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依晨诠释《神秘家族》性侵受害者,她请人们不要忽视性教育。性别观察带你看我们该如何陪伴世上更多的叶永鋕们与房思琪们一起飞。

《神秘家族》是一则社会写实电影,改编自福建灭门案。案件发生在 2014 年,受害人游○红在回家路上遭遇同村男子李○福尾随性侵,案发后李○福被判两年零四个月。犯人在出狱的第七天提刀冲进被害人家中,将受害者的丈夫与和两名孩童杀害,以及再度对游○红进行奸杀。

案件的过程极其残酷,肢解身体与强暴杀害的手段恨意强大。福建灭门案的血腥震惊当时社会,无法被保护的家族、被反覆羞辱的受害者,在人们心中留下深重的伤口。

然而《神秘家族》改变其角色结构,由林依晨饰演的主角苗苗被性侵,她在幸存其后抽丝剥茧出家庭的秘密——一个不幸、一点漠视,种下了连环死亡的导火线

(2017/05 女人迷会员独享赠票,即刻领取《神秘家族》电影票



 

林依晨:孩子还在黑暗中,性教育不能等

她在芦苇田中惊恐用尽力气地逃跑,她在下着雨的泥泞中遭受性侵。活下来之时,也仅是不断地去对抗恶梦与现实交错。一位性侵少女除了要面对自己伤口,还要面对家人的不信任,法律讥笑 PTSD [注1]  的女孩有精神障碍证词无效,还有体制无止尽的遗弃。少女的身边发生了惨绝人寰的灭门,可最痛的是什么,会不会是她反反覆覆在心里杀死自己。(推荐阅读:性暴力受害者的幸存,只是往另一种死里活着

林依晨演着,手指缝卡满了芦苇地的泥,她说:“指甲里的泥沙终于会慢慢洗掉,可是真正的性侵受害者,所受到的伤害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她扎实地做了受害者调查,身边有受害经验的朋友,很多都发生在小时候,未知懵懂的那年纪,她们记得跨越人间,来到了地狱;她们横越纯净童年,一夜间被看作脏掉的。

谈到这些“房思琪们”[注2] 林依晨说很痛,在华人地区性教育在家庭、校园、社会如此不足:“很多小女孩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我们必须要小孩先认识自己的身体,了解对自己身体的主权、私密性,才能懂得尊重自己。”

她对性教育的态度积极:“我觉得不要避讳去教导,希望大家加强对下一代的性教育,更希望男性朋友应该尊重女性朋友,像爱护自己一样,而女性自身也要提高警觉。”

不要再绝望下去,从性教育开始

她的绝望可能是永远,林依晨笔迹刻下了具具身体的痛不欲生。一个性侵受害者的救赎不是忘记苦难,而是接受苦难背负苦难继续活下去。面向无数悲伤的事实,我们悲愤、不成原谅,但我们真正该做的不是血债血还以牙还牙,还有一步,是人人可以去推动的——性教育。

性教育不单指课纲上的标准答案,不只是保险套怎么带、堕胎影片的粗暴教学,更非在健康教育里分野男性该有什么样的特质、女孩要何等温婉。性教育不只是学校的责任,还是家庭的、政府的、社会的,每一个有机会与成长中孩童灌输性别意识形态的个人。

性教育的发展方向非常多,因为我们做得还太少——教会孩子友善的亲密关系互动,减少以权力或让对方反感的交往;与孩子谈论身体,让他知道自慰或是有欲望都不羞耻;让他知道只要他心智成熟,他就有至高的权利去决定自己要不要发生性行为......。

性教育不是一项“选择”,而是一种“需求”。性教育在实践的是“性的平等与民主”,让个人把情欲归还到自己手心,无论他是男是女、无论他爱谁、无论他贫穷富有、无论他的社会阶级。

从这种性别与身份政治的解放,是为了带被消音的族群生长到更远的地方。校园里被消音的族群,死去的叶永鋕们、受苦的房思琪们,因社会资本不够强壮以及其性别身份无法得到发声的位置,不应该再受苦下去。

台湾性教育现状:大人比小孩更需要做功课

五月初,北市教育局与家长沟通协商性教育教材在孩子成长中的重量。家长团体提出五大诉求:

一、要求市府性平委员会家长席次,增加至三分之一以上。
二、“金赛”、“性别光谱”等争议教材退出教科书。
三、经家长会同意,方可增加设立性别友善厕所。
四、性平教材需上网公告,由家长共同把关。
五、性平内容不纳入学生评量及学测成绩。

家长团体更进一步指出,国高中教材不该提供台湾同志热线服务,因为连结网址谈的是性爱经验等“十八禁”内容,性交不是非性平教育。

北市教育局局长承诺:“会把不适当教材赶出校园,目前不适当的教材已经全面撤除。”

面向这样的决议,我们痛心。部分家长口口声声要保护小孩,可是他们却阻止了已经有相当判断能力与知识体系的国高中生不去认识任何性议题。性交就是性教育。1999 年世界性学会议指出,性权是普世人权,建立在所有人类的基本自由、尊严和平等之上,人们在以下选择必须得到尊重:

我们不愿再看见一个孩子太轻易被伤害的世界。孩子需要知道性交的合意与否,他们必须有能力去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情欲关系与亲密关系;孩子需要知道同志谘询热线,在连父母都遗弃他的本质时他必须知道他并不孤单;性教育需要性别光谱与金赛量表,不爆裂把人狠狠割成二元的两半。(同场加映:【影片直击】性解放の学姐范纲皓:“性别平等,服务的是全体人类”

性教育可以怎么做?家庭社会的共同责任

最基础人人可以做到的是积极去参与体系,性别打结作者 Allan Johnson 形容父权社会:“我们躺在某张床上,不表示床是我们制造的,如果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我们甚至不会想睡在这张床上。”

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去改造这张床。从对吸收的资讯保有怀疑开始、利用社群与日常对话去触碰不同观点、勇于表态自己的异质性、敢于在沈默中发声。除了对事件保有质疑,也愿意不断与自我磨合,去更理解自己的性别,以及生存的世界作用在你性别上的疼痛或快乐。如果可以,我们甚至不走阻力最小的路,不去享受现状的理所当然,不害怕割舍权力。

再来,更积极一步地参与体系是去改造社会,从家庭出发,你可以经过思考实践与孩子的性教育互动方式。例如:女同志伴侣大龟与周周在孩子成长阶段以手作相簿集诚实教导孩子如何降生在世上......。(同场加映:【看见同志】大龟X周周:两个人若相爱,就能组成一个家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单打独斗,一个观念的改变需要国家以公权力去做思想沟通,让不同的意识形态有在公领域被交流的可能。4 月 11 日,荷兰政府下议院决议,未来学校若不教导多元性别,在课程内导入同志教育,学校将被处以罚锾或行政处分。以法律教育人民,以公权力散播良知,亦是必要去走的一条路。

性别教育不是灌输这些孩子标准答案,而是打开一扇门让他们去理解自已,然而这也并非小孩的功课,更是大人的课题。甚至反对性教育性解放的大人必须虚心认识自己的信仰与小孩成长路上的需求相佐,必须去看见这个社会的残酷现状,而非挥挥手说反正不是我家小孩。

“如果大家疼惜不舍〇〇,请记得她的遗愿:是预防!是不再有第二个〇〇〇!而不是究责任何人!”——林奕含父亲声明稿

性教育要打开新的空间,让家长小孩、所以人都可以对自我或世界提出疑问与辩证。这一套典型的杀害过无数少女苗苗、少女房思琪、少年叶永鋕的体制,或许曾给人们很多安全感,只要按照 SOP 就可以得到相当的生存保障,但是它更折断了更多原来可以展翅的臂膀,需要我们用很长的时间、很多的耐心去做修复、借镜,去记得与练习原来自己可以飞。(推荐阅读:大人与孩子都该修的一堂课:正因为有性焦虑,更需要性教育

若你还有心痛,请你跟我们一起上路。若你记得房思琪,我们可以双手一摊地说,这个世界不匹配她的纯真、这个世界不配有爱,我们也可以逆风去飞,这个世界凭什么不行?尽管有伤,但我们会降落在更接近理想的地方。

// 2017/05 女人迷会员独享赠票,即刻领取《神秘家族》电影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