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24 日 婚姻平权再战立院,作者范纲皓邀请你于立法院青岛东路侧集合,一起“点亮台湾,亚洲灯塔”,让日常的美好小事能平等地发生在每个人身上。

每一次,我看着家长团体反对同性恋的直播,浏览主流媒体发布有关反对性别平等教育的新闻,我的心情都很复杂。以前,我会觉得这些保守的家长很可恶,但是现在我的心情不一样了。

我看着他们,我可以想像他们的人生。

他们或许都是个好人,他们或许是,看到孩子带同学到家里作客,会热情地切水果,拿出甜点、饼干、乖乖桶的那种爸妈。他们或许是,看到路边有孩子走失,哭着找爸爸妈妈,会主动停下来,打电话报警,或是留在原地陪着孩子直到找到爸妈为止的那种爸妈、那种好人。(推荐阅读:【现场更新】为婚姻平权站出来!凯道音乐会:人生很长,我愿意陪你一起走完


图片|来源

他们应该都有一个相爱的伴侣,一起白手起家、打拚,买了一个温馨、装潢素雅的公寓。

他们第一次跟自己的伴侣约会时,应该很紧张,深怕对方会不喜欢自己,一心一意想要表现自己优秀的一面。他们从约会到交往,再到步入礼堂结婚,接着小孩蹦蹦跳跳地在家里乱窜。

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另一半经常出差,双人床的另一边空了,翻来覆去了好几天都无法入眠。或许,他们的另一半生病了、发生了意外,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请假,飞奔到医院,紧张地问医生:“我太太还好吗?”或者“我先生应该没有大碍吧?”。

我相信,直到白发苍苍,他们都会记得这所有的一切,包含他与他的伴侣一起上街抗议性别平等教育,拯救他们的孩子,免于性别光谱教材的残害,远离同性恋的肛交、性解放教育,防止爱滋病透过课本传染给他们的孩子。 他们会记得这一切,记得这些小事。这些甜蜜的、温馨的、亲密的、自然的小事,他们当然会记得,我也会记得。(推荐阅读:教孩子前先教自己!从课纲谈起,给自己上一堂《性别平等教育》

我看着他们,我几乎可以看见这些生活中的小事,属于伴侣间的小事。可是,他们看不见同性恋的小事。

他们看不见,同性恋小时候因为自己的性别气质被欺负,躲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哭泣。他们看不见,同性恋不敢像他们一样走在路上手牵手、接吻,只因为害怕招来异样的眼光,甚至是辱骂。他们看不见,同性恋跟家人坦承之后,被赶出家门,露宿街头,断了经济来源。他们看不见,同性恋被同事发现在公司开交友软体而被迫离职。他们看不见,同性恋想要跟相爱的人一起租一栋温馨小公寓,却被房东拒绝。他们看不见⋯⋯(推荐阅读:【影音】美国高等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之后,谈谈被忽视的跨性别平权

我不该把同性恋都描述得那么悲惨,把同性恋都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他们也看不见,有些同性恋喜欢去 IKEA 逛街,想像着这张桌子搭配着那张椅子,这张床搭配着那张床单,想像着以后的家。他们也看不见,有些同性恋喜欢租 DVD 回家,一起窝在床上一整天。当然,他们更看不见有些同性恋把自己的伴侣带回家之后,他们的爸妈、亲戚朋友,相处融洽的场景。

他们只看见,同性恋好乱、同性恋性解放、同性恋都在肛交、同性恋喜欢多 P、人兽交。同性恋不应该出现在课本里,课本里不容许出现肛交,同性恋也不应该存在于婚姻里,婚姻是一男一女、是一个阴茎与一个阴道的结合,才是合法、合理、符合自然的。(推荐阅读:写在幸福盟抗议婚姻平权后:我爱你同志,只是你不许结婚

有时候,我在想,其实这些家长还满幸福的,人生的路上一路顺遂。我也在想,他们人生唯一的担忧与烦恼,会不会就是他们的孩子,接受性别平等教育之后,变成了死人妖、死 GAY?如果这是他们人生唯一且最大的担忧与烦恼,那么性别平等教育的确应该让家长也参一脚,解决他们的疑虑。

不过,我宁愿相信,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看见同性恋会觉得有点不舒服,平常完全可以接受同性恋过着惬意的生活,但是要教导他们的孩子什么是同性恋、什么是性爱,就万万不可的那种人。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看见蔡康永在金马奖的典礼上展现机智、幽默、风趣,但又觉得要是他不是 GAY 就更好的那种人。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不知道世界上有同性恋存在,而不知道该如何去相信并且看到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事物的那种人。(推荐阅读:【独家】相挺为平权!不论你是异性恋或同性恋,每个人都有能力站出来


图片|来源

我很乐意,坐下来跟他们聊聊他们为什么会对同性恋感到不舒服。我很乐意,坐在他们的沙发旁边,跟他们一起看蔡康永主持的金马奖。我很乐意,介绍他们几个我很要好的同性恋朋友,让他们知道同性恋朋友跟他们生命中其他的异性恋朋友一样,也可以为他们带来许多正面的影响。

我坐下来,或者他们靠近,都是小事。我们的生活中充满着这些小事,人之所以为人,也是由这些小事所组成。

但是,有些人他们做不了这些小事,因为有些大事还没完成。

祁家威把他的小事、把大家的小事,变成大事。每个参与在这场平权运动的人,也都把他们的小事,送进了立法院。过去成就了性别平等教育法,我们开始教孩子尊重、自主、认识差异,现在我们成就了什么?我们是更进步、原地踏步,还是退步?(推荐阅读:【同性婚姻释宪案】致大法官:同婚无法再等,我们已经没有下一个十年

如果你愿意,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愿意为了别人生活中的小事而努力,希望国家对待他跟对待你一样,希望国家对待你跟对待其他人一样,我希望 你,可以站出来,大家一起为了“小事”而努力。

这一次,5 / 24(三)下午三点,在立法院青岛东路侧集合,我们一起“点亮台湾,亚洲灯塔”,婚姻平权再战立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