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否常对自己说出的话感到不确定而缺乏自信、容易道歉?三大法则,教你有礼又有力地解决沟通难题。

编按:派崔特是国际知名的商业礼仪和沟通顾问,也是简报技巧、性别议题领域中极受尊敬的讲师,目前在罗格斯大学商学院担任兼任教师。她列出女性在沟通上使用自我贬损的语言,导致可能产生不自信或在职场上受到限制,因此她提出三大法则让你有礼又有力解决工作、生活、网路上的沟通难题,摆脱有苦难言的窘境!

 

“我不知道。”但你根本是知道的!

女性惯于使用这种自我攻击、自我贬损的语言。黛博拉针对我们正在讨论的议题,流畅地表达她的看法。她很清楚她所表达的内容,但就在她结束之前,她稍做停顿,然后接着说:“嗯⋯⋯不知道耶⋯⋯”她根本是知道的! 因为她所说的都是有根据的,而且很有道理。我后来告诉她说,她最后说了这句话。她当时浑然不觉,非常惊讶自己说了这样的话。

我在女性医师团体聚会中演讲,提到女性这种自我贬损的倾向时,一位医疗经验丰富的医师告诉我说,她没有用“我不知道”这一句,但她也会在句尾加一些赘语。她说她在指导实习医师时,解释了一个复杂的步骤,然后在结束前说:“天啊,我居然懂那些东西!”那些实习生可能会想:“你是带领的人,希望你懂得够多再来教我们。”虽然她的学识、经验丰沛,但当她如此说时,等于是告诉实习生说:“我不相信我自己讲的意见或知识。”

为什么女性特别会有这种习惯呢? 应该有很多原因,其中和性别角色有很大关系。但尽管如此,请试着不要让这些因素影响到我们。先确认自己有没有这种习惯。如果有使用这种自我贬损的语言,就要戒除它。(同场加映:【女力领导专栏】你的沟通,决定了你是谁

“对不起,我无法道歉。”    

我们常常没事就说:“对不起。”有一位药厂业务代表对医师说:“对不起,今天打扰到你。我看你很忙。”

她没注意到自己说了这样的话,直到医师问她为什么觉得打扰了他,才恍然大悟。他还说:“你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事要告诉我吗?”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去拜访这位医师,却都没有花时间好好和他谈话。

除非符合下列条件,否则不要随便说:“对不起。”

• 真心想向人道歉。

• 某件事发生,而这件事需要承担道歉的责任在于你。比方你泼水泼到别人,或是绊倒别人,当然应该道歉。

自我贬损附加问句

在原本是有礼又有力的句子上,加上犹豫态度的问句,是许多人都有的自我贬损习惯。“这对我们两人来说是很公平的,不是吗?”〈我不知道,你告诉我是不是。〉

我们其实不想在陈述后还要添个附加问句;却还是不自觉地说出,结果削弱了自己正面迎击的力道。(延伸阅读:让情报员告诉你,获得信任的沟通法

“确认”不就是WAC模式中的问句吗?

WAC模式中的“确认”步骤是问句,但不会带给人优柔寡断、自我贬损的感觉。从下面例子可以看出差异。

“亚曼达,你把吃不完的食物放在冰箱太久,整个冰箱充满味道。请你每两、三天就清理一次你的食物。可以吗?”在这个情况下,亚曼达要回答的是可以或是不可以。你要知道的是她会不会去做。如果你说的是:“亚曼达,你把吃不完的食物放在冰箱太久,整个餐厅充满味道。请你每两、三天就清理一次你的食物。你觉得如何呢? 我不知道耶。”在这个情况下,你是告诉亚曼达,你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说出来的话好不好,而且这种说法也可能让你得不到你想要的结果。(延伸阅读:Speak Up ! 声音才是沟通的决定性关键女人迷领导力养成:

你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如何叫亚曼达搞清楚呢? 这种优柔寡断的态度,会同时阻碍对方,让对方感到挫败。

“我们会去那里,会吗?”

“不会。”

“但是我一定要去那里啊!”

“如果你已经很确定要去,为什么还要问我会不会去?”

“嗯⋯⋯这个⋯⋯你知道的嘛⋯⋯我也不知道啦! 反正我们现在去就是了!”

性别歧视语言

不论男女, 都会有人称呼女性为“ 女生”(girls),但她们也许是成年女性(women)。两性都应该称呼成年女性为女性。有人会说这有什么大不了吗? 当你被叫“女生”时,就知道有没有大不了了。我听过一个故事。有一名在出版社当临时雇员的女性,部门最高主管跟她说:“当个乖女孩,快去帮我冲咖啡。”她愤慨不已,有礼又有力地告诉对方说,冲咖啡不是她的工作职责。

有些人会用“女士”(ladies)。女士听起来比女生好些,但按一般习惯,我们用女性就好。有一本校刊上面平常都写“男性”足球队和“女生”足球队。后来是女性足球队教练写一封信,指出这种不对等的称呼后才更改过来。其他带有潜在冒犯意味的称呼包括:宝贝、小姑娘、亲爱的、蜜糖、公子哥儿、大只的。

我听过一个好笑的故事。一名货车司机送货到办公室时,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运用了正面迎击的技巧。因为货车司机都会向柜台的四名女性工作人员打招呼,喊她们:“辣妈。”其中有一位女性不喜欢被这样称呼,因此说:“你叫我辣妈时,我感觉被冒犯。不管我是不是,都请你不要再叫我辣妈。”后来这名司机再送货到这间办公室时,就说:“嗨,辣妈!”然后指着那位曾和他正面迎击的女性说:“除了你以外。”