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eorge 写在公布婚姻平权释宪结果前,从澳洲的婚姻平权路漫漫到对台湾释宪的引颈期盼,让爱平等,just in time!

在一间小酒馆喝酒,有个人过来攀谈,当他知道我来自台湾后,用一种很钦羡的口气跟我说:
“你们快通过婚姻平权了唉!”
‘哈,还没啦,但我们都在尽最大努力就是。’
“你们已经很有机会了!比起澳洲至少短期内都不会讨论到这件事来得好!”

在 2011 年的时候有支短片 It's time 广为流传。用第一视角的方式拍摄出从认识、交往、甜蜜采购、争吵、家人逝世等在一对情侣生命中的所有重要事件们,经历这些之后,是以感人的求婚作结,在音乐与画面流畅的结合下,最后镜头出现第一视角的主角原来也是个男性,才让人恍然大悟“原来是支消弭婚姻不平等的倡议影片”。彼时,美国尚未境内全部州别允许婚姻平权,欧洲多数国家也没有通过,而台湾则是仍在纸上谈兵的状态。

2017 年了,认得出他们开始相识的场景在雪梨那座每年施放新年烟火的铁桥,而拍摄短片的组织 GetUp! 是澳洲当地的组织,时光芢苒,要 6 年过去了,当世界其他国家逐步通过婚姻平权之际,澳洲对于同性伴侣的法定保障仍旧停留在民事结合(civil union),即使婚姻平权已经是澳洲民众的普遍共识了,但这个议题仍未经由议会通过。(推荐阅读:澳洲观察:“亲爱的,让我们理直气壮牵起手”让人泪流的《Hold tight》广告

台澳共通的政治现况:选前高举婚姻平权,选后一再拖延

去年 10 月台湾开始为婚姻平权闹得纷纷嚷嚷之际,看到各类的反对方言论,对我而言可比拟马戏团的精彩表演,其中,护家盟的代表张守一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名言

如果同性婚姻可以,那妈妈跟儿子结婚、澳洲有人想跟摩天轮结婚、美国有人想跟 50 辆汽车结婚,是不是也都可以?

这段话在脸书上被疯狂转载,甚至被翻译成外电报导,面对这些,我只淡淡的回一句:

唉,澳洲还没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冤有头债有主,好吗?

张守一爆出不伦恋时曾在脸书页面表示摩天轮比喻失当,再也不提。

让时间轴推回到 2015 年 9 月,我刚抵达墨尔本时,澳洲总理刚换人,于是跟当时住宿的 Airbnb 主人聊了当时的澳洲政治状况。

简单说明一下澳洲的政治规则:由总理主政,取得议会席次多数的政党党魁是总理,但是总理若不得民心,党内可发动政变,交付党员投票,一但政变成功总理即被罢黜,由政变成功的人继任总理。当时,灰头土脸被踢下台的人选是 Tony Abbott,所属政党是保守的联合政府,又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是以,他对婚姻平权极度不友善,在一连串的执政失误导致民意不停探底的状态下,最终在 2015 年 9 月 14 日被现任总理 Malcolm Turnbull 发动策反而仓促下台。(推荐阅读:感动上万人的同志故事:当婚姻将他们拒于门外...

那时,我问 Airbnb 的主人对于新总理有什么期待:

至少婚姻平权有机会通过了。

她看着我笑着说着,Malcolm Turnball 虽然同样在保守联合政府里,但对于许多议题是较为开放,也是当时民众所希冀的,前面提到,澳洲的同性伴侣在民事结合后就卡关,迟迟未通过婚姻平权。就任后,他本人现身隔年(2016 年)的 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活动现场,表示对于 LGBT 议题的支持,但在 2016 年年中时,Malcolm Turnball 以施政制肘为由,丢出议会改选。在进行议会改选时,最大反对党工党提出,若重新让工党执政,将在 120 天内通过婚姻平权,然而 Malcolm Turnball 却是保守的提出:“这个问题要交付公投决定。”

最后大选的结果是有惊无险的由联合政府继续执政,但碍于议会席次大部分减少,于是当真正提出婚姻平权公投的预算案时,由工党及绿党等反对党联合否决掉预算案,而 Malcolm Turnball 则是对此表示:“我们等相关配套措施都弄好了再来谈婚姻平权吧,现在要处理的是经济问题。(既视感?)”(推荐阅读:德国友人看婚姻平权:为什么要参考德国过时的法律,不看我们的教育?

2016 年 12 月,当台湾准备于世界人权日当天办理大型活动时,我们这些暂时无法回去的海外台湾人,也在自己长住的国家就地办理海外串联活动。我写信询问澳洲婚姻平权推动组织 Australia Marriage Equality 与墨尔本同志狂欢节(Midsumma Festival)筹办单位的串流,他们除了表示支持外,更表感慨,其中一个单位更于回信中表示:

Australia is quite slow to jo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equality
澳洲在加入世界其他平权的国家里是如此的牛步。

澳洲区 Airbnb 发起“接纳”戒指计画:直到我们有所归属・Until we belong

在台湾,经历过一番剧烈讨论后,2017 年 3 月 24 日大法官们召开宪法法庭,当中许宗力大法官更裁示将于 5 月 24 日宣告释宪结果。不到一周,由澳洲区的 Airbnb 主导,其他澳洲大企业从:澳洲航空(Qantas),澳盛银行(ANZ),到澳洲本地报业大宗 Fairfax Media 与娱乐产业 Foxtel 联合推出《直到我们有所归属・Until We Belong》接纳戒指 / Acceptance Ring 计画,这个黑色金属戒指是由 Apple Watch 设计师 Marc Newson 所特地设计的戒指,中间的空隙是刻意的,其所代表的意涵于内包装里有封信是这样写的:

这个不完整的戒指象征了婚姻平权的落差,
这是我们需要克服的。

直到那天,
当两个相爱的人可以彼此透过誓言而戴上这个戒指,
并且表现对于婚姻平权的接纳。

五月初,澳航的总裁 Alan Joyce 在西澳伯斯出席准备演讲时,被虔诚的天主教教徒当众砸派表示对于澳航支持婚姻平权的不满。仇恨足以让人失去理智,但,爱,同样也会让人失去理智。(推荐阅读:被蔡英文遗忘的婚姻平权?同志权益不只有“婚姻”一种解决之道

张爱玲的短篇散文〈爱〉,是这样描写在恰当的时机遇到所爱之人的感受:“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而于众多西洋经典歌曲之中,电影《爱在日落巴黎时》特地选了 Nina Simone 版的〈Just in Time〉 ,歌词中描写遇到对的人于对的时刻到来的感觉:

For love came just in time
You found me just in time
And changed my lonely life
That lovely day

这本书的封底所引用 John Lennon 描述爱情的句子,不知道蔡英文总统与相关幕僚是否觉得熟悉呢?

2016 年,澳洲在为是否进行公投通过婚姻平权闹得沸沸扬扬之际,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州长 Daniel Andrews 促请总理 Malcolm Turnball 直接通过婚姻平权,Daniel Andrews 有专责处理 LGBT 相关议题的办公室成员,办公室幕僚私下透露当初被找进去聊天时,Daniel Andrews 已经自己写好的公开信是以这句话作结的:

平权无从商讨/Equality is not Negotiable

维多利亚州州长 Daniel Andrews

写在台湾大法官释宪结果公告之前,是时候终结婚姻不平等了,也是时候让平权即刻到位了,It's time for just in time。在爱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愿天下有情人都能相知、相守、相爱、相伴。台湾是否能跨出这一步,澳洲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