intern),以台大医学系来说,目前还有三届的七年制学生。

除了早上 8 点上班、下午 5 点下班之外,实习医学生平均每 3 天要轮值一次下午 5 点到隔天晚上 8 点的夜班。以内科而言,实习生平均一个月就得值班 10 次。(推荐阅读:“我们愿意打前锋,终结过劳时代”华航空服员罢工现场看见性别与阶级问题

实习医学生会在实习时负责少部份病患,并且每位实习医学生会由一位主治医师负责带领。平日实习医学生的工作要负责各科的基础工作,包含心电图、换导管、紧急 CPR 压胸等偏劳务的工作。

【花火科普】医院实习的工作内容,哪些是透过实习才能学习到的项目、哪些是纯粹劳务?

医学系学生在七年级时要进入医院实习,也就是实习医学生,会负责少许的病人、各科的基础工作,诸如做心电图、换导管、紧急 CPR 压胸等,这些属于偏劳务的工作;在学习的部分,每位实习医学生会由住院医师与主治医师一对一负责带领,查房就是学习的过程。

小林谈到,最主要的学习方法则是实际接触病例,像是查房就是一种有效学习的方式——透过实际接触病例与主治医师的指导。另一种学习来源则是从紧急或重症等少见的病例学习,最常遇到的是遇到病人出现新的“病状”,虽然夜间值班前会进行交班,了解每位其他医师负责的住院病患状况,但病患很可能在半夜突然出现“意外”的新症状,这时如何诊断出新问题所在即是重要的学习经验。

实习医学生的法规部分,医劳小组表示目前实习医学生的劳动规范并不属于劳基法,仅在“大学校院办理医学生临床实习实施原则”,针对见习生(clerk)与实习医学生(intern)有相关规范。由于实习医学生仍属于学习阶段,医劳小组是以该原则休息时间落实与规定的合理性争取实习医学生权益。

隔夜连续休息 2 小时,很少真正落实过

以实习医学生值夜班计算,上班时间会是前一天 8 到 17、夜班 17 到 8、一直到隔天 8 到 17 才下班,而根据规定,值班完的隔天上班可以要求连续休息 2 小时。但小林表示,曾经与其他实习医学生打算一起提早 2 小时休息并下班,但实际上没达成过,突发的状况导致“连续休息 2 小时”难以执行,例如自己负责的病患出现临时状况得负责处理,虽然可以交给其他医生做,但实际上不敢直接给其他学长姐做而自己去放假。

小林也谈到,实习医学生还是要花时间研读教科书,实习医师除了临床学习外,还要面临七年级毕业时的国考。医学生通常都只能尽力挤出读书时间,除了在实习期间没有病患或事情的时候可以研读,剩下就是少许的下班时间才能读书,如果值班完的白天班就像作废一样,可以看出实习医学生真正能读书的时间没有很多,凸显出休息时间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推荐阅读:“要多工作是你能力不足”日本过劳文化底下,死亡是幸福的

体制外的休息时间与临床学习难以平衡

前述的问题还是在现行规定的执行面讨论,若从上班时间上线的合理性来看,现行实习医学生的上班时间实在太长。实习医学生每周的日间上班与平均每周 2 次夜间值班时间,加总起来平均每周上班时数高达 75 小时,这还只是考虑平日隔夜值班,如果加上假日值班 24 小时时数会更多。然而这在规定上是合法的,法规上平均每周实习医学生的上班上限为 80 小时,单周上限 88 小时。

对比一般劳工的一例一休制度,以连续 6 天达上班时数上限 12 小时的极端状况,最高上班时间也才 72 小时,而这只属于特殊状况,劳基法还有一个月 46 小时的加班上限,实际劳工平均每周工时不会这么高。也因此医师的上班时数确实过长。

然而实习医学生的每周实习时数是否下调,一直都没有取得过共识。由于实习生最主要的目的是学习,特别是需要足够临床实习才能训练的医师来说,夜间实习确实是能学得到事情的。小林表示,夜间实习才能学习面对紧急或重症的状况,贸然增加休息时间,代价就是减少学习的机会。(推荐阅读:你听过“有效休息”吗?过劳时代的休息学

另外,夜间实习也只有实习医学生阶段比较频繁,成为正式医师后会有比较多人轮值,频率也不会那么多,也就是说,其实只有过度的这一年比较频繁夜间执勤而已。最重要的是,七年制实习医学生只剩下三届,实习医学生与其他医师较无动机再去争取增加实习医学生的休息时数。

未来六年制的实习只剩下五、六年级的见习生(clerk),原先第七年的实习医学生(intern)将并入毕业后一般医学训练(俗称 PGY1)。只是六年制实施后,见习生与 PGY1 的实习时数、津贴、人力的调整会如何,医劳小组与小林也表示未知,这是未来值得关注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当记者问道现在实习医学生一周的作息与休息时间时,小林表示,现行的实习医学生的休息时间大约 2 周会有机会休到一次连二日的周休,犹如是以往隔周休的休假制度。

小林在访谈结束后,问了一道让记者难以回答的问题:“周休二日,放起来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